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全球轮回之我通晓所有剧情 > 第九百九十二章 青头鲶

第九百九十二章 青头鲶

    此时在山势之间和凶兽鏖战时,洛花雨鼻息之间微微一动,在那水流之中数问道了一股特殊的香味。

    果然是仙参!

    矜持如她在闻到这股香气时,心底竟然也忍不住生出一股悸动来。

    那是足以让自己破境的一种丹药。

    卡在玄仙境界已然多年,就算是一方道场之主。

    洛花雨心底还是对于二重仙境界有着本能的渴望。

    在金华道场得到那张丹方时,与洞天福地内割裂许久的内心,竟然也有些缓转的情绪生出。

    此时仙参就在眼前,那浓郁的香气让人不禁有些陶醉。

    洛花雨的微表情在洛宁眼底藏不住,在一旁战斗的洛宁随即便对着大师姐说道:

    “师姐尽管去采摘仙参吧,我等在山下拦住这些高级凶兽!”

    洛宁话语还未曾说完,在山势再见面猛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声。

    这道声音的主人像是正在忍受拿去脔割一般的酷刑,惨嚎出声时让人心底不禁毛骨悚然。

    在一阵黑色的水流涌出山势之间后,落花雨和洛宁目光齐齐一闪。

    一道熟悉的身影在那一团黑水之中挣扎。

    看着挣扎的身影身穿锦袍时,洛宁的心底猛然一沉。

    那挣扎惨嚎之人不正是之前先走一步的洛隐吗!

    洛隐此时出现在这股黑水之中,那已然证明他之前的计划落空,还折损了自己。

    见到那黑水包裹着洛隐出现,在场中的洛宁就要前去救援。

    但在强的大师姐猛然出声阻止了洛宁。

    “停下!那是青头鲶的腹口之物,此僚原本是水生之种,但在陆上也能存活

    就是在缺水时涌入那淤泥之中将自己浑身埋下,待到来年水涨时再回到海底。

    久而久之在淤泥之中便练出了一身本事,那黑水便是青头鲶的腹口之物,也是它无数年来吞噬的淤泥和人兽混合之物。

    若是稍有不慎就会陷入淤泥其中不能自拔,洛隐......已经算是死人了!”

