镇鬼符并非子虚乌有(僵尸竟存活至今)

2018-10-19 10:21:30 来源:www.jawsms.com 作者:zl001

说到僵尸,人们首先就会想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香港电影中,林正英身着道士服对付清朝僵尸的种种场景。

而僵尸,一直以来都是中国明清时期民间的传说之物,他们是一种复活的死尸,他们惧怕阳光,靠着吸食鲜血而保持其活动力,全身僵硬,只能依靠跳跃而前进。

但是对于僵尸,人们一直都认为只是无稽之谈,只会存在于电影和故事之中,并无实际的证据,但是,一次考古队的发现却显得异常诡异。

 

 

据说那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左右,一个考古队在成都意外的发现了三具身着清朝服饰的尸体,但是因为看管不当等原因导致尸体莫名失踪。

随后就传出发现了村民中有被被咬死的,大家一直认为是逃走的僵尸所做,甚至最后还是出动了军方等人使用激光器将其烧死。

 

不过,对于这一事件,已有人辟谣说,是因为当地的村名将被狗所咬死的猪的肉,拿出来给家人吃了,随后全家当晚发病,见人就咬,而被咬伤的人要么死了,要么被传染继续咬人,后来经军方处理,才得以平息。

 

但是对于这一说法,人们都存在很多疑问,众所周知的,狂犬病的发病是需要潜伏期的,最短需要3天,而且当地的这户村民应该说是间接的得上了狂犬病,为何会在当晚就会发病?

而且,狂犬病的症状中,在其兴奋期,多是出现极度惊恐的表情,而且怕风和阳光,以及极度口渴却不敢喝水,甚至精神失常出现幻觉。但是这家的狂犬症为何咬人,难道是病毒发生迅速变异?

 

 

不管如何说,总之这件事情在当时传的沸沸扬扬后就已这个原因而被解答平息了。或许就是因为狂犬病,只是在大家的相互传告之时,被越传越离谱导致了僵尸说的出现。

不过,也有可能这就是真实的,只是为了防止出现民众的躁动以及谣言的传播而用这一解释来平息当时的民众与舆论。不论怎样,相信事出必有因,不会是空穴来风。

 

 

1987年3月,中国的一队持不同政*见者在新(疆核电站遭遇了一场准灾难。在数月的否认后,中国政府方才正式宣布发生了一起故障。一个月后,整个事件被试图渲染成一场由武装的恐(怖分子施行的蓄意破坏。

八月,一份瑞典报纸,发表了一篇报道称美国间谍卫星在和田上空,拍摄到有坦克和其他装甲车辆向一群,被辨识为试图进入发电站的“平民”人群扫射的照片。

更多的照片则显示,这些“平民”有将其包围着的同伴撕裂并以之尸体为食的举动。美国政府拒绝承认这些照片来自他们的卫星,而事后报纸也收回了这一报道。

如果和田事件是一起丧尸爆发,那么仍有很多问题无法得到解答。这起爆发如何发生?为期多久?最终如何得到处置?总共出现了多少丧尸?它们是否进入了发电站?造成的损害如何?为什么没有发生切尔诺贝利那样的泄漏?有任何丧尸得以逃脱吗?之后是否还有攻击发生?

 

当年的一张绝密照,从沙子底下突然冒出来的人

 

早在十年动乱之前,大概是1957年到1962年之间,我国大西北地区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据说当时罗布泊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一些青年想去淘些古物,后来不知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青年死的死,疯的疯。

据说那些疯者看起来像是鬼上身,但又不是。那些疯者行为异常活跃,最后全都筋疲力尽而死,验尸后发现他们身上有未知毒素、胃中残留未知植物,就是因为食用了此植物才使那些幸存者发疯。

这些疯者脚部已经磨烂,也就是说他们毫无知觉。

 

