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两百二十章 怎么就突然破了

第四千两百二十章 怎么就突然破了

    雍家这种思路有些摆烂的意思,而且在行为上也确实是在摆烂,但由于生存的地方需要大量的蚀刻技术进行维护,每年在技术上的产出其实并不少。

    毕竟周瑜等人是为了打人而研究相关的蚀刻技术,而雍家现阶段则纯粹是为了活着而研究蚀刻技术,等之后面对各种情况都能好好地活下去,他们研究蚀刻的动力又会变成主动性开拓,毕竟这地方一年有一半时间都在冬天,不做点事情,很容易躁郁症。

    当然,目前生存在这边的中原百姓,完全没有躁郁症的感觉,反倒都显得非常平和,毕竟当初是从除了造反好像还真没有太好生存手段的地方跑出来,这边生存压力极低,短时间心态极其平和。

    等过几年适应了这边的生存压力,就会逐渐的出现躁郁症这种情况,毕竟在生存艰难的时候,这种明显影响活着的病症会在真正爆发之前就将人带走,只有足够平和幸福的时代才有可能让得了这种心理疾病,自理能力下降的人活下去。

    社会福利和社会发展导致了某些病症逐渐的常态化,并不是以前没有,而是更为简单的,以前这种病还没查出来的时候,人已经因为各种原因死掉了,绝大多数人都熬不到查出来病因的时候。

    也只有平和幸福的时代,才能让大多数人有力量活着骂国家,真要是为了活着已经精疲力竭,恐怕面对啥事情都会麻木不仁,不过前后两种都不是什么好事。

    总之不管怎么说,雍家的保温和变温类型的蚀刻绝对是世界第一,周瑜自认为第一次见到绝对能解决任何问题的玩意儿,要真丢到雍家的城墙上,恐怕也就是散热和制冷原件有些过载,想要破碎掉城墙什么的,纯属做梦。

    不过对于雍家来说能轻易扛过去的东西,对于目前完全没思考过如何面对这种东西的贵霜而言,那就是绝杀。

    哪怕是寇俊,在看到开始皲裂的城墙也不得不思考自家在坦贾武尔等地方的城墙在面对这种打击的时候该如何应对,不过这种想法在寇俊的脑海里面只存在了一瞬间就放弃了。

    最起码目前他们所使用的城墙是绝对没办法对抗这种高强度的冷热变化,高温和低温带来的热胀冷缩,足够让城墙直接裂开。

    【回头必须要改造城墙,周公瑾这家伙,怪不得说第一次使用绝对没人能招架住,原来是这样吗?】寇俊看了一眼周瑜,又看了看开始炸裂的城墙,做好随时带人冲锋的准备。

    周瑜这边则神色慎重,因为接下来就是最难的那一刻了,贵霜绝对会使用舰炮,毕竟内城破碎的时候,是否使用舰炮,使用后城墙是否会崩塌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从现实角度讲,这个时候使用舰炮作为最终打击几乎是必然情况,就算是近距离爆破,导致内城某一节崩塌,也没有什么影响了,毕竟城墙本身已经塌了,作为最后一击非常适合。

    虽说周瑜不太确定寇俊等人和库斯罗尹到底达成了什么协定,但站在库斯罗尹的立场,只要不想贵霜这么快完蛋的话,那么对方下狠手几乎是一个必然。

    故而在内城城墙开始崩裂的时候,周瑜就做好了准备,各种攻城器材在之前推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摆放在了合适的位置,这些东西从运过来的时候就是为了抵抗这最后一击。

    毕竟早在贵霜空轨炮出来的时候,汉室这边就收到消息说是曲女城内城城墙上有一台空轨炮被作为要塞炮使用。

    虽说是试作品,并非是最大威力的主炮,但作为这个时代最强大的武器,其威力对于陆军也具备绝对的镇压效果。

    最起码就目前来看,不存在任何常规陆军具备对抗这种打击的能力,军魂也罢,三天赋也罢,在无准备的情况下,面对这样的打击,极有可能直接毁灭,奇迹倒是有能抗住,但奇迹军团有几个?

