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全球轮回之我通晓所有剧情 > 第九百八十章 夔牛

第九百八十章 夔牛

    方才的一道法印与那凶兽的音波结合的极好,袭来时若是没有防备还真是会被偷袭得手。

    想必这一招也是仙霞岭修士的得意之作,此时的徐龙方才想明白。

    方才那牛面凶兽并不是仙霞岭修士的伴生凶兽。

    很可能是仙霞岭修士暂时羁縻了它,用它来掩盖住真正的伴生凶兽的气机。

    而在徐龙解决掉牛面凶兽之后,在海藻之后的仙霞岭修士才一霎出手。

    这一番算计当真是缜密无比,想必在海藻之后的修士也是苍莽之地中杀人越货的好手。

    “咦!”

    在海藻之后的发出一声惊诧之声。

    仙霞岭修士一击之后发现,徐龙本身只是被法印所摄,并没有完全丧失战斗力。

    隐藏在海藻之后时不免发出一声惊疑。

    自己也是凭借伴生凶兽找到甘霖草的,仓促之间制服了牛面凶兽。

    徐龙这厮一霎闯进来时只能掩饰一番,在偷袭出手之后徐龙竟然还挺立场中。

    自己的这一番手段在多位修士身上试验过,但凡玄仙修士仓促间受到一击,必然会丧失战斗力。

    毕竟那凄厉的嘶吼声可是夔牛发出,这可是能与太古雷神较量的音波能量啊!

    但他又怎么会知道徐龙不与其他修士一样,此时的徐龙在法印一击之后便迅速发起了反击。

    在海藻之后的仙霞岭修士,瞬间感觉到一股凉气在自己的脑后升起。

    他瞬间感觉不妙,在前方的凶兽一霎探出身形,在海藻之中猛然立起一尊庞然大物来。

    庞然大物在海底一霎探出自己硕大的头颅,在背后的一道呼啸声瞬间而至。

    在海藻内的修士面色紧绷着吨出身形来,而在那凶兽的眼中瞬间放大一道剑光。

    在空中的剑光凶兽一颗星辰一般,在海底升起时威势格外凛冽。

    徐龙在后撤之时剑光就在蓄势,此时到了凶兽眼前时已然化作了星辰之状。

    在对面的徐龙还怕有所意外,在星辰袭来时身后的天象一霎展开。

    在头顶之上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闷响声

    在场中仙霞岭修士见到那滚滚轮转的天象之后,在眼底瞬间闪过一抹震惊。

    随后便视觉到,自己身后一阵凛冽的剑气爆发出来,

    “铿锵铿锵”的声音在海底尤为刺耳,方才一霎爆发出来的剑气,猛然冲击在凶兽的头顶之上。

    那厚厚的鳞甲瞬间被一股一股的尖刺给穿透。

    在海底的剑气来去极快,扎起凶兽的鳞甲之后转瞬之间便消散。

    待仙霞岭修士看到之间的凶兽头颅时,在凶兽的眼中已然染出了一片血色。

    在下方的修士立马一转自己骨节之间的铜环。

    此时在看着矗立的凶兽却是吃痛之下猛然嚎叫一声。

    “吼”的一声巨震海底爆发,在珊瑚丛内两道身影纷纷被一震。

    在下方的仙霞岭修士脸色更是难看几分,在看着矗立的凶兽明显是被剑气激起了血腥气。

    但此时不是发怒之时,因为在剑气勃发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那星辰坠落一般的剑光!

    嗡嗡嗡!

    在下方的仙霞岭修士不断催促凶兽躲避一霎。

    但在剑气引发血气之下,它已然有些心智发狂。

    在海底冒出几股冉冉的血柱来,凶兽鼎立起自己那硕大的头颅。

    对着那一刻星辰像咆哮不休,巨口中顿时涌现出一股近乎实质的音波。

    在对面的徐龙见到凶兽发怒时,却在嘴角微微一笑,附着在剑光之上的意志猛然一动。

    在剑光之上的剑气纷纷收敛一番,而后徐龙那凛冽的目光随即锁定了在下方的修士。

    意志催起剑光在凶兽的头顶之上猛然一个翻转,一阵尖利的呼啸声后剑光随即停止下来。

    在凶兽的头顶之上猛然刮过一阵劲风,还未反应过来时。

    停止的剑光已然转圜一霎,对着下方的仙霞岭修士猛然一斩。

    剑光之上的威势尽被激发而出,在空中的星辰在修士眼中迅速放大。

    劲风夹杂着剑气喷薄而来时,在凶兽下方的修士已然面色巨变。

    他属实没想到徐龙最后目标竟然是他本身,就堪堪放过了在空中的凶兽。

    但在此时他也算是应急之辈,在骨节之间的铜环颤音不止。

    仙霞岭修士狠狠地一震手腕,脸色狰狞地低吼一声:

    “起!”