据称曾有军队被派往当地消灭丧尸一样的东西

1956到1960年之间,新(疆曾出现了大量的镜像人(复制人),部队和百姓都被复制了。但是,后来北京把原子弹的靶场选在那里,直接全部解决了。

50到60年代,罗布泊经常出现异常,经常有目击者发现根本无法用地球科学来解释异类生命,随着影响面的越来越大,政府开始介入,最后由于相互之间的缺乏 了解,与某些异类起来冲突。那些异类的一些载具和行动方式根本不是地球人类可以理解的,由于冲突中的被辐射源照过的人会变成无生命特征的生命体。

所以在那个时代精确的对罗布泊常有异类出没的地区进行了几次核爆(对外则宣称是核测试且只引爆了一颗核弹)。

 

中国核爆问题得到美苏两大国态度大转变式的默许,特别是前苏联的容忍,是因为试爆地不远处的确出现了所谓“闯入者”。

这些所谓的闯入者其实就是被地底深处的细菌感染的生物。美国的一个导演躬逢其会,后来还拍摄了类似的电影。

那个时候出来的沙民(国民党残余),中国有电影拍过这段事情。他们生产力极顽强,妇女没有血压了还能自然分娩,夜间借助微光即可精确射击,射杀监视的战士。就算一名老年沙民的体力也接近一名年轻的士兵。这批人后来就没有下文了。

事实上,在中国各地都曾有过类似僵尸、丧尸一类的东西出现,其中相当一部分并非传说那样简单。甚至有人认为,今日某些山区或偏远地域依然被严密封锁的原因,就是为了防止一些“不好”的东西出来:

这件事发生在上世纪的20年代,所以笔者肯定没有办法亲身经历了,因为我奶奶那是也才10岁左右。当时在他们村里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是人死后变成了僵尸。

这些东西只有电视上能够看到,现实中怎么可能,于是我把它归类为老人道听途说再加上一点个人的想象而产生的迷信故事,主要是用来吓小孩子的。

可是有机会回到了奶奶的老家,和村里的人聊起了这事,才发现现在那个村子和我奶奶同龄的老人们对此竟然记忆犹新,并且基本上都是亲历者,更不可思议的是作为事发现场的那座房子现在还得以保留,原因就是那房子出了事后没有人敢住,也就没有人敢拆它再盖新房。

本来有勘察现场的愿望,但那房子孤零零竖在村口,整个一古墓荒宅,愿望就此打消。

 

办丧事

 

这家以前是个大户人家,父母留下了殷实的遗产,兄弟三个分家后,老二和老三拿着钱到城里闯荡。

老大以成家,并且有了一个不满周岁的儿子,于是他在兄弟走后就把老房子扒掉起了新房。房屋规模当时在村里是很不错的,厅室分配合理,且气派考究。但奇怪的是自从新屋一盖好,男人的身体就开始越来越糟,直至最后撒手人寰。

 

棺材中的尸体

以当地的规矩人死后不能即日下葬,要在堂屋里搭设灵堂,把尸体入棺后摆放三天表个升官发财的意思。另外两个兄弟也从城里赶回给哥哥奔丧,并且帮着嫂子处理后事。

第一夜两兄弟守灵到太平无事,到了第二夜上,兄弟俩太困了,但不便和刚守寡的嫂子住在一起,怕人闲话就到村里其它人家借宿,把守灵的事交给了嫂子。

女人前半夜上还能勉强支撑,后半夜由于又疲又悲就把领着孩子回偏屋睡觉去了。

 

她家男人刚死,两个叔叔又都不在家里,恐怕有贼趁着这时进来行窃,一直提心吊胆,所以这一觉睡得也不实在。到了中夜,堂屋传出的动静把女人惊醒,听起来象是有人在反动柜子,看来真的进来贼了。

她没敢惊动孩子,拿起床头准备的棍子,小心翼翼得进了堂屋。

堂屋里的灵堂摆设的很好,供品也一样没有丢,周围的桌椅柜子也都完好无损。别说是人了,连鬼影也没有一个,但是刚才听的真切,确实有人,看情况贼八成藏在灵堂之后。

女人这时到也不害怕,因为贼必然心虚,再说给贼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在灵堂上行凶呀。她蹑手蹑脚的走到灵堂之后,然而后面也只有一口棺材。女人这时到有点害怕了,开始叫嚷想把贼吓出来。这一叫不打紧,棺材里面开始有了响应,有东西在里面挣扎。

