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明末凶兵 > 第18章 长发飘飘非仙人

第18章 长发飘飘非仙人

    第18章长发飘飘非仙人

    亢振岱的话就像一把重锤,砸破了铁墨满怀希望的心。

    四千两银子,再加上亢振岱那番话,让铁墨清醒了许多。

    从某方面来说,自己真的该谢谢亢振岱,是他让自己认清了现实。

    自己是谁?一个暗庄堡穷困潦倒的军户,哪怕当上了试百户,依旧摆脱不了军户的枷锁。

    以为在暗庄堡有了一定地位,得了笔横财,就兴冲冲地跑到张家口,想占有一席之地。呵呵,真的是想多了啊。

    “铁哥,我们就这样回去了?我们的钱......”

    “走,钱重要,还是命重要?”铁墨站在南门口,回头望着灯火通明的鸿香馆。

    铁墨百分百确信,如果刚才对亢振岱动手的话,死的一定是自己这群人。

    周定山一路上一直琢磨着这两天的事情,却依旧缕不出个头绪来。

    “铁哥,我们到底哪里得罪亢振岱了?只是看我们不顺眼?呵呵,说句伤人的话,以咱们现在的情况,亢振岱根本没必要理会我们。”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早晚要搞明白的,眼下咱们还是先去北边走货吧。”

    “可....我们没有皮坊.....”

    “没有皮坊,我们就把毛皮弄回来卖,只不过少少赚些罢了。”

    “嘿,只要老子能活着从北边回来,就一定会回到张家口的,到时候,我要让亢振岱死!”

    “他可以不待见咱们,却不该侮辱我们!”

    铁墨握紧腰刀,迈步走出了张家口南门。

    今夜月色明亮,挺直的后背如一座铁塔。

    ......

    一夜赶路,伴着朝阳云霞,铁墨一行人终于回到了暗庄堡。

    黎明下的暗庄堡青烟袅袅,朴实而纯粹,庄子大门口的草垛上,一名男子直直的站着。

    他一身破袄,手握木棍杵着草垛,侧着脑袋,仰望着天边的朝霞。寒风大作,枯草沙沙,一头乱发翩翩起舞。

    猛男长发随风飘,不是仙人就是彪!

    眼前这位肯定不是什么仙人,那自然就是个彪货了。

    铁墨打马向前,斜着眼打量了下男子,“钻地鼠,你是不是受刺激了?大清早的站高处吹冷风。”

    钻地鼠好不尴尬,木棍子耍了一圈,咚的一下跳到地上。

    “呵呵,老子可是专门等你的,怎么样,老子刚才的姿势是不是像个将军?”

    “???”铁墨顿时有点惊讶了,“嘿,你像个将军,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们今早回来?”

    “我不知道啊,只要天天在这里等着,总能等到吧?”

    铁墨翻个白眼,打马进了庄子。钻地鼠这货,实在是太油滑了,根本分不清哪句话是真,哪句是假。

    钻地鼠跟在马后边,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小铁,听说你要去北边走货,算我一个咋样?”

    “你要去?你可知道?这一去,多半可能死在半路上。”

    “知道啊,但老子还是想去,我得想法赚点钱换身新袄,你瞧瞧我这身破袄,都挡不住风了。”

    铁墨只是稍作犹豫,便点了点头,“行,算你一个。”

    谢坷垃和韩牛儿大急,刚想说些什么,周定山给他们打个手势,示意别多嘴。

    这段时间,周定山对铁墨了解了许多。铁墨看上去憨厚,甚至有点傻里傻气的,但实际上绝对是个智计百出的狠人。

    真要是憨傻,能带着十几个人把白腰山贼寇耍的团团转?

    别人不知道白腰山的事情,周定山越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

    北上易货,铁墨将曺猴子留了下来。

    曺猴子的任务也很重,一方面要守好家,另一方面要尽可能的挖制皮工匠。

    天启七年十月二十七,西北风大作,暗庄堡二十九名军户在铁墨的带领下,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长长的驼队,载着重重的货物,两侧二十多名持刀的军汉,目光中透着希冀与决然。

    寒风飒飒,驼铃声清脆悦耳,此去漠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驼队绕过张家口,一路向北,当来到大青山以北,入目一片荒凉与死寂。

    最前方,一名裹得像粽子一样的大胡子捂着脸,大声吼了吼,“前边就是驼铃坡,到那里停下休息,吃完饭赶紧睡觉。”

    铁墨看看天色,这才刚过午时,不免有些纳闷,于是蹭了蹭身边的韩牛儿,冲对方使了个眼色。

    韩牛儿一路小跑,将腰间的酒袋递给范老歪。

    范老歪也没有客气,珉口酒,咧着嘴叫声爽。

    “老歪叔,时间尚早,咱们干嘛这个时候休息?”

    “呵呵,既然找我做向导,就一切听我的,到了驼铃坡好好睡觉。”

    范老歪将酒袋还给韩牛儿,继续往前走去。

    韩牛儿回到铁墨身边,郁闷的瞪了瞪眼,“那老东西鬼得很,什么都不肯说。”

    “你笨啊,牛儿、坷垃,你们的任务就是跟着范老歪,能学多少本事就学多少本事。记住,真正有用的东西,都是不择手段偷学来的,多用点心。”

    “哦!”

    韩牛儿和谢坷垃无奈的摇摇头,加快脚步赶上了范老歪。

    石虎缩着脖子,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范老歪。

    “小铁,我也去吧!”

    “你去?”铁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虎哥,他要是不教你呢?”

    “不教?老子一拳把他屎尿捶出来!”

    “那你还是别去了!”

    铁墨觉得自己得看好石虎,要是让石虎去凑热闹,估计不出两天,范老歪就得被揍死。

    懒得理会石虎,招招手将后边的周定山喊过来,二人小声嘀咕起来。

    “定山,你琢磨明白没有?”

    “没有!”

    这时身后传来一句不咸不淡的埋汰声,“真笨,这点事儿都想不明白。”

    周定山眉头一挑,转头瞪着对方。

    “钻地鼠,你说什么风凉话,我们笨?那你倒是说说。”

    “嘿,那我就教教你们。”

    钻地鼠说着话,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定山腰间的酒袋。周定山甚是无奈,解下酒袋扔给了钻地鼠。

    喝口酒,钻地鼠这才心满意足的咂嘴道:“冬天和春天不一样,冬天里的沙漠戈壁到了晚上那是能冻死人的,晚上在沙漠里休息,那就是在找死。”

    “但凡走漠北的老手,都知道白天趁着暖和睡觉,晚上赶路,人只要动弹起来,也不容易被冻死。”

    “过了驼铃坡向北二十多里地便是大漠,若是不休息,等到了大漠边缘,正好天黑。所以,范老歪让驼队在驼铃坡休息也没错。”

    说着话,钻地鼠有抿了一口老酒,“而且啊,到了大漠里,想要辨别方向,星星要比太阳和月亮靠谱多了。”

    原来如此!

    铁墨和周定山支起耳朵,可钻地鼠却闭上嘴不说了。

    铁墨眯起眼睛,恨不得一刀剁了钻地鼠,这老家伙说了一大堆,偏偏最重要的事情没有说。

    沙漠里如何星辰辩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