    看到大师姐如此寒气森森的说道,在洛宁心底也是升起一股寒意来。

    那黑水竟然是由淤泥形成,在淤泥其中还有无数的蛆虫和人骨翻动着。

    这青头鲶虽然有一口锯齿,但它最爱的还是将人兽吞噬后,让腹口处的淤泥来消化它们。

    在被卷入那淤泥黑水内后,若是不能及时挣扎出来。

    那其中的无数蛆虫和其他肮脏生灵就会将人兽给一点点地分解。

    此时洛隐身在其中不断惨嚎出声,其实他已经身死。

    只是在那股剧痛和恐惧之下不断发出不能的喊叫而已。

    洛宁真灵一探,果然在洛隐那双眼内没在感受到一丝灵气。

    有的只是那无尽的麻木和一片空洞。

    看着青头鲶竟然用如此恶心的手段来对付修士。

    在场中弟子们心底都生出了一股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

    在想起之前洛宁所说,要他们来抵御住凶兽。

    在场中的修士心底也再无异议,都露出了一副同仇敌忾之状。

    因为不同于其他宗门,洛水弟子其实远近都是亲戚。

    看着自己亲戚被凶兽活生生地分解而死,自然多了一些报仇雪恨之类的念头。

    眼见场中的士气可用,在前方的大师姐也微微点头。

    在压身前绽开一道红绫,随即身影一轻便到了那几头凶兽之外。

    山势之间被一道红绫轻松跨越,那一道红绫展出水犹如匹练一般,在那水底列出时让人不禁有些眼花。

    只在一霎功夫之后,大师姐便一旦到了那药香浓郁的方向。

    但在此时洛花雨便发现身后有着一团黑水缓缓袭来。

    在身侧的黑水像是那附骨之疽一般,在吞噬了洛隐之后又朝着自己而来。

    在山势之间的洛花雨不禁停驻下来身形,射出的红绫在空中重新一展。

    海底顿时涌起了一阵艳丽的瀑布,红绫绽开时像是那流水瀑布一般,将下方黑水瞬间笼罩了其中。

    此时在山势之间的某处,那一头身形硕大的鲶鱼终于开始露面。

    长长的胡须在巨口两侧微微颤抖,细密的鳞甲分布在身体各处。

    腹下生出几只强有力的腹鳍来划水,那一身的黑色黏膜让人有些恶心。

    而此时在它眼膜之下的小眼珠滴溜溜地一转。

    青头鲶竟然放弃了在山势底部和众修士鏖战,转而顺着水流来到那山势之间。

    看着红绫一展将自己的黑水笼罩时,青头鲶一丝慌乱也不曾见到。

    它实力也在半步金仙境界,这仙参是它必得之物。

    但它追随媛媛大王日久,智慧也生长了不少。

    在面对修士袭来时并不像其他凶兽一样拼死,而是在暗处隐藏。

    时不时在一位落单的修士背后偷袭,尽管是一样来夺取仙参,但其他凶兽无不在鏖战中身受重伤。

    但这厮竟然靠着吞噬修士,使得自身的实力有所增长。

    此时见到该来的修士都已经来了,青头鲶便在那山势之间的泥沙内用处身形。

    小眼睛滴溜溜地看着洛花雨施展红绫,在它的眼神后面藏着一丝戏谑:

    看来才媛媛大王果然说的没错,修士之辈最擅长自相残杀!

    青头鲶出现还未有多久,在山势之间的洛花雨便瞬间察觉到了不对。

    这山势之间隐藏着青头鲶,它为什么不直接去仙参的生长之地呢?

    青头鲶之所以隐藏在此处,难道是因为山势之间还有其他稀释埋伏吗?

    想到这厮的秉性,在洛花雨心中猛然闪过一丝不妙之感。

    在笼罩的红绫内猛然一个转身,竟然不再往山势之间而去,身形倒转着往那红绫内的黑水而去。

    果然在转身转身时的一霎,在那山势之间爆发出一道深重的怒吼来:

    吼!

    一道怒吼声在山势之间猛然炸开,那滚滚的音波传开时令水流丢为之变形。

    下方的众人纷纷被这到怒吼音波一震心神,而在山势之间的青头鲶却是无碍。

    同是凶兽,对于这声怒吼相当于免疫了。

    此时在一道怒吼声后,一道巨大的身影便在洛花雨方才所在的位置出现。

    这道身影擎天托地,背山踏海,像是那一尊神魔一般。

    在场中显现时便带着一股极其暴戾的气息,

    “长臂猿兽,你是仙霞岭的褐怀英!”

    在见到那道凶兽的背影之后,洛花雨不禁在红绫内失声道。

    在山势之间埋伏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的褐怀英。

    此时他已然将自己的伴生凶兽长臂猿释放出来。

    在那场中的洛花雨面色一凝,在心底暗呼:

    贼子阴险!

    “哼哼!没想到金华之主还记得某家!”

    褐怀英在长臂猿身后冷笑一声,眼睛的余光却一直在打量着自己身后。

    他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那仙参的状态。

    “我如何不知道你,世人都知道褐怀宝时仙霞岭核心弟子,但世人岂会知道你褐怀英也是宗门一绝。

    你在此处埋伏,就是为了你身后的仙参吧!”

    看到洛花雨将自己的计划给当场处戳破,在对面的褐怀英丝毫没有反应,只是在眼底浮现出一抹森然的神色。

    大家都是千年老狐狸,就别讲什么聊斋了,到了此处就是为了仙参而来。

    褐怀英是埋伏在此,那她洛花雨擅自进入兽王的地盘内,就是什么好人了?

    “废话少说,让我也来看看金华之主究竟有什么本事吧!”

    褐怀英明显不想和洛花雨打机锋,在一霎话毕之后,在场中出现的长臂猿便猛然一跃而起。

    像是在水中盘起巨大的身躯,直取那红绫之后的洛花雨而去在。

    在对面的洛花雨暗叹一声:可惜!

    本来是想等洛宁他们解决了几头凶兽之后,再汇合而来对付这厮。

    但没想到这厮心切,竟然不理会那洛花雨的吹捧,径直催起凶兽要取她性命而来。

    看到两人在场中大打出手,山势之间的青头鲶反而停滞了自己腹口的动作。

    在那红绫之内的黑水也停滞了凝结,这对于洛花雨来说无疑是幸运的。

    但她也知道,这凶鲶智慧极高,眼下肯放她一马,是想在她和褐怀英大战之后捡便宜。

    青头鲶如此做法也让褐怀英眉宇一皱,在那长臂猿被催起之后,褐怀英眼中的杀意愈发凌厉。

    在身后的香气就要透过山势的范围之外,那隐藏在水域内的兽王还未曾现身。

    此时在山势之间与洛花雨的大战只能速战速决!