 

棺材内有动静

那肯定不会是她死去的男人,死人怎么会动,难道贼钻进了棺材。

她谨慎的用棍子在棺材上敲打一下,并从侧面捅了捅棺材盖,想捅开棺材盖,给贼来商一闷棍。但棺盖纹丝未动,这就说明棺钉是钉好的,棺盖也从来没有打开过,那里面活动的东西难道是----

这个女人也真爱她的男人,她当时根本就没有想里面的男人会不会痄尸,而认为他的男人是假死,她这么一喊把男人给惊醒,又活了过来。

她抱着棺材拼命的喊着男人的名字,并用手用力的掀着盖子,想再见到她的男人,但那八根棺材钉岂是一个女人靠一双手就能打败的吗?

她哭着掀了几下,看没有结果,才慢慢的冷静下来。男人死了,怎么会活过来呢,入棺时身体已经凉了,她那时就喊了无数声,没任何结果则个节骨眼就能活过来?

她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隔的有一点距离,再喊男人的名字,并告诉他要是真的活了就答应一声。棺材里有了声音,但不是一个人在答应她,而是一种沙哑的低嚎。

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由低嚎变成了咆哮,并且里面的东西正在用力的敲打着棺材盖,要是没有棺材钉,棺材盖早就被打飞了。那家伙越来越焦躁,开始敲打棺材壁,棺材已经在敲打下挪动了位置,似乎随时都会被打裂。

 

好在他们家里有钱,当时出重金买了副好棺材,这是还真派上了用场。

女人此时已经吓的魂飞天外了,因为她明白了里面的丈夫八成是痄尸了。她撒腿跑回偏屋,本想抱着孩子跑出去,但想到灵堂上的恐怖情景,她实在是不敢再出屋子一步,因为要想跑出去,非得经过灵堂不可。

怎么办?窗户!外面就是村子的大路,但这屋子窗户太高了,又太小,她爬不出去。没办法,只有大声的喊。

农村的夜是非常安静的,她那惊恐得尖叫早就惊醒了半个村的村民,大家不知道发生了她家里发生什么事,还以为有贼,都掂着棍棒赶到她院子外面。

两个叔叔踹开门就冲了进去,跑到堂屋又吓得退了回来,有些人想再冲进去也被他们拦住了。有人在窗户底下问女人情况,女人此时都有些歇斯底里了,嘴里面只是叫到:痄尸,痄尸!

现在是谁都不敢进去了,而女人也不敢从屋子里出来,大家想把她从窗户里拽出来但是窗户小,小孩还可以出来,她一个大人是万万没有办法。让她先把小孩递出来,也不知怎的她是死活不肯。

 

死去已久的尸体重新动了起来

这到把大家难住了,屋子是没人敢进去,里面的人又吓得不敢出来,棺材里面的东西却越闹越凶。围观的人越来越少了,因为很多人问明了情况都吓得跑了回去。人越少大家就越害怕,因为谁也没见过这种事呀。

这时天已经快亮了,有人去请道士,有人去叫来了保安团,其实就是民兵,他们有枪,胆子应该就大,可是这些人一进屋都吓破了胆,没一个人敢走到偏屋把女人带出来。

有人提议对棺材打上几枪,忙有人劝阻,因为那棺材仗着结实才撑了这么久,要是打上几个洞,那不就等于给里面的怪物帮了忙。

也许等到天亮会好些。可快到了中午,里面的东西一点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它的力气反而越来越大,棺材钉明显已经开始松动了,人都不住的后退,看来破棺而出已经是无法避免了。民兵都拿起枪,瞄准,僵尸要是出来就先给上几枪子,打不死就跑。

女人在哭,两个叔叔也在哭,他们试过把墙砸个洞,但这房子得墙不止一层,而且还是好石头,当时盖得这么好,没想到给自己做了个活棺材。

 

