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明末凶兵 > 第9章 乱世,打劫是王道

第9章 乱世,打劫是王道

    第9章乱世,打劫是王道

    夜凉如冰,外边寒风大作,破败的屋子里燃着一盏油灯。有风从缝隙里透进来,火苗轻轻摇摆。

    屋子里或坐或站,聚着十几个人。

    看着屋中的十几个人,铁墨心中涌起一股深深地无奈感。

    铁墨身为总旗,暗庄堡甲长,算得上是暗庄堡的话事人了,可事实上愿意跟着他铁某人做事儿的才十几个。

    顾成亮虽然不是甲长了,可十几年留下的积威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消失的。如今暗庄堡有三分之一的人依旧听命顾成亮,剩下大多数人选择观望。

    铁墨不是不想教训下顾成亮和杨大勇,但眼下时间紧迫,而且现在手里也没太多资本跟顾成亮掰手腕。

    “今天叫大家过来,就是说说年前去北边走货的事情,我想听听大家的想法!”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铁墨旁边的曺猴子,曺猴子随即凝紧了眉头,小声说道:“小铁,兄弟们既然跟着你,就一切都听你的。”

    铁墨淡淡的看了一眼曺猴子,“话不能这么说,冬天走货,阎王殿里走一遭,我希望大家自己做决定。”

    微微抬起头,扫了一眼众人,继续道:“愿意去的,我高兴,不愿意去的,也不强求。给大家半柱香时间,考虑清楚了再说话,我不希望等到了路上,有人给我扯后腿。”

    韩牛儿和谢坷垃对视一眼,沉寂了一会儿,谢坷垃面色严肃的站起身。

    “铁哥,我跟牛儿是肯定要跟着你的!”

    阮三狗倚着门板,小声跟了一句。

    “算我一个!”

    陆陆续续的,十四个汉子全都表明了态度,没有一人选择退出。

    铁墨拨了拨灯芯,让光更明亮一点。晕黄微弱的灯光,映着屋中十几个人的脸。

    屋中众人,脸上表情各有不同,心中的想法自然也不相同。

    “好,既然大家没有人退出,那我就说说接下来的事情!”

    “从鞑子那抢来的货,便于易货的太少,所以还得想办法弄来更多的货,但是钱不够.....”

    话音未落,韩牛儿毫不犹豫的说道:“之前杀鞑子得了不少钱,现在还剩下二百六十两,一会儿就给铁哥送来!”

    铁墨抬起手,笑着冲韩牛儿点了点头。

    “先等我把话说完,我之前就考虑过兄弟们手里的钱,不过就算我们全凑一起,依旧不够。北地走货,不比做小买卖.......”

    “去北边走货,大都是冒着生命危险,都说双泉海走一遭,十倍金银驼回来。可一旦失败,就是血本无归,能活着回来都算是命好。所以,每次走货,都是积攒大量货物,否则,得不偿失!”

    “我也想过,第一次走货先少走点,就当趟趟路.....可回头一想,少走货跟多走货冒的风险还不是一样的?所以,咱们既然要走货,要么赚得足足的,要么就不走.....”

    十几个汉子思考着铁墨的话,全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曺猴子正襟危坐,后背挺直,踌躇片刻,慢声道:“可.....我们钱不够啊,我听人说过,一趟双泉海,十万雪花银,但也得本钱够足。”

    铁墨淡淡的笑了笑,捧着桌上的茶壶暖了暖手。

    “是啊,钱不够,这才是我找大家来的主要原因。大家都琢磨琢磨,有什么来钱快的办法?”

    十几个汉子全都瞪着眼,露出茫然之色。要是知道来钱快的办法,还至于受穷挨饿么?

    曺猴子垂下头,眼角余光一直留意着铁墨脸上的神情,忽然,嘴角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

    良久之后,一直默不作声的石虎瓮声瓮气的蹦出一句话:“乃球的!要想来钱快,只能学鞑子流寇抢劫乡里了!”

