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剑之遥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再见白知正(1)

第六百三十二章 再见白知正(1)

    这一声轻哼初闻平平无奇,不带任何情感,可很快便在几人耳中化作一道惊雷,震得青云与二女皆是神府激荡,心神难安。

    “太强了!”

    小爷剑眉紧皱。

    又是三道叮铃脆响,一阵不算夺目却颇为雅致的淡紫色光华闪过,两名凝神境修士的攻击居然仅被白知正以护体灵罩,给死死挡在了身前半尺!

    以一敌五!

    凝神境初期的白知正连招式都还没有出,就这么易如反掌的以一敌五!

    宵与罗一弦对视一眼,心有灵犀般同时提升灵力,可强大如刚刚击败姚破风的宵,拼得指间溢血,却只能给白知正的护体灵罩添上些许微不足道的发丝裂纹!

    “紫微之气…还有…龙气?”

    化形灵刃很快崩散,宵的眼中充满了震撼与追忆,口中同时呢喃道。

    “明明是久别重逢,可你们也太让我失望了。”

    白知正先是若无其事的摇了摇头,旋即看了眼宵在他护体灵罩上留下的裂纹,继而收起微笑,松开双手的同时也自护体灵罩内迸发出了一股强悍绝伦的威压。

    巨大的反震之力将所有人都逼得连连后退,最后场中居然以他为中心就此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真空地带。

    “白知正!”

    青云离的最近,受其灵压也是最强,洛云剑插入泥土之后愣是划出数丈距离方才堪堪稳住身形,鲜血自口鼻无声溢出,滴落在地。

    “此子于凝神境都能有这般威压,难道将来的九州还会出现第二个苏无遮?”

    明钰心中震撼道。

    说实话,他首先是佩服掌门弈尘识人的眼光,紧接着心底便闪过了一个极致疯狂的念头,得亏这里是知静洞天,否则他感觉自己多半要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中了。

    “玛德,白知正,这么多年没见,你除了会搞偷袭,还是什么好事都不干啊!”

    此刻的姚梦寻依旧一丝不苟的替二少爷疗伤,而姚破风在看到白知正这副拽样时便怒从心起,不由骂道。

    “哼,是啊姚二少,多年不见,你的修为也还是不如嘴皮子厉害啊!”

    “你!”

    白知正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青云,同样的,小爷也在默默凝视着他。

    不知为何,就在刚才对方钳制住洛云剑的瞬间,青云丹田内的半块明玉冰片,包括洛云剑本身,均发出了微弱的悸动。

    而他不知道的是,白知正怀中的一物,同样遥相呼应!

    “白剑仙,看来这里的人似乎都不太欢迎你啊?”

    红尘客缓步而来,声音一如既往的悦耳动听,调笑道。

    “剑仙二字真是折煞晚辈了,三十三界一别,前辈您的无双剑技,历历在目。”

    “人家现在毕竟是吴宗主身边的红人,怕是不日便会成为他第三位亲传弟子,目空四海一点咱们也需得看着忍着啊!”

    白知正当年拒绝过仙剑派的招揽,这事明钰心中可是门儿清,于是出言嘲讽。

    “呵呵,明钰前辈说笑了。”

    对于二人的揶揄,白知正丝毫不以为意,继而又道:

    “晚辈叨扰不过是和当年在三十三界一同浴血拼杀的老朋友们打个招呼,仅此而已。”

    这时候,小狐狸已然来到了青云身旁,而白知正的目光则很快停留在了她手中的长鞭之上,眼神中的哀伤一闪而逝。

    深吸口气,青云拍了拍小狐狸的肩膀,率先收起敌意,而后便冲着白知正抱拳一礼:

    “好久不见了,白爷。”

    二十年余未见,青云至今清楚记得他们之间上一次如此对视,还是在不鸣古迹群英汇聚时,知正堂的营寨里。

    那一日,紫微之气与麒麟精血爆发了激烈的碰撞,传自荒古的真灵之力与融入现世的龙气分庭抗礼。

    “呵呵…白爷…刚看到青莲姑娘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定还活着,果然你小子的命比那些真族异兽还要硬啊!”

    白知正国字脸上的哂然似乎饱含深意。

    青云也不知他是如何透过面具认出阿莲的,不过现在却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再度抱了抱拳,道:

    “往事已矣。”

    “往事已矣?”

    似是反问,又像是自嘲,白知正的目光再度落到了青云一旁的龙赋诗身上。

    这时候,姚破风迅速收功敛气并阻止姚梦寻继续疗伤,一跃而来,同样落到了青云身前。

    “白知正,我想这里应该没有你的朋友。”

    “呵~”

    面对几人极不友好的态度,白爷的浓眉无谓一挑,点了点头,倒显得格外的大度。

    “白某告辞。”

    言罢,他先是向红尘客与明钰行了个礼,接着又同一旁的姚梦寻客气的点头示意,这便转身离去。

    “白剑仙留步。”

    红尘客忽的出声叫道。

    “长安前辈有何指教?”