凌晨出去请道士的人回来了,大家都跟见了活菩萨一样,求她快想办法。道士让人都离远点,他拿着法器领着一个徒弟走了进去,作了作法,燃了几道符,在棺材上又贴了三道,这才一切都平息了。

有人进偏屋扶出来已经快瘫了的女人,谢过道士,然后提出了一个大家都想提的要求:再看看她的男人,看看他变成了什么样。道士告诉她不要再看了,现在已经不成人样了。

他家的屋子盖的有问题,风水太差,尤其是这个堂屋是阴阳交汇之地,死人放在这里肯定痄尸,现在男人已经是一具僵尸了,没了人样。

女人一定要看,大家也想看看,道士想了想,最后同意,叫人打开了棺材,哪有人敢靠近。他自己走过去把棺材盖用力一掀,开了。

没有危险,人们这时才冲过去看个明白。

往棺材里一看所有的人都吓得退后几步,女人更是软了下去,因为她的男人现在身体成绿色,面目恐(怖,浑身浮肿,牙齿已经呲了出来,指甲变得老长,而且指甲缝里都是木屑,人们这才发现棺材盖和棺材壁上都是都是爪痕。

 

事实上外国也有很多所谓诈尸的事件

道士又扣上了棺材,并且告诉女人,在放一晚明天就下葬吧。

晚上也不用守灵了,但切记下葬的地方周围不能有水源,在坟上要搭一个棚子,三个月不能让坟见水,三个月后就太平无事了。这个房子也不要再住了,拆掉从盖也与事无补,也不要卖给别人了,不能害人呀。

女人给了道士一些钱,吃了顿饭,千恩万谢,才送道士走。

后来就在坟头上搭了一个棚子,她和两位叔叔守了三个月,给家里的长短工都结了钱,随两个叔叔到城里去了,从此大家在也没有见过她,他也没有来给上过坟。

那个坟在解放后被打开了,当时部队不信邪还把尸体挖了出来,大家都吓了一跳,尸体在地下二十几年了竟然一点都没有腐烂,和下葬时是一模一样,恐(怖之极,没人敢动它,照这尸体开了两枪,扔到那里就不管了,也没人敢管。

 

后来尸体不见了,想是被野狗叼走了。

那个大屋子也就没有人再住过,一直保留到现在。

这事情在那一带流传了快一个世纪,并且有很多人来证实,应该是真的。

这还是相对简单幸运的事情,而当年中国南方发生雪灾时的一件事,则更让人心有余悸:

2008年,虽然大雪封了半个中国,生活始终还是要继续着,初八回到单位上班的第一天就接到了份很不情愿的差事,因为我省受灾比较严重,特别是东南面的很多地区,所以很多我们这种企事业单位都纷纷的是捐款捐物,单位决定捐献一批物资到灾区。

(为啥不捐款呢?因为捐的物资都是我们自己的产品,说白了也就是做个SHOW用爱心买一个企业名声,然后到了当地之后当地媒体一曝光,宣传效应也就达到了,这个价值就大了。比起捐款这可是一个双赢又省钱的好办法…)

 

2008年雪灾的情景

小弟我非常不幸的被指派为公司代表去送一批物资,工作要求就是达到灾区后一方面要把事情做好,和当地政府部门接触,另一方面要把公司的效果给做出来…

整个差事要走6个县城,8个村,快的话大概一个星期就能回来,慢的话两星期时间,可是一份苦差事~!虽然心理一百八十个不愿意,但是为了饭碗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何况还被美其名字曰:“领导看重你~!”

我们省是山区,除了省城发达,特别是进入东南边后可以说更是深山老林,道路崎岖路矿差不说,还很危险,陈道明演的一部电视叫黑洞里面他就说过这么一句话:“杀了人直接丢到XX省的山区去,天王老子都找不着人~!”