    故而周瑜在打曲女城准备的时候,就做好了硬抗这玩意儿的准备,这世间没几个人比周瑜更懂舰炮的威力,同样也没有几个人比周瑜更有把握硬抗这玩意儿。

    说实话,贵霜当年修空轨炮,并且将之摆在内城上的时候,只是将之作为威慑,毕竟空轨炮带来的反作用力也不小,对于内城城墙的冲击也很大,但作为威慑确实是极佳。

    直到汉军带领着达利特包围了曲女城之后,贵霜才认识到了一个现实,那就是内城城墙上架设的空轨炮是没有办法打击外城近距离的对手,因为不管是电磁炮,还是空轨炮,基本都是平射。

    导致内城的空轨炮想要打外城汉军是完全无法做到的,简单的比喻就是两个高度一致的木板,一个上面放了一根快子,现在要用这根快子打另一个木板前面的东西,在足够远的情况下,能做到,但对方如果距离城墙很近,其实根本打不到。

    这也是为什么空轨炮在发现周瑜水军之后,迅速反击,直接打爆了汉军的旗舰,却一直没有攻打汉军的陆军,不是不想攻打汉军的陆军,而是真的没办法做到。

    实际上真要站在贵霜设计布局的立场上,空轨炮在内城其实没啥问题,真要放在外城城墙上,镇压寇俊等陆军是没啥问题的,但周瑜第一发舰炮肯定打空轨炮,第二发破外城,第三发破内城,四发进皇宫,之后定位刘皊,直接舰炮覆盖打击就是了。

    这种事情周瑜绝对能做出来,至于将刘皊炸的尸骨无存了该怎么解释,当然是用爵位顶一下,然后跑路了。

    实在不行,还有坚决不承认,咬定一口贵霜没郡主,都是放出的风声,刘皊去年已经病逝什么的,你贵霜还能拿出别的证据不成?

    相对而言,放在内城虽说也有不少的缺憾,但最起码不至于出现这种离谱的情况。

    甚至过分一些,到了真正无法挽回的时候,贵霜的高层真的会在内城对敌人使用舰炮打击,到了那个时候,外城区的百姓都是炮灰。

    周瑜从看到曲女城的设计就隐约产生了这种思路,故而在来的时候就做好了扛舰炮的准备,所有的攻城器材都是由运输舰送过来的就能说明很多的问题,这些攻城器材上的蚀刻,就是为了消减接下来的可能打击,当然肯定无法消减完毕,但一定程度的消减就可以了。

    之所以这次带江东水军过来,就是因为只有江东水军面对这种打击不会出现军团性的崩溃。

    对于陆军而言,这种打击实在是过于惨烈,但对于水军这种已经习惯了一沉沉一船的家伙,这种程度完全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空轨炮准备!”库斯罗尹在城墙炸开的时候就跟周瑜估计的一样,到了这一步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有什么用什么,近距离动用空轨炮必然会导致城墙的崩塌,但对于库斯罗尹来说也必须要用了。

    “是!”这个时候操控空轨炮的刹帝利也顾不得库斯罗尹是达利特出身这种小事了,赶紧操控空轨炮对着城墙崩裂的位置,只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完成了填充,毕竟从打击了舰船开始,就一直处在开启状态,现在只是完成了预备,准备打击而已。

    “死吧!”操控着空轨炮的刹帝利怒吼着对着汉军的方向进行打击,而库斯罗尹一直未在人前使用的心象则对于刹帝利进行了干涉,心象·遥远的幻想。

    些微操控距离的心象在这一刻发挥出来了惊人的效果,从舰炮瞄准口开始就偏差了0.5毫米,等射击的时候直接偏了近百米,直接避过了汉军的核心,而周瑜各种攻城器材也在这一刻使用天地精气核强行激活,形成一层集团偏转防御式让空轨打击再次偏移。

