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明末凶兵 > 第15章 倒卖毛皮

第15章 倒卖毛皮

    第15章倒卖毛皮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古人诚不欺我。

    白腰山一行,缴获物资颇丰,腰山虎这帮子人这两年在白腰山可没少搜刮东西。

    山贼们大都有存物资的习惯,最后全便宜了铁墨和李嘉盛。

    如今铁墨手里握着六千多两白银,三百多匹绸缎,也算是小有资本了。

    有喜事,就有烦心事。

    征讨白腰山,付出的代价很小,除了有两个人受了轻伤,无一人死亡。如此情况下,手底下的人信心大涨。

    韩牛儿等人闹着趁早去野狐岭,等剿完野狐岭贼寇,再押着满满的货物去漠北易货。

    铁墨想也未想,就打消了众人的念头。现在手里的货物和钱完全可以支撑第一次走货了,没必要再去野狐岭折腾。

    野狐岭和白腰山可不一样,白腰山上的山匪别看人多,但大都是附近无地流民,乌合之众,一触即溃。

    野狐岭上的贼寇,那可都是一些亡命之徒。

    近些年关中连年大旱,百姓流离失所,连带着关中刀客也失了生计。无利可图的刀客,一部分向南渡过黄河讨生活,一部分流落到四处成了贼寇。

    关中东北部生活条件尤为艰苦,好多刀客到了陕西与山西边境交界处的野狐岭。

    除了失去了生计的关中刀客,一些胡作非为的边军**以及蒙古强人,也在野狐岭扎堆。

    所以,野狐岭贼寇虽然只有百余人,但战斗力绝对不是白腰山山贼能比得了的。

    ......

    暗庄堡外两里处的缓坡上,铁墨躺在荒草堆里,心事重重的看着天空的流云。

    钱有了,货有了,接下来就是北上走货。

    铁墨不担心北上的路有多艰难,决定走这条路的时候,就注定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真正担心的还是暗庄堡,此去漠北易货,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这么长时间里,谁也不知道暗庄堡会发生什么变化。

    杨大勇死在了白腰山上,身在怀安所的顾成亮并没有深究,仅仅只是将另一名亲信邓凯派到了暗庄堡。

    表面上越是平静,铁墨越是担心,顾成亮这家伙八成是憋着坏水呢。

    远处传来谢坷垃的喊声,铁墨拍掉身上的草屑,提着两坛酒往暗庄堡走去。

    下了缓坡,将两坛酒递给谢坷垃,“坷垃,向导找得怎么样了?”

    谢坷垃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找是找到了,不过.....那人要一百两跑腿费,而且一路上其他费用另算。”

    “一百两?他不怕撑死?还有别的向导么?”

    “有倒是有,可他们一听说咱们要月底北上,大都拒绝了。他们都说,冬天里去漠北,十个活的八个死。找了半天,也就这个叫范老歪的愿意领咱们去,可是这要价.....”

    “范老歪?查过这个人么?”

    “查过了,他也算是一名老向导了,这些年经常领着张家口商队北上,漠北双泉海也去过两次。”

    铁墨叹口气,咬牙道:“那就用这个范老歪吧,答应他的条件。时间不等人,咱们可耗不起。”

    “行,那我明天就去找他”走了一段,谢坷垃想起了什么,猛地拍了下额头,“瞧我这记性,铁哥,你让留意的皮坊也有眉目了。张家口那边有一家叫泰昌皮行的想转让皮坊,出价四千两。”

    “四千两?还算合理,让牛儿盯着点,我这两天去一趟张家口。”

    买皮坊开皮行,这是铁墨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

    在山西,皮贸生意绝对是暴利行业,山西商人,但凡能在张家口数得上名号的,全都是靠着皮贸生意起家的。

    这个时代边境贸易,尤其是北上易货,全都是以物换物。

    蒙古人畜牧打猎为生,最不缺的就是毛皮,丝绸、盐巴,这两样可以在北边换取十倍价格的毛皮。

    只要能闯过艰难的路程,把毛皮带回来,经皮坊加工一下,转卖到国内各地,一万两的毛皮能带来四五万两的收入。

    也就是说,带着价值上万两白银的丝绸、盐巴等物去北边走一遭,回来后,你至少能得到四十万两的回报。

    当然,前提是你得有命回来!

    正因为这种暴利,即使北上走货,危险重重,但冒险北上易货的人依旧是层出不穷。

    每两年都会有人一年暴富,成为一名有名号的晋商,同样,每年也有无数的人死在那条死亡之路上。

    做皮贸生意,纯属无奈,想要靠着北上走货暴富,只能这么做,因为蒙古人手里除了毛皮,也没有其他好玩意儿。

    ......

    离开缓坡没多久,耳畔听到一阵懒洋洋的嘀咕声。

    “咦.....是杏花村的老高粱酒,真香啊......铁娃子,给老叔留一坛子如何?”

    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靠在路边的草垛上。他双腿平伸,一身破袄到处是洞,乱发如此枯草,嘴里叼着一段树枝。

    循着声音,铁墨淡淡的看了一眼路边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叫钻地鼠,本名叫什么,也没人知道。三年前,钻地鼠不知道是从哪里来,流落到暗庄堡后,一直住在庄外破庙里,靠乞讨为生。

    要不是今日钻地鼠主动讨酒喝,铁墨几乎要忘记暗庄堡还有这号人了。

    “你鼻子还挺厉害的,确实是杏花村的老高粱酒,你想喝啊......那我就.....”

    钻地鼠坐直身子,吐掉嘴里的树枝,满脸堆笑:“哈哈,一坛子不行的话,半坛子也行。”

    “呵?你倒是不贪,不过,这么好的酒,我凭什么分给你?”

    铁墨撇撇嘴,使个眼色,谢坷垃直接将两坛子酒藏到了身后。

    钻地鼠挠了挠脏兮兮脸颊,往后一倒,倚着草垛重新变回那副懒洋洋的样子,说话声有些不咸不淡的。

    “铁娃子,我若说我能救你一条命,你信么?”

    “救我一条命?”铁墨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我觉得你是在吹牛,不过嘛,我还是决定送你一坛子酒!”

    “真的?”钻地鼠有些愕然。

    谢坷垃往后退了退,气呼呼的瞪大了眼睛,“铁哥,干嘛把这么好的酒给他喝?这老家伙的话,信不得!”

    “坷垃,给他一坛子酒,听我的!”

    铁墨摆摆手,转身朝暗庄堡走去。谢坷垃也是莫可奈何,只好乖乖地分出一坛子酒,不甘心的扔在草垛上。

    “你今天真是撞大运了,居然还能喝上这么好的酒!”

    钻地鼠将那坛子酒抱在怀里,根本没理会谢坷垃的话。

    没一会儿,钻地鼠抱着酒往破庙跑去,脸上带着复杂的笑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