这句话不夸张,因为我们省除了省城比较发达后几个县城之外,其他县城和村子都很落后,而且少数民族的寨子非常的多,很落后,早些年报过很多最落后的地方村寨这些都是我们省的,不过后来为了社会稳定,这方面的官方报道少了很多,不过大家在网上可以经常看到的…

所以不但落后而且很多村子没文化,村民都很暴躁。所以,这趟差事除了苦之外还很危险,所以领导是不会去的,胸口上挂了个卒字的小弟我也就成了代替品,还被他们涂上了成金外衣…

多的不说了,出发前一天我一铁哥们给我了两样东西,这里要着重说一下,因为如果没他给我的这两样东西,现在我可能写不了这篇文章…可能在那天后就见不到阳光了…

 

我朋友是个军迷,很爱玩真人CS…是个发烧友。

出发前和朋友吃饭大家喝了点酒后都说长途车很危险让我小心,于是我多了一句嘴叫他给我把他的军刀防身,可能是他喝了酒,他给了我一把他用来玩真人CS的汽手枪让我用来防身,我不懂这个,只是他告诉我5米之内能打死人(我当时还被吓到了)…

给了我几包子弹和气,教了我怎么用,然后给了我一根叫PDS的甩棍,可以收缩,一甩就弹出来的棍子可以打击,后面还带了个照明电筒…(这两样东西据他 说值2000多3000块,如果他没喝酒估计不会给我…)说实话后来带着这两样东西在路上,特别是夜里还真有种热沸腾什么都不怕的感觉…

 

有一些山区真的是贫穷和偏僻到无法想象

一路上都很顺利,除了有时堵车严重,到了县城之后都得到了当地部门热情的款待,因为受灾地区嘛所以政府也不能很张扬的接待这些,不过吃吃喝喝都还算不错,然后就是工作了,也很顺利也被顺利的报道了。

一开始的县城还不错,越往后走就越穷了,越落后,灾情也越严重,真的很严重,看了后我都差点掉眼泪几次,后面到些村这些也就很辛苦了…电力也没恢复,晚上都是蜡烛,也没加油站,不过总算是都过去了一切都在恢复中…

整个行程都很顺利直到我们来到最后的一个小镇,才是噩梦的开始…

最后一个小镇,在到之前我重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来之后可以用5个字来形容,一穷二白惨,受灾严重程度应该是最严重的了。

这地方穷到什么程度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形容,我可以保证你到过之后会有种想哭的感觉,完成了工作之后,大家在一起吃了方(便)面,车上还省了些东西,大家整在商量是全给这里还是带回去的事情,然后他们的支书近来和我们聊天。

 

聊天内容无非就是他们这里多惨多惨…后来说到原来这里不是最穷的地方,里这几公里路的山里还有个村子比这里还穷,山里面的人一辈子都没走出来过…还有很多…

可能一路上下来大家心里都有些热血,特别是我这一路上看的这些早让我压抑不制,听完这些我做了一个让大家改变命运的决定…我提议决定把剩下的物资送到那个村子里去,就算做件好事情,当一次热血男儿。

大家也都同意,后来一问,才发现原来山里不通车了车只能开进一段剩下要走几公里路才进得去,当时那两保安和几个司机就打起了退堂鼓,想早些回家休息了,在商量之后,我和小张,还有两司机愿意去,觉得东西不多一人拿点也就拿进去了。

 

在山路中迷路了

于是我们4人决定送过去,另外的人把车开回上一个县城去等我们,然后在一起回去。也就耽误一天的时间。

第二天我们四人带着支书做领路人,把东西拖上了越野车顶。带了干粮和水就出发了,期于的人也就先上路折反了。

山路有多难走也就不说了,一路上小)日本的车还算是靠得住,到了不能走的时候我们就把东西拿下来弃车步行了。支书说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脚逞,只是没路,很难走拿着东西可能走得会更慢。

大家心理都很热血的,谁都说没关系。支书也很高兴,当然他不但得了好处,还在自己的政绩上加了一笔,一路上一开始有说有笑,一点也没感觉时间飞逝,随着路的难走逐渐没了说话。

