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 第2844章:为你好(7)

第2844章:为你好(7)

    安妈妈非常不理解安静自杀的事,明明都是这么过来的,怎么就这孩子能折腾。

    两口子过日子不就是那么点事,忍忍就过去了。

    等熬到老,两人都收了心,这日子也就好过了。

    一旁的安爸爸也松口气:“活过来就好, 活过来就好,回头让你妈找点柚子叶给你去去晦气,然后你就回家好好过日子,我们都是为你好。”

    毕竟是亲生父母,对于安静活过来的事还是开心的。

    靳青一个侧身躲过了安妈妈的手,随后反手拍在安妈妈背上。

    安妈妈闷哼一声趴倒在地, 安爸爸见状顿时急了。

    上来便想和靳青动手:“都当妈的人了, 怎么还这么不知好歹, 难怪你婆家不待见你。”

    胡小雨吃东西的动作一顿,本能的躲进桌子底下。

    那里会让她感觉到安全。

    靳青则是歪头斜眼的看着面前这两个神奇生物。

    忽的掀开棺材盖,将面前这俩货塞了进去。

    胡小雨从桌子底下爬出来,一脸惊慌的看着靳青:“姥姥姥爷呢。”

    正说着,棺材中便响起安家父母和张月三人的尖叫声。

    靳青伸手拍了拍身边的棺材,对胡小雨郑重说道:“吃饭是非常重要的事,吃饭时绝对不能看脏东西。”

    胡小雨懵懂的眨眼:“可是他们在叫...”

    靳青也不回答,直接抱起猪头啃起了来:“当小夜曲听吧。”

    胡小雨乖巧的点头:“好。”

    桌子上的极品不多,有很多还是半生不熟。

    可靳青和胡小雨依旧将这些东西吃的精光。

    当她们吃完后,棺材里的人已经没了多少动静。

    707小心翼翼的询问靳青:“宿主,不会是挤死了吧。”

    那么小的棺材挤了三个人,怕不是缺氧了。

    却听靳青切了一声:“想死哪那么容易,放心,老子会心肺复苏术。”

    电视是个好东西,她学到了不少技能。

    707:“...”你确定是心肺复苏,不是心肺见天。

    伸手在洪小雨乱糟糟毛茸茸的脑袋上拍了拍, 靳青将棺材盖掀开, 把里面陷入半昏迷状态的三个人倒出来。

    随后对洪小雨问道:“你睡不睡觉。”

    洪小雨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妈妈, 我怕。”

    由于靳青刚刚贴心的将棺材钉拍上,为了将棺盖推开,里面的三个人不停在内盖上抓挠。

    此时盖子上已是一片血红。

    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洪小雨:“这有什么好怕的,老子告诉你,再过几十年咱们都要睡在里面,所以一定要提前适应,调整舒适度...”

    说罢,靳青提起洪小雨的衣领,将人放了进去。

    而她自己歪头看着洪小雨:“舒服不。”

    洪小雨乖乖摇头:“硬。”

    靳青沉默了下:“所以你知道提前尝试有多么重要了吧。”

    这一次,洪小雨点了头:“知道了。”

    同时还用一双圆眼睛布灵布灵的望着靳青:妈妈真的好厉害。

    707则是有些无语:“宿主,那叫未雨绸缪。”

    靳青没搭理707,而是直接对洪小雨说道:“这叫未雨绸缪,懂了么。”

    洪小雨再次点头:“懂了。”

    707:“...”你这叫现学现卖,你知道吗!

    胡小雨刚准备从棺材里站起来,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随后几名警员从外面冲进来。

    他们接到报案,说这边有尸体变成了僵尸,便赶忙过来看看。

    当看到面前的诡异一幕时,为首的老警员一脸惊恐。

    我艹,原以为只是什么动物进屋后惹出来的小动静,让人误以为是诈尸。

    可现在这情形, 着实没见过啊。

    老警员的双眼瞪得溜圆, 他知道自己此时应该说些什么。

    但是...他张不开嘴啊!

    看着几个警员那惊慌失措的模样,靳青歪了歪脑袋,忽然指着地上已经陷入昏迷的三个人说道:“他们把小孩塞进棺材里,老子救人算不算见义勇为。”

    警员们:“...”如果你不是一副死人相,我们可能就相信了。

    地上的三个人很快就醒了,可任凭张月如何声嘶力竭的举报靳青出手伤人,依旧没有引起众人的重视。

    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靳青为何会死而复生上。

    与以往一样,这次的案件被定义为家庭纠纷。

    主要以批评教育为主。

    张月倒是想用自己被靳青打吐血的事情说嘴,却没想到转头看去,连一个血点都没找到。

    若不是她手上少了几片指甲,几根手指都血肉模糊的。

    她八成也会以为自己是在碰瓷。

    她倒是翻了棺材盖。

    可那上面的白衬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就连棺盖上的抓痕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切就好像是张月发了癔症。

    只是张月总觉得,棺盖似乎比她记忆中薄了些。

    作为诬陷者,张月遭到了比靳青更加严厉的批评。

    就连手上的伤,也变成了对靳青的诬陷。

    张月终于真切感受到什么叫做百口莫辩,只能一脸怨愤的盯着靳青的后背,做个安静的背景板。

    许是因为鲜血重新运行的原因,靳青身上的尸斑,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慢消失,只是青白色的皮肤却留了下来。

    看起来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为几个人做好了笔录,负责记录的警员小心翼翼的询问靳青:“你现在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呢。”

    都说死而复生的人能看到很多奇怪的东西,不知道这人能不能看到。

    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那人:“老子能通灵,这感觉算不算奇怪。”

    警员:“...”你怕不是在唬我。

    张月却下意识的离靳青远了些,她看出来了,她这儿媳妇已经彻底不正常了。

    老警员瞪了问话那人一眼,死而复生这种事原本就是闻所未闻的事,现在正是要安抚的时候。

    这人怎么还胡乱问问题,就不怕刺激到对方么。

    清了清嗓子,老警员对靳青继续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这些都是例行公事,也代表再说几句,他们就可以收工。

    可还不等靳青说话,安家夫妻俩便先抢先说道:“当然是回去过日子了,夫妻俩打架哪有不磕磕绊绊的。”

    张月则是一个激灵:“我们家不...”

    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靳青一把勾住脖子:“放心吧,老子再不折腾自己,现在就和你回家好好过日子,给你们养老送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