    这一声之后,在骨节之间的铜环瞬间被套出于外。

    在空中顿时升腾而起一阵昏暗的光芒来,在头顶之上修像是有了一座伞盖抵御剑光。

    仙霞岭修士却是转身逃遁而去,星辰转瞬间便降临在了铜环之上。

    铿锵!

    一道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后,在空中升腾而起的铜环被一颗星辰狠狠地一坠

    在二者交合之处瞬间荡起一股巨大冲击波来,炽烈的高温将周围的海水给烤化。

    “滋滋”的声音在场中大作,铜环在一击之后便被冲击波裹挟而起。

    在海底漩涡内不断循环旋转,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方才亮起的一层光芒此时也已然黯淡下来。

    在后撤中的仙霞岭修士瞬间脸色一变,在嘴角流出一缕黑色的血迹来。

    铜环是仙霞岭弟子的本命法宝,从步入修行时便在骨节之间时时祭炼。

    此时铜环被星辰坠下时重创,修士本身也受到了摧残。

    在嘴角的血迹被一霎擦拭,仙霞岭修士此时眼底泛起一阵阴狠之色。

    再次强行催起自己的铜环,那“嗡嗡”的颤音在海底尤为明显。

    徐龙的剑光将要回旋时,铜环在转圜之际竟然跟着剑光而去。

    旋转之间的铜环像是别有灵性,那剑光无论如何退却。

    在后方的铜环就像是一圈扣子一般,紧紧的地跟随而去。

    在对面的徐龙目光顿时一眯,还未来得及反查这厮是何意,头顶之上瞬间传来一道狰狞的目光。

    方才还在海藻从中的凶兽,此时已然绕到了徐龙的身后。

    在海底的徐龙仰天而视,在自己头顶之上居然有一头巨大的凶兽在浮动身躯。

    方才那修士在召唤铜环时,这凶兽便已然到了自己头顶之上了吧。

    此时的凶兽头颅硕大四肢短促,在腰腹之间有着厚厚的一层鳞甲,那粗糙的鳞甲之间弥生奇异的纹路。

    头顶之上的某处虽然还在流血不止,但那狰狞的眼神已然锁定了下方的徐龙。

    在下方的徐龙一眼就认出了这凶兽乃是夔牛。

    而且这头夔牛还是水陆两栖之兽,与苍莽之地中纯粹的陆地夔牛不一样。

    此兽在水中仍然可以存活,其身力大无穷,其吼可通天际。

    其皮作鼓可动三山,其角作弓可憾五岳。

    这就是地界修士对于夔牛的描述。

    之前在平卢道场内,徐龙就打听到朱佩紫一人曾经剿灭一头陆地夔牛。

    此时轮到徐龙独自一人面对这水陆两栖的夔牛。

    在徐龙头顶之上浮动的夔牛显然对徐龙十分恶恨。

    在腥血气的刺激之下,它已然有些失去了理智。

    在徐龙扬起头颅时,在上方地方夔牛瞬间一蹬四肢,在那海底竟然轻盈地浮动起来。

    那海水之间瞬间闪过一道黑影,徐龙耳畔刮过一阵暴风雨般的声音。

    徐龙知道这是夔牛的沉重呼吸,想必那兽肯定是接近了自己的身侧。

    在场中徐龙不躲不避,只顾着凝起一道法印在胸口处。

    此时夔牛环伺在外,自己若是妄动肯定会被夔牛撞破。

    只能让它自己撞近时,用凝结出的法印盖在其头颅之上,破开其环伺的影子。

    在耳畔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徐龙发现自己的身围一周竟然出现了一股海水漩涡。

    海水漩涡在出现后便开始高速循旋转起来,徐龙心下一惊。

    这厮好高的智慧!

    可能是感受到了徐龙的法印之威,竟然不直接来攻击徐龙,而是将利用直接的身躯来带动海水旋转。

    以期望漩涡能将徐龙给搅动进去,让徐龙在漩涡之中失去对着自己身躯的控制。

    徐龙发现此兽的意图之后,便瞬间放弃了守株待兔的想法。

    此时身在水流漩涡之中的是自己,那道黑影还在周身环伺,这就让自己的想法落空了。

    在意志中的剑光被铜环缠住,此时徐龙只能靠自己的能量来破开漩涡。

    而在对面的仙霞岭修士则是一番急促的喘息,他狰狞的面孔死死地看着漩涡内的徐龙。

    方才在强行催起自己的铜环之后,在危机边缘的他终于扳回一局。

    此时被困之人一霎反转过来,在漩涡中的徐龙势必要突围而出。

    但他哪里知道,自己早已经让夔牛布下陷阱。

    只待你徐龙一霎进入其中,夔牛那滚滚的音波就会猛然降临在你头顶之上。

    届时你就算是再有能耐,于这滚滚的漩涡和音波夹击之下还能逃得一命吗?