    白知正疑惑道,从这个称呼不难看出白爷应该提早就来知静洞天打听清楚了情况。

    他这才刚刚转身,不想怀抱王玄丹的红尘客身形犹如鬼魅,飘忽间御风而来,瞬息便出现在白知正跟前,二话不说,一掌朝着他的胸膛径直印去!

    白知正的实力当真是强到了极点。

    众人虽不知他在神华天与压制境界的徐敬阳切磋尚可不落下风,但真正面对高出自己整整一个大境界的红尘客时,白爷泰然自若,依旧选择不闪不避,同样是开门见山,硬掌回击!

    不过让大伙儿始料未及的是,没有想象中白知正吐血倒飞的场景出现,临近跟前,反倒是红尘客转动手腕,先绕过了他的右臂,继而袭近白知正的胸口。

    直至此时,白爷的脸上方才有了些许凝重之色,但他还是须臾间便恢复如初,紧接着有样学样,化掌为爪,朝着对方怀中的王玄丹悍然攻去。

    “哼!”

    娇哼一声,红尘客率先收手避让,见状,白知正自然不会去再伤这幼童分毫,当然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灵引境都还尚未入门的王玄丹甚至一无所觉。

    “我就说吧,这家伙除了好事,什么缺德的都干得出来,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姚破风不屑的朝着地上吐了口痰,冷嘲热讽。

    只是二少爷心中亦很清楚,红尘客的修为强出他们太多,白知正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想出办法避开杀劫乃至逼退对方,倒也很是值得佩服。

    “前辈,晚辈若有开罪您的地方,还请明示。”

    白知正也不废话,直言不讳道。

    “没有。”

    “那便请您莫要再为难晚辈了。”

    平静的点了点头,白知正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得,一甩衣袍,欲再转身。

    “告诉我,你怀中藏着的是何物?”

    此言一出,白爷的身形立时一顿,同样,青云的眼睛也立时眯了起来。

    见对方沉默不语,红尘客先是空灵的呵呵一笑,又道:

    “白剑仙果然乃拥有大气运的天选之子,看来吴宗主是下了大本钱啊!”

    “告辞。”

    他的告辞二字生硬异常,对比红尘客的笑声显得尤为突兀。

    “呵呵,你怕是不会那么容易走掉了哦!”

    “嗯?”

    话音刚落,只见不远处的人群纷纷朝两边退散开,似是有什么东西正不停往此地挤来,片刻后,一个湛蓝色的人形气团出现在了众人眼中。

    “是江师兄!”

    青云惊呼。

    不过这次江流儿的目标显然并不是他,而是可怜的白知正!

    “江师兄?”

    来人气势强大,阴森诡谲,且对自己充满敌意,白知正二话不说便唤出了惯用的白虹长剑。

    与此同时,红尘客亦是带着众人纷纷后退,似是为江流儿与白知正的战斗腾出场地。

    而后她居然以灵力将小玄丹浮于空中,接着自两袖内电闪雷鸣般接连射出了十数柄神兵利刃!

    一众宝剑冲霄而起,化作颜色各异的长虹匹练,灵光曳影,于天空翱翔之际勾勒成晦涩玄奥的轨迹,最终皆直直的插入地面,赫然是替二人布下了一座阵法结界!

    这些宝剑所拖曳而出的匹练似在空中便凝形而生,随着剑身落下之后形成了犹如彩虹般的铁窗囚牢,将二人死死的困在当中。

    “长安,你要干什么?”

    “呵呵,干什么?”

    对于青云的询问,红尘客并未急着作答,可她的笑声中却透着一股让小爷十分熟悉的极端与疯狂!

    情知明钰与红尘客不会轻易对自己一名凝神境晚辈全力出手,可对面阴煞缭绕的敌人却与自己境界相若,且实力也很是强大,白爷不得不慎重对待。

    二十年未见,白知正无论剑势或者招法都没有太大的改变,依旧是那么中规中矩,他就好像是一个圆,无论速度,力量,反应,可谓面面俱到。

    但这一次,不止青云,就连姚破风等人,都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气质。

    如果说当年初次觉醒紫微极星体的白知正尚不明了前途何方,仅是以在握的权柄收纳招拢。

    那么时至今日的他,已然摒弃虚妄,从吞噬气运仅壮己身,到如今反哺麾下将臣。

    “呼…或许要不了千百年,剑锋所指,他真的能号令天下。”

    随着白知正劈波斩浪的一剑划开江流儿的阴煞气团,青云双拳紧握,目光如炬。

    叮叮~:可怜的白爷真就是想来打个招呼而已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