 

小张已经开始后悔了,毕竟是86年的人没吃过什么苦头,但是怎么我们也没估计到走得这么慢时间不断流逝,支书突然开始急了起来,不段催促我们,后来大家说走不动了要休息下,当时他就急了说:“休息不得,老人说了夜里走不得这山路,容易迷路不说,还有东西”

我们4个男人听见这话被吓得心都跳出来了,不过很管用马上加快了脚行…毕竟城市人和山里人不能比,支书一直走在前面不断催促着我们,而我们则越走越慢…

我还记得是14点38分的时候,我们跟丢了支书…往前走了一小段之后没发现人,大家当时心理就急了,看着天色晚了谁心里都是毛的,心跳得直快…坐下来吃了点东西等一下之后,支书也没回来找我们,于是大家做出了一个最现实的决定,丢了东西往回走…不管了。

18点了,我们没有走回原来的那里,大家都知道,我们迷路了~!

 

黑暗处竟有发光的眼睛

小张当时就急得哭了,我也很急,还是两个司机有经验,老跑车的了多少成稳些,天已经黑了,这里是没有手机信号的,两司机身上都带得有刀子拿了一把给小张叫他壮壮胆,我身上也有东西,胆子也比平时大一点,说真的要是没东西可能我也哭了。

我们坐下来商量怎么办,因为来的时候大家感觉一直都是在向上走的所以决定顺着下坡路一个方向走不转弯不拐道,这样总能出山里,然后就好办了。

天黑得很快,说实话山里还有很多怪叫,让人真的觉得尿都快吓出来,不怕是假的,谁心里都怕,只是大家在一起相互也壮胆。

天黑了大家算计是过夜还是继续走,后来在一个地方停了下之后觉得实在是太恐怖,然后算计了下身上有四个电筒,4个手机6块电池,留块电池打电话,在加上我那棍子上还有个照明灯,光源应该是足够了还是继续走比较好…一行人继续向下走…

记得快8点的时候,实在是走不动了,心里也更怕了,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休息,想生推火,小张说会引起山火,我*操,可是说真的还真不会生。这时我们的那一个司 机我们叫他李哥40来岁的人比较成熟跑了一被子车,见过的世面也多一些,几下他就把火弄起来了,心理总算塌实点。

我们4个人围着火吃面包。还有点矿泉水,吃完估计就没了,李哥说水最好剩着喝,大家都觉得是,小张睡着了,实在太累了李哥给了他 几巴掌把他打醒叫他别睡,一个睡其他人也想睡,睡着了大家都得完…可能因为高度紧张我一点困意也没有,只是脚底发痛,虽然是冬天,里面的衣服早被汗水 给弄湿了,大家决定烤干了继续走…

 

“妈啊~!有东西~!“老林突然叫起来(老林和李哥一起的另一个司机)

一转头一只不知道什么东西在十几步外卷着,你就看得见反光的眼睛,我被吓坏了逃出气手枪对着就乱打了一梭弹夹的子弹,那玩意估计被打中了一下子跑了…跑的时候小张又叫“怎么感觉象个人~!”

这一叫是把大家都给吓到了确实感觉象个人…他几个都把刀子拿出来在手上捏紧了…

估计我们在那里吓呆了几分钟,还是老练的李哥叫快把火灭了我们走!!

大家都被吓到了,小张这始终是孩子:“是什么东西啊是人还是什么,难道是…“

 

总算找到了一个有灯光亮的村子

“别说!在山里别乱说,自己憋在心里我们继续走,跑快点~!”老林叫到。

谁都不敢说,继续走,其实是小跑…

“前面有光啊~!“最前面的老林发现~!

我们又停住了~!

”怎么会有光?“

”这地方没电,看上去向火光“

“怎么会有火光?”

“难道是…那个火?”

