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霸婿崛起 > 第两千两百五十九章 相见

第两千两百五十九章 相见

    海风阵阵,带来了一股特属于大海的味道。

    身后的椰子树发出了莎莎的声响。

    远处,一只寄居蟹正拖着厚重的海螺壳往前爬行。

    更远的码头上,一艘艘木船随着海波荡漾,渔民在船上收着渔网…

    林知命侧着身子,看着身边的男人。

    这个男人年纪大概在五六十岁左右,是一个黄种人,而且皮肤偏黑,跟纳帕岛本地人的肤色差不多。

    单看这个人的外貌,林知命很难将其与生命之树的首领联系起来,因为这个人看着太普通了,普通到你把他往远处那群渔民那一丢,你都不见得能够再一次把他给找出来。

    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人,竟然一手创建了生命之树,这在林知命看来着实是有些让人惊讶。

    “你叫什么名字?”林知命问道。

    “我叫伍行。”对方回答道。

    伍行?

    这名字看着像是龙国人的名字!

    “龙国人?”林知命问道。

    “我的母亲是龙国人,我的父亲是泰仁国人。”伍行解释道。

    “难怪皮肤比我们一般龙国人要黑!”林知命说道,所谓的泰仁国,就是纳帕岛所属的国家,位于东南亚靠南的位置,是一个经济并不发达,支柱产业是渔业跟旅游业的国家。

    “有兴趣来一杆么?”伍行指了指自己手上的鱼竿。

    “来。”林知命直接将对方手里的鱼竿拿了过来。

    伍行笑了笑,双手撑在椅子上,看着远处的鱼漂说道,“我听人说你也喜欢钓鱼。”

    “嗯,喜欢了一段时间,后来觉得太浪费时间了,就不喜欢了。”林知命说道。

    “钓鱼是一项很有趣的运动。”伍行说道。

    “还行吧。”林知命点了点头,目光直视着前方的鱼漂,并没有多看伍行一眼。

    时间一点点过去。

    转眼过去了十几分钟。

    鱼漂终于有了动静。

    “大鱼上钩了。”林知命笑着说道。

    “鱼在水面下,你怎么知道鱼大还是小?”伍行问道。

    “看鱼漂的动静就知道了,小鱼不会这么大动静的。”林知命说道。

    “这可不一定,人不能被表面现象所蒙蔽了。”伍行说道。

    林知命笑了笑,说道,“我有一双慧眼,足以透过现象看本质。”

    “我也听说了,你的眼神一直很好。”伍行说道。

    林知命笑了笑,微微用力一扥手里的鱼竿。

    鱼线瞬间绷直,之后开始不安的移动了起来。

    很显然,刚才那一扥,已经让鱼钩刺入了鱼的嘴。

    “可以收线了。”伍行说道。

    “鱼太大,现在收线的话容易把线给崩断,应该这么溜他一会儿,等他筋疲力尽了再收,这样才能做到万无一失。”林知命说道。

    伍行嘴角微微翘起,说道,“你还真是一位钓鱼的老手。”

    “虽然现在不钓鱼了,但是之前毕竟钓了许久,有经验了。”林知命说道。

    “能教教我么?”伍行问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林知命摇了摇头。

    “真是不近人情。”伍行笑道。

    林知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前方不断移动的鱼线。

    就在这时,林知命猛地将手中的鱼竿用力一提。

    下一刻,水里的鱼就这样从水下飞了起来,朝着林知命飞来。

    这是一条林知命叫不出名字的海鱼,看着跟石斑 有点像。

    就在鱼到林知命面前的时候,伍行抓起了身边的一把小匕首。

    寒芒一闪而过,这一条鱼竟然就这么在空中被人给切开了。

    啪的一声,伍行抓住了一块鱼肉。

    这块鱼肉属于腹部位置,颜色鲜红,看起来跟金枪鱼的肉有点像。

    伍行拿起小刀,将鱼肉一分为二,其中一份递给了林知命。

    林知命将鱼肉拿在手上。

    因为刀足够快的关系,这鱼肉竟然还在微微抽动着。

    林知命看了一眼伍行。

    伍行直接抓着鱼肉就往嘴里塞,然后用力的咬了一口。

    “你喜欢吃生的?”林知命问道。

    “生肉才是本味。”伍行说道。

    林知命笑了笑,将鱼肉放到了一旁。

    “我不喜欢吃生的。”林知命说道。

    伍行也笑了,说道,“吃生肉是人类的原始本能。”