    仙霞岭修士想到自己的布置不禁有些得意。

    而看到徐龙被水流漩涡包围时,脸色更是露出一副癫狂之色。

    在他看来徐龙已然要在夔牛的音波之下丧命。

    看他穿一身青色法衣,就是不知道是玉屏宗门哪个弟子了。

    死在我何宁手里也算是你的福分!

    “咕噜咕噜”的声音在耳畔不断响起,徐龙身侧的水流已然被尽数搅动起来。

    这水陆夔牛还真是力大无穷,就算在海底也能搅动着无尽的水流。

    让一股巨大的漩涡围绕徐龙之外形成,而在漩涡之外就是夔牛那浮动穿梭的身躯。

    这让在其中的徐龙一阵摇晃身躯,这股水流的能量属实过于沉重。

    都说自然之力无穷无尽,在水中的夔牛御使起这股能量来时,就算是徐龙也有些招架不住。

    此时在水流转动之后,徐龙的头顶之上已然形成了一个类似喇叭口的形状。

    而他若是想要出去漩涡内,头顶之上的喇叭口就是唯一的出口。

    但徐龙知道对方特意流留出这股缺口,就是想要对付自己。

    岂能如他的愿!

    凶兽的环伺让徐龙心中大感危机,此时在漩涡其中他不敢在等待多时。

    说不定那夔牛还有其他手段未曾脱出。

    在漩涡内的徐龙念头一定,随即便在胸口处一渡双手。

    交合在一起的双手像是开合莲花一般,立即撑起在了自己的头顶之上。

    而在莲花绽开的一霎,双手之中凝结的法印像是一颗逆势而上的莲子一般,瞬间在漩涡之上的喇叭口渡出。

    此时一颗莲子光芒闪动着,其上的一股威势在瞬间被催发而出。

    在其后方的徐龙也是一道怒吼发出,对着那莲子一般法印大吼一声:

    敕!

    这浩大的声音一时间在漩涡中爆发,徐龙的声音法印之下直直地挺立。

    漩涡搅动而起时,法印虽承受了大部分能量,但徐龙在其中心还是长发飞舞,衣袍震动。

    但他浑身的气势却是随着法印祭出后一阵高涨,漩涡之中徒然亮起一阵星芒来

    在对面的何宁随即狰狞一笑,还怕你不抵抗呢!

    在法印升腾而起后,在海底的何宁丝毫没有慌乱,反而探出真灵与夔牛沟通一霎。

    对着那逆势而上的法印猛然锁定,而后在海底浮动的一道黑影瞬间而动。

    在那水流漩涡之上猛然停驻自己的身躯,硕大的头颅高高地昂起。

    随后便对着下方的喇叭口内猛然一张,一道开合的巨口就在法印之上洞开。

    一股极其腥臭的气味直冲徐龙的五感而来,在喇叭口之下的徐龙悚然一惊。

    夔牛巨口在一霎张开之后,他终于知道这为何要搅动着漩涡出来了。

    他是要用音波来对付徐龙!

    但在方才的一击后,何宁知道大范围的音波攻击对徐龙作用并不大,而且徐龙还能躲避。

    在一霎之后何宁便转变了战术。

    他用夔牛控水之后将徐龙给包裹起来,随后又在顶部留出一个喇叭口。

    这徐龙身躯被困在其中,而夔牛巨口就在这喇叭口上方。

    这就像是一个放大版的喇叭,喇叭的中心还将徐龙给死死固定,就算徐龙想要躲避音波的一击也是无用。

    夔牛与何宁联手之下,徐龙在喇叭口内已然无所遁形,

    此时在何宁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嘲弄的笑容:

    这次看你死不死!

    在夔牛的巨口之下,徐龙知道对方的意图后,自身绝对是陷入了危机重重。

    但在此时不能躲避身躯,在头顶之上的夔牛已然开始蓄积能量,硕大的头颅浑然对准了下方的徐龙。

    在漩涡底部对方徐龙意志一探,那颗被祭出的法印随即加快了速度,在夔牛的巨口边缘便瞬间引爆开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