”别乱说!可能是村子~!“

 

我们决定慢慢摸过去看过究竟,如果真是村子还得救了…

接着说,我们顺着光走过去,走近了听见了人的声音,那时候心里别说有多高兴了,跑过去之后发现确实是个村子,一个少数民族的村子,火光是他们燃起来的篝火,好象在庆祝什么,我们当时真的非常高兴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就进了村。

村民看见我们来也没吓到,也没什么高兴,但是语言上我们完全无法沟通,用我们本地方言说也就是他们说的都是“苗话”,当时心又凉了一半…李哥说少数民族很危险别等他去沟通,一翻比手划脚之后,我想他们大概也明白了点意思我们被一老妇人给领进了一间屋子。

说说这村子,大概20来间房子,都是木制结构,靠山而建,围成一个半圆形状,我们所见的村子人数大概几十号人是个小村子,都是少数民族穿着但是不是我们这长见的少数民族服装,不通电。

当时大家都累了也没在意什么只想能休息一晚上就好,明在想办法出去,进了屋子后老妇人给我们点了油灯,然后对照我们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大家不知道什么意思和她打了下哈哈之后,她就把跟着来看热闹的几个孩子一起哄了出去,自己也出门了。

关上门李哥给我们讲,讲我们不要乱走乱动,安心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就走,说怕出事情,确实大家心理也有这种担心,无法和他们沟通也不知道是什么村子,屋子 很简陋,坐了一下大家正在商量着这事情,突然一个年轻小伙子开了门,给我们端了一大盘肉进来,样子看着象蜡肉闻着挺香的。

我们这的农村老蜡肉是出名的,别提多好吃了,大家肚子本来就饿一下子口水都流了,忙对着这小伙子一翻点头哈腰的道谢,关了门之后小张抓起一块最大的就往嘴里送……

“吃不得~!”老林一把把他手上的肉抢掉~

 

诡异的肉

三双眼睛就停在老林身上一脸疑惑,“怎么了?吃不得?”

我们发问,

老林说“我看你们是饿昏头了,这肉吃不得,你们不想想,这半边天都是受灾地区,从我们进入XX县的时候就没肉吃了,后面这些地方一村比一村穷,哪会有肉吃,这么大盘肉哪来的你们自己不想下!”

当时三个人一下子定了,小张说“万一是人家今天杀了猪,把我们当贵客招待我们的呢?”

李哥说,老林说得对,你看这村子巴掌大块地方,几眼就看完了,连狗都没看见一条,哪里有牲口。

我也觉得不太对了,一般的农村家里梁上和门上都会挂些玉米棒子和些辣椒白菜什么的农作物,这村子什么都没挂…

小张又哭了,老林说我们出去看看吧,李哥说不能乱走,小心破坏当地风俗被他们弄,最好别出门,把门锁上,天一亮我们就走。

等老林去琐门的时候我们发现门是锁上了,不过不是我们锁的,门是重外面锁的~!!!从窗子往外面看,篝火还在烧着,人一个都不见了。叫了几分钟也没人回音也没人来~!

 

“妈(的!要杀人是不是!”

“从窗子出得去么?”

“太小了,过不去”

“把门撬开~!”

“不行,用铁连锁的…”

后来我们研究怎么打开门,发现门是木结构的只能从另外一边强行破坏。

小张说”找根棍子从下面杠杆撬开它!“

这办法行这小子总算有用了一次

”可是没棍子啊房间里“

还好我身上这根甩棍给派上用场了,全钢的结构,插进门缝去三个大男人一用力,硬是把门的另一边给弄断了。

跑出屋子,一男人就提着把刀一边狂叫着朝我们冲来,李哥抢过我手中的棍子飞了出去砸在他脸上把砸他倒在地上…然后我们就向着村口冲。

可是,村口不见了。来的时候篝火就在村口,现在篝火边上除了房子还是房子…

绕了一全发现刚才倒地的那个男人也不见了,我检起只省在地上的棍子,说实话当时我赶肯定我们4个人脑袋里面都是空白的,不怕丢脸的说我尿都漏了几滴出来……

一转脸,又听见一声叫,妈(的又是刚才那男人朝我们冲过来,我急了拿起气枪对他打,我赶肯定打在了他身上可是除了他痛了几下我看他也没什么反映,破玩意!

