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无武江湖 > 第1911章 乔装

第1911章 乔装

    话音未落扑通栽倒,趴在桌子旁睡觉,准确说体力不支!

    白瑞很配合倒地。

    蓝袍老头眯缝眼看了看他俩露出淫荡的笑,轻轻咳嗽一声发信号,两个死狗没反应,手腕一抖茶碗粉碎。

    吓得白瑞和吕兽医一跃而起抱住老头捶背按摩做足疗,询问舒服不舒服。

    嗯, 看你俩表现不错。

    说说吧。

    你们来自哪里,要去何方?

    我可提醒你俩奥,不要撒谎,否则,否则,你俩看好了。

    蓝袍老头右腿抬起飞扑速转动, 一团火光发出,白瑞和吕兽医亲眼看到院中飞过的大鸟变成熟食!

    你俩敢撒谎,这只大鸟就是你俩下场。

    快说, 干什么的!

    嗨嗨。

    白瑞,吕兽医很有礼貌跪地咣咣磕头,爷爷,爸爸,祖宗二叔,三大爷,我们去找一个打猎老头进城给一个要饭花子去毒!

    “进城?”

    “进那座城?”

    老头住的地方比较特殊三不管地带,盖天派,黑顶派,西山派,三缺派边界,现在武林纷争乱做一团,住在三不管地带最安全没人搭理!

    篮袍老头问他俩进那座城。

    大爷,我们是西山派来的。

    “奥。”

    “奥奥。”篮袍老头明显感兴趣,西山派来的,仔细打量白瑞和吕兽医。

    你俩是黄狼手下?

    还是洪水沟手下?

    我们谁的手下都不是,我是兽医, 他是郎中俗称大夫,没有加入帮派,普通劳苦大众。

    “奥。”

    “奥奥。”

    篮袍老头不停的奥奥,搞得白瑞和吕兽医恨不得揍他一顿。

    救什么样乞丐?

    吕兽医和白瑞讲述一遍。

    篮袍老头从多年社会经验判断出他俩没有说谎。

    他正好想进入西山派打探一下情况呢,眼前白瑞和吕兽医是最好的挡箭牌,让他俩带领自己进城安全一些。

    其实篮袍老头在三不管地带主要目标不是西山派,他痛恨夺取自己地盘的人狐猿西和周机峰该死老东西,他一直在暗中修炼法术招兵买马无论如何也要夺回三缺派。

    他在古刹修炼法术这是其一。

    还有更大的阴谋。

    篮袍老头看了看白瑞和吕兽医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乐呵呵亲手把他俩搀扶起来,“来来来,二位小弟,快请坐,请坐。”

    篮袍老头亲自给他俩沏茶倒水,闲聊,老头变化太快了,可恶变成一个和蔼可亲的人。

    白瑞和吕兽医没有高兴,反而, 更害怕了,他俩不敢不喝茶, 手里捧着茶碗叮当乱响,要下跪,被篮袍老头拦住。

    二位兄弟,不要怕,我绝不会伤害你俩的,不瞒你俩,我就是你们寻找的打猎老头,我这个人乐善好施,放心,放心,我会跟着你们去给乞丐去毒的。

    来来来,喝茶,喝茶,篮袍老头自斟自饮乐呵呵。

    吕兽医看了看白瑞,他俩又看了看眼前老头,二人眼珠子乱转不知所措。

    那我们,现在出发吧,去给乞丐看病!

    吕兽医话音未落白瑞插话道,对对对,我们快跑吧,太恐怖了,啊不对,我们快快去救人吧,否则,耽误时间乞丐要死了!

    吼吼哈哈哈。

    吼吼哈哈哈。

    不急,不急,本老头掐指一算乞丐中的毒液死不了,你俩陪着我多待两天再出发,古刹离着城里很远,吃菜不方便,你俩留下来,帮我把古刹西边后花园一块地锄地,种菜,种子我都准备好了。

    篮袍老头起身在茶几上一个破旧布兜里面掏出来十多包种子,白瑞和吕兽医一看,还真是辣椒,西红柿,黄瓜,土豆,大蒜,苹果树种子。

    他俩很懂事连连点头答应,他俩明知道逃跑死路一条,听话还有希望。

    三人笑脸过后天色已晚,篮袍老头举着灯笼,领着他俩关闭古刹院门。

    野外大峡谷密林朦胧漆黑的夜色下,飞禽走兽怪叫,冷肉肉风吹,时不时看到屋顶,墙头野兽眼珠闪烁,吕兽医和白瑞紧紧跟在篮袍老头身后。

    篮袍老头领着他俩坐在古刹三角形石块上闲聊,没错就是闲聊,此时篮袍老头如同一个地地道道农民一模一样。

    闲聊大半夜也没有困意,白瑞和吕兽医身体有伤加上没吃饭早已困的不得了,二人眼皮打架。

    老人家,老人家,我们去休息吧,我要睡觉,实在太困了。

    篮袍老头斜眼看了看蓬头垢面两个不起眼家伙心里乐开花,“好吧,走走走,去休息。”

    三人举着灯笼来到古刹上院大店旁边不起眼小院落中,院中三间平房,你俩住在西屋,我住东屋,中间是客厅,有事方便。

    篮袍老头交代完毕让白瑞和吕兽医自己回屋,他自己回到房间止灭灯,躺在床上想计划。

    篮袍老头决定留下白瑞和吕兽医观察两天,如果没有异常一起去西山派顺便打探一下黄狼, 洪水沟动态!

    他最感兴趣,想打探一下多日不见得风自月狂徒。

    想起风自月就来气。

    骂骂咧咧进入梦乡。

    白瑞和吕兽医来到西屋还不错,有床,有被褥,二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盯着屋门口,总怕篮袍老头冲进来把他俩干死!

    侧耳听了听,没有动静。

    唉我说,你去把屋门窗户关闭,我把风。

    我呸,臭不要脸的玩意。

    你怎么不去关闭门窗,我把风啊,够坏的啊!

    白瑞冷笑道,吕兄误会了,误会了,我不是害怕,你看看我的脚丫吧。

    白瑞说着抬起脚丫给吕兽医看。

    吕兽医看到白瑞脚底板基本上骨头裸露在外,看着都疼。

    “唉,白兄弟,你惨,我比你还惨,看看我的脚丫吧!”

    吕兽医唉声叹气坐在床头伸出脚丫,白瑞看到他的脚底板白骨外露和自己脚丫差不多,二人对视哭笑。

    两人很配合关闭门窗。

    躺在床上侧耳听到鼾声如雷,窗外漆黑滴滴答答下起大雨!

    屋门禁闭没有动静。

    他俩一天没有吃饭了,肚子咕咕叫,二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唉我说,实在不行我们去出去找点吃的吧,在不吃东西就要饿变性了。

    哪怕被那个老头打死也比饿死强啊,走走走,去找吃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