    硬扛是扛不住的,就算是旗舰都很难扛住这种主炮级别的打击,哪怕曲女城内城的空轨炮只是试验品,并非是最终完成版,其威力也是非常惊人的,最起码在场陆军没有能直接扛住的。

    但扛不住不代表防不住,只要不被打中,那就是成功,也是靠着这个思路,周瑜研究出来了集团偏转防御式,而这一次集团偏转防御式发挥出来的效果让周瑜大吃一惊。

    因为空轨炮打出来的能量炮直接被这一击偏转到了外城之中,随后狂风倒转,周瑜根本顾不上这事,指挥着瓦来纳直扑空轨炮而去,周瑜敢来接这活,就做好了应对舰炮的准备。

    舰炮再勐,也需要人操作,而现在城墙破碎,其他的军团登城墙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这些时间足够空轨炮再打一发,但瓦来纳不同,他的心象具备在平面进行飞跃的能力。

    结合周瑜开创的精锐天赋,足够让瓦来纳麾下的精锐在天空之中连踏几步,虽说不如张平那种可以踏空九次,到处乱飞的家伙,但这个心象和天赋结合在这种情况下,已经足够在空轨炮打出第二发之前落到空轨炮的四周将那些贵霜士卒干死。

    毕竟这个军团的定位就是混乱之中切后排,没有第二个军团能如此轻易的做到从对手的头上飞过去直接切后排,而瓦来纳能做到,所以瓦来纳一出手直接结束了内城城墙的乱战。

    从破口直接带着本部精锐冲上了城墙,而后几乎不和对方接战,迅速的从封锁阻击的贵霜士卒的头上飞跃过去,直扑空轨炮的位置,一路消耗的时间极短。

    再加上第一发空轨炮偏了一公里多,使用空轨炮的刹帝利都愣住了,库斯罗尹则是陷入了自己操作失误的尴尬,虽说他不准备让贵霜操作空轨炮将汉军主力炸飞,但也没想过让汉军完全无伤。

    真要无伤那问题也挺大的,毕竟被派来操控空轨炮的刹帝利可是当年拉胡尔麾下孔雀军团的精锐,属于那种一个精准天赋就能分析出所有弓箭误差的存在。

    哪怕是空轨炮难操控,命中率起码也当得起靠谱,属于四大帝国弓箭手之中最顶层的存在。

    结果偏了一公里,这实在是过于离谱了。

    “快,再来一发!”班基姆大声的呵斥道,一点婆罗门的优雅都没有了,这个时候谁还能注意到这些,哪怕是班基姆想要让韦苏提婆一世回来,想要赶紧弄死刘皊,但这种情况也完全超乎了班基姆的估计,怎么就突然外城破了,怎么就一波攻击,内城也破了。

    “正在填充,但这需要时间,这种重武器的填充不是一会儿就能做到的。”操控空轨炮的刹帝利声音之中甚至有些绝望,他这辈子没出现过这么大的失误。

    “你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普拉桑同样杀过来怒吼道。

    这些人虽说知道舰炮的威力非常大,但如此近距离的亲眼所见还是第一次,故而这个时候都将这玩意儿当做镇国神器,就等着再来一发,只是之前那一发偏的也太厉害了,这玩意儿的精度这么差吗?

    精度差是必然的,但真的不至于在这种距离偏一公里。这是双层影响之后的结果,库斯罗尹的心象,遥远幻想的能力是用心灵干涉现实,产生距离的扭曲,这种扭曲可以拉大,可以缩近。

    当然直接这么干的消耗很大,但只干涉感官上的距离,配合一点点真实距离的扭曲,就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这一心象是库斯罗尹彻底弄明白达利特情况,下定决心之后所产生的心灵变化,作为神佛加持修炼到极限,甚至已经实质性完成超脱的家伙,库斯罗尹在心志完成蜕变之后,连带着就诞生了心象。

    只是库斯罗尹基本不用这个玩意儿,他尽全力,要说打不过对手的话,多这个心象也依旧打不过,更何况现在的情况,他还真未必愿意竭尽全力的守护贵霜,贵霜对于库斯罗尹而言只是彰显的平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