 

我们一开始以为进村时看到的老太太是蛊婆

我腿吓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直接把气枪甩出去飞往他头上,就在砸到他的时候,这次他没倒下,而是我看到的是我这辈子从来没看见过的吓人景象,消失了,这个男人消失在我面前,怎么消失的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他就是消失了,不可耻的说,这次我真尿了…

我们4个人都傻在那里,没人说话也没人动,因为我后来我赶肯定那时候,我们4个人没人知道怎么半,不知道过了多久,估计也没多久。

小张的”妈啊~!“一声大叫惊醒了我们,没什么东西出现,估计是他被吓呆了才反映过来所以才叫出来,不过却把大家叫醒了。

篝火快熄了,没有月光,没有亮度,我们打起手电,小心的在村里走,寻找出路。李哥说“生死有命,我们遇见这事情如果真死在这里是没办法的,大家都豁出去了,壮起胆子来,如果能出去也是命!”

走了一下我们发现很多屋子里面都是空的没人,而且很脏不象是有人住的,我们回到我们之前进的那间房子,里面油灯还亮着,桌子上的那盘肉还放在那里…说不出的恐(怖感觉…

“快看~!”小张叫

回头看门外一个人影朝我们走过来,太黑看不清楚,走得很慢,大家都把刀捏紧了预备着各种情况…

是带我们进来的那老妇人…她走在门口就没进来,对着我们叽里咕噜的说话,听不懂,我们也没敢应声,说了半天后她估计看我们也不懂,她用手指着桌上的肉,大概意思是叫我们吃吧,谁也不敢动,僵持了半天之后她转身走了。

“跟上她~!”我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冒出个这个想法,我们跟着她后面一直走了几分钟,好象我们之前饶村子的时候都没走到过这里,她进了一间比较大的房子, 里面好象有点点火光,我们大着胆子跟进去之后看见6个人3男3女加上老妇人围坐在桌子上象一家人在吃年夜饭一样,其中一个男的是给我们端肉近来的小伙子, 他们桌子上放的,也是一大盘肉,看他们吃的很开心…

看我们来了好象示意要我们一起吃,原本我们打算在屋子里和他们戴在一起,因为这样说实话安全感强了很多,突然老林拉着我们就往外走,他们也没跟出来,老林把我们拉出来退了几十步之后,全身发抖,不停喘气…脸色在黑暗中苍白得反光…

“怎么了,老林。”别吓人~~“你没事情吧?”我们都急了

“快…快…走,想办法走…我看见他们盘子里…盘子里…有只人手…!!”说完四个人有是很一致的夺路狂奔…

没命的狂奔,感觉我们在被人追,可是谁也没回头看…

我不记得怎么跑的…也不记得哪来的力气狂跑。只记得我跟在老林后面跑得最慢,我们又跑进了林子,也不记得又跑了多久,后来大概四个人体力透资太多都昏到了…

记得被冷醒的时候是早上8点差点。天已经亮了,我们又走了可能1个来小时被支书带着一大群村民找到了。

脱险,支书说和我们走丢后他回去看见车还在原地就知道我们迷路了,于是他敢回了镇上叫上了一大群人来一起找我们…找了我们一晚上…

回到镇上后,镇上的人听我们讲了我们遇见的事情后,老人给我们说(老人的口音也听不懂,支书翻译的)原来山里很穷很穷,长年没作物,饿死很多人,于是很多村子都出现了吃人的事情,一开始是吃死人,后来吃活人,很多村子就这么人吃人被吃光了。

不过几十年前就没有这样的村子了,只留下了很多尸骨…还说我们可能闯进了老坟地…还说还好我们没吃那肉,吃了就回不来了,至于为什么我们没被害说不清楚,可能因为八字大吧。

后来镇上的道士给我们做了场法事,说是给我门驱邪后,我们就走了…

事情大概就这样就完了回来后一切也正常也没生病什么的…

>>>>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