    “所以我们不是原始人类。”林知命说道。

    “我从小生活在这里,这里很热,生食不好保存,所以我们抓到鱼之后就直接开膛破肚吃生肉。”伍行说道。

    “这也是为什么你能接受的了果实的原因么?”林知命问道。

    “是的。”伍行点了点头,说道,“在我眼里,人肉,鱼肉,亦或者猪牛羊的肉,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你什么时候学会制造果实的?”林知命问道。

    “很多年以前。”伍行露出回忆之色说道,“那一年我还只是一个青年,在那一年之前我从未离开过这座岛屿,我对外界充满了想象与憧憬,但是我的父亲却从不让我离开这里,后来我跟我的一个小伙伴一起偷了一艘船,趁着夜色驶向了大海。”

    “然后呢?”林知命问道。

    “出海没多久我们就遇到了风暴,船的发动机坏了,并且被风暴吹向了未知的世界,我们在船上一直漂泊了两个月。”伍行说道。

    “两个月?你们以什么为生?”林知命脸色古怪的问道。

    “你应该知道的。”伍行说道。

    “人肉?”林知命问道。

    “人一旦饿疯了之后,跟动物没什么区别。”伍行淡淡的说道。

    林知命脸色一紧。

    很显然,伍行在那两个月随波逐流的日子里把他的同伴给吃了。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伍行能够毫无心里障碍的创建生命之树的原因吧。

    “许多人总觉得果实恶心,但是再恶心,也没有一具在热带海域放了一个多月的尸体恶心,所以只能说现在的人的接受能力太差了。”伍行笑着说道。

    “后来呢?”林知命问道。

    “后来我漂到了域外战场。”伍行说道。

    林知命瞳孔微微一缩。

    “我踏上了域外战场,我以为那就是外面的花花世界,我满怀着兴奋来到战场里,很快就被上面的人上了一课,如果不是我机敏, 恐怕我的身体早就被挖空了,你知道的,在域外战场里有专门一些收器官的人。”伍行说道。

    “确实有!”林知命点了点头。

    “我在侥幸逃过之后,为了避免再一次遇到类似的危险,所以我只能往域外战场的深处走去,期间我见到了太多的弱肉强食,我一直以为域外战场就是外面世界,所以当我看到那一切之后,我对外面世界彻底失望,他与我想象的花花世界完全不同,那是一个吃人的世界,弱者在其中只有被人瓜分的命,我曾经亲眼看过一个人被人给肢解贩卖了。”伍行说道。

    林知命脸色凝重。

    对于一个对外界满怀期待的青年来说,域外战场足以毁掉他对外界的一切期待,并且在对方的心里无法磨灭的烙印。

    很显然,伍行的域外战场之旅为他日后的许多行为都打下了基础。

    甚至于,如果不是伍行漂去了域外战场,那可能这个世界就没有生命之树了。

    “我的运气比较好,在走往域外战场深处的时候遇到了一些机遇,而这些机遇也给了我在域外战场上活下去的资本,我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几乎将域外战场最危险的区域走了个遍。”伍行说道。

    “制造果实的技术也是在期间获得的么?”林知命问道。

    “是的!”伍行点了点头,说道,“我在上面发现了一本书,那是一本记载着杜克人许多科技成果的书,在我找到那本书的时候,我意识到这或许就是我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的契机,于是我带着他离开了域外战场,来到了真正的,外面的世界。”

    “然后呢?”林知命问道。

    “然后我找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我们费了很大的功夫将书里的技术运用到了现实当中,并且最终研究出了可以制造果实的机器,当第一台机器出现之后,生命之树的前身也正式成立,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你应该不陌生了吧。”伍行说道。

    “所以你创建生命之树的原因就是想要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林知命问道。

    “是的,这个理由足够充分么?”伍行笑着说道。

    “为什么?”林知命问道。

    “这还用问为什么么?那我问你,你这么不断的往上爬,你是为了什么?”伍行问道。

    “我为了有朝一日不受规则限制,我为了我所爱之人能够无忧无虑。”林知命说道。

    “我也同样如此,只不过我们使用了不同的方法罢了。”伍行说道。

    “我们不一样,我往上爬,但是却不会将别人往下踩,更不会通过奴役吞噬别人的方式来让自己变得强大!”林知命摇头道。

    “这只是方法不同罢了,最终的结果却是一致的,那就是我们都要超脱于这个世界的规则之外,在域外战场的那些年让我明白一个道理,这个世界就应该是弱肉强食,弱者就应该被强者吞噬,要想不被吞噬,那就只能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伍行认真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