    此言一出,十几个人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全都转头看着石虎。

    石憨虎一句话,让人茅塞顿开啊!

    打劫,绝对是来钱最快的办法!

    憨虎憨傻了近二十年,也有聪明的时候。

    铁墨眉头皱了皱,捏着下巴做出思考状,“打劫?好像是个办法啊!”

    一时间,屋中静的落针可闻,除了石虎不觉得什么,其他人都知道铁墨的话意味着什么。

    打劫,绝对是来钱的好办法,但这样意味着大家得去当流寇山匪,这是在造反!

    铁墨没说话,只是神情复杂的看着屋中众人。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咳嗽打破了这种诡异的气氛。

    韩牛儿咧着嘴,阴恻恻的笑着,脸上浮现一丝狰狞之色,“打劫好啊,不就是做贼匪?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瞧瞧咱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反正啊,老子是豁出去了,贼匪就贼匪,至少活的不憋屈。”

    有韩牛儿带头,谢坷垃等人也轻声附和起来。

    最后,只有两个人没有答话,其中一人是叫做马苗的军户,另一人便是阮三狗。

    铁墨倒没有为难马苗和阮三狗,不过阮三狗走的时候,身后传来韩牛儿低沉的骂声。

    “没种的东西,枉费铁哥千辛万苦将二狗叔带回来....”

    .....

    转眼间,走了两个人,气氛有些压抑。铁墨站起身,有些诡异的笑了起来。

    “呵,打劫确实是个好办法,但咱们不一定要去当贼匪啊!”

    谢坷垃抬着头,一脸愕然,“不当贼匪,如何打劫?”

    “你们啊,我们不是非得打劫百姓啊,为什么不能打劫那些流匪?最近北边野狐岭和南边白腰山可是有好几股流匪.....”

    “打劫流匪?可我们这点人.....”曺猴子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十几个卫所兵,组团去剿匪,到底是谁剿谁?

    “人少怎么了?曹大哥,你仔细想想,流匪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只要我们应对得当,胜算可比驼铃坡一战大多了!”

    铁墨眯起眼,慢慢翘起了嘴角,“亦或者说,攒了点银子,大家就豁不出去命了?”

    曺猴子眉头狂跳,感受着铁墨的目光,不知为何,心中竟生出一丝寒意。

    谢坷垃抬手拍了下桌子,沉重的响声吓了众人一跳。他站起身,凝视着周遭众人。

    “还考虑什么?想过好日子,又不想拼命,干脆回家做梦吧!”

    郝三炮蜷缩在角落里,擦拭着手里的火铳,等谢坷垃坐下后,他怪笑道:“嘿嘿,没胆子造反也就算了,剿匪还犯起了嘀咕?”

    被郝三炮一激,众人再无犹豫。

    ......

    时间紧迫,铁墨又是个果断的人,有些事情说办就办。

    当夜写了一封信,让让送往宣府李嘉盛处。第二天一大早,点齐兵马稀稀拉拉的离开了暗庄堡。

    十几个军户在铁墨带领下,一路向南走,直指白腰山。

    白腰山,在暗庄堡馒头山以南,距离暗庄堡约有四十里地。

    关中大旱六年,山西有一半地方也是灾荒不断,朝廷赈灾不力,饿死人的事情层出不穷。底层的人吃不饱饭,要么饿死,要么闹事儿。

    如今大明西北,可谓是流民四起,到处都有人拉杆子造反,而且这些人一个个名号又响亮又奇葩。

    有道是,天王多如狗,龙虎满地走。

    但凡拉杆子造反,你要是没有一个响亮的名号,似乎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这两年白腰山就冒出好几股贼寇,依靠着官道,专门打劫过路百姓商队。

    这几只流匪人马不多,但领头贼寇的名号却一个赛一个的奇葩。

    铁墨知道的就有三个!

    小红狼、腰山虎、小黄莺.....

    铁墨一直搞不太懂这些贼寇到底是怎么想的!

    小红狼、腰山虎还好解释,小黄莺是什么鬼?

    霸气?唬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