    而在对面的洛花雨也是一阵急切,这褐怀英的实力她是有所闻名。

    但今日在场中大战时她方才知道何为一绝。

    本来仙霞岭修士就是玄仙后期,此时再加上有高级凶兽为辅,在身后的青头鲶又虎视眈眈。

    随着灵精的成熟气息散发而出,洛花雨时刻担心这厮会将自己给一口吞下。

    腹背夹击之下在场中的洛花雨处境变得有些艰难起来。

    而此时在后方的山势之间,也开始有更多的凶兽缓缓涌来。

    对于修士来说是机缘,对水族凶兽来说也是盛宴。

    在那山势之间的低级凶兽像是受到了召唤一般,从水域内的各个地方巡游而来。

    洛水谷弟子和仙霞岭修士一时间陷入了苦战重围。

    水域内的兽王虽然没有出面,但此时巡游而来的大量低级凶兽已然表明了兽王的态度。

    若是在凶兽占领山势之前,众人还未难能采摘那仙参,那边只能丧命在万千凶兽的口中了。

    而在那大量的低级凶兽之间,有一道青色的烟雾正在快速划过。

    在后方的低级凶兽纷纷散开,从水域内直到那山势之间,青色烟雾一刻不曾停留。

    从那万千的水族凶之间开辟出一条笔直的通道来。

    那道青色烟雾随着凶兽一起环伺而来,在洛水谷弟子的眼中愈发明显......

    徐龙在山势之间缓缓吐出一口气,在那头顶之上的天象被缓缓收起。

    在体内阻塞的经脉终于被贯通,紊乱的法力也恢复到了顶峰状态。

    此时大量低级凶兽在外围合拢而来,这般威势让徐龙心生警惕。

    看来是水域内的修士太过肆无忌惮,让兽王在水域内已经隐隐有些不耐了。

    但这株灵精还未成熟,兽王也不会过于干涉修士和凶兽的争夺。

    它具有深厚的智慧,在水域内极少理会杂事。

    一方面是追寻大道,一方面是忌惮在海底的东西,那才是让它兽王至尊也恐惧的东西。

    此时大量的低级凶兽涌来,算是一股小范围的兽潮。

    事情应该还在兽王的忍受范围之内。

    徐龙在心底盘算一番,此时要尽快出手,不能真正的惹怒了兽王。

    他左眼内泛起一阵煞白后,在山势之间扫过,最后在一处地方发现了蓝衣修士的踪迹。

    在那蓝衣修士的身后不远处就是香气的来源。

    徐龙心中一动,此时宜早不宜迟。

    在那山势宅男猛然化作了一道遁光,循着那股香气的来源迅速掠起身形。

    在徐龙袭来仙参的生长位置时,在那场中的大战已然快要落下帷幕。

    洛花雨在青头鲶和褐怀英的夹击之下果然未能挺过许久。

    此时在场中只是凭借着自身的灵巧来躲避长臂猿的攻势。

    在对面的褐怀英则是一脸杀机,他体内的法力如洪流一般鼓动。

    在那骨节之间的铜环像是在不断翻转一般,古朴的铜环此时格外神异。

    散发出的气息将洛花雨眉心的一朵小花,给牢牢压制住。

    随着他气势的高涨,那长臂猿的威势也凌厉了不少。

    看着场中二人大大战,青头鲶不时添油拱火。

    它那双小眼睛甚至比修士还要油滑,看着洛花雨已然有些不支。

    青头鲶的小眼珠一阵转悠,做出了一副拟人化的表情。

    在那腹口之间的海水继续喷涌而出,将那洛花雨的身躯在此给包围起来。

    在黑水中心的洛花雨猛然感受到自己的身躯沉重了不少。

    像是深陷在烂泥滩一般,再难以抽身出来。

    真灵一探出方才知道,是那凶鲶在身后搞鬼。

    此时仙参就要成熟,看来以这厮的老奸巨猾也有些忍受不住了。

    在后方的青头鲶胡须颤动,那股药香对于它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在忍受了许久之后,它终于要亲自出手结束这场战斗。

    让那成就一位大王的灵精,最终落入自己的口中。

    在黑水之间的洛花雨愈发感觉艰难,此时在对面的褐怀英似乎已然看穿了墙头草鲶的心思。

    在探出自己的真灵催起那长臂猿纵身一跃而起。

    长臂猿双手在头顶之上合拢,抱合起来的双拳像是那铁锤一般,朝着下方的洛花雨狠狠地坠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