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盗墓笔记之夜诺 > 九头蛇柏

九头蛇柏

沉默了一段时间,又聊了点别的,但凌夜却始终一言不发,吴邪甚至都怀疑凌夜是不是闷油瓶上身了。胖子说这么干坐着也不是办法,要不我们还是进那个石道碰碰运气,潘子也这样想,于是决定再休息一下,然后出发。

    吴邪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半睡半醒之间,突然看见胖子在朝他挤眉毛弄眼睛,吴邪本来就觉得这个胖子非常的不靠谱,有点精神分裂的感觉,你说谁能在个古墓还能想出来头上套个瓦罐吓唬人?这种人不是胆子太肥就是脑子太瘦。现在这里一个人身负重伤,两个人不知去向,这种环境下他竟然还能有兴致朝自己做鬼脸,估计吴邪要是还有力气,必然冲上去给他一下子。

    但是,这个时候吴邪发现就连潘子也在朝他挤眉弄眼起来,吴邪想:神经病也能传染?就见他们两个人不停地拍自己的左肩膀,嘴巴一动一动,好像在说:“手,手!”

    吴邪转头看向凌夜,凌夜脸色也不太好,径直向吴邪走来,掏出刚刚一直放在袖子里的匕首。吴邪一惊,本能的向后退,但凌夜示意他不要动,一匕首下去。吴邪闭上眼,但半天没感到疼痛,睁眼一看,凌夜正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匕首上还插着一只深绿色的小手。

    那只小手,五只手指都一样长,手臂极细,和潘子形容的一模一样,十分的恐怖,吴邪突然间觉得非常厌烦,真想一手抓住那手狠狠地咬一口。

    凌夜看着吴邪多变的表情,轻笑一声:“我猜,你现在肯定很想咬这只手一口。”吴邪一呆:“你怎么知道?”凌夜看着匕首上的小手,头也不抬:“你的想法都在脸上写着,一看就看出来了好不好。”

    凌夜抬头看看那小手伸过来的地方,走过去一看,原来那里有一条非常深的沟缝。凌夜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走过来,胖子一看有路,他使劲往那勾缝里挤了挤,虽然里面还挺宽敞,但是入口太小了,他的体形根本爬不进去,他丧气地一挥手,恼怒地用手去掰那些石砖,没想到,这石头墙壁看上去非常结实,竟然这么容易就给他掰了下来,他忙说:“快看,原来这里有个大洞!”

    几人凑过去,胖子用狼眼一照,里面果然是别有洞天。这洞黑糊糊的,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去,我们真是没有想到,这墙壁的黑暗处,竟然藏着一个非常小的通道,难怪上次那些尸蹩可以神出鬼没。

    潘子摸了摸那洞的表面,纳闷地说:“看样子是人工挖出来的,难道是给那些尸蹩活动的通道?”凌夜看看那条裂缝,率先走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别啊,万一这些尸蹩就在里面怎么办?”胖子本来想钻到那个洞里去看看,一听潘子这么说,不由犹豫起来,潘子轻声说:“不用怕,刚才那小哥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我把他身上的血抹在自己手上了,你看,”他指了指手上一块血污,“你们用点口水往自己脸上也涂点,肯定管用!”

    凌夜一个白眼一翻:“哎,你也太缺德了点了吧,好歹人家还救了你的命吧?”

    潘子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那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血滴到地上,总觉得不要浪费。再说,夜少您是不用怕,您那邪瞳的威力我们是有目共睹。但我们这些普通人需要一些措施保命啊。”胖子也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问:“怎么,那小兄弟的血和夜晚小同志的眼睛这么厉害?”

    吴邪和潘子都点点头,把在尸洞里的情形和胖子一说,胖子顿时对潘子手上的那块血和凌夜的眼睛非常有兴趣,赞叹说:“那敢情好,以后我去倒斗,也可以威风一下,谁要是敢吹我的蜡烛,我就让他跪在棺材板上再去跳河!”说着,好像恨不得把潘子手上那块血和凌夜的眼睛剜下来一样。

    凌夜冷冷的看了胖子一眼:“闷瓶子的血你是没可能,至于我的邪瞳嘛,你去眼镜店买副美瞳凑合吧,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用。”

    那胖子讪讪的搓搓手,嘀咕:“让人幻想一下都不行吗?”凌夜叹了口气,摸摸自己的眼睛:“这邪瞳的代价,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说完二话不说,一猫腰第一个进了洞,然后潘子紧跟着也进了去,胖子看了吴邪一眼,跟着进去了。吴邪看他们消失在黑暗中,咽了口唾沫,叫了声上帝保佑,然后心一横,也钻了进去。

    突然凌夜轻声叫了一声:“有光!”胖子听到这话,立刻加快了速度,看样子他这样的体形,要在这么个洞爬出这个速度已经是奇迹了,吴邪看到那光也越来越强烈,心想难道真给我们碰到怎么好的运气,这个小洞竟然是通到地面上的?终于,胖子爬出了这个洞,他刚出去,我就听到他吓得大叫了一声:“我操!!!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吴邪小心翼翼地爬出这个洞口,外面只有一小块突起的地方可以让他站立,再往外就是悬崖了,往下最起码有十五米的高度,而且风非常大,吴邪只有紧贴着崖壁来观察这个地方。

    吴邪不知道怎么来形容看到的地方,在我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天然岩洞,粗略估计有一个足球场的大小,洞顶上有一道大裂缝,月光从这个裂缝里照进来,正好可以勾勒出整个洞穴的轮廓。我现在的位置,就在是靠西边的洞壁上,上下都没有可以攀爬的东西。扫视一下,周围的洞壁上,也密密麻麻的全是洞,足有成千上万个,那密集的程度,就好像这个洞壁被不同口径的超级机关炮扫过十几遍一样。

    而最让人感觉到震撼的是,这个洞穴的中间,有一棵几乎十层楼高、十人环抱也不一定能抱起来的大树。而那棵大树上,还盘绕着无数条电线杆一样粗的藤蔓,这些藤蔓纵横交错,几乎缠绕了所有可以缠绕的东西,它们的分支如柳条一样从树上垂下来,有些挂在半空中,有些已经垂到了地上,甚至还有些藤蔓干脆从洞壁的孔洞里伸了进去,举目可以看到的地方,几乎都有蔓延过来的藤蔓,就连我们这个洞口的边上,也爬着一两根。

    胖子非常兴奋,直叫:“妈的,还真给老子找着了,这里肯定就是那个西周墓的主墓室。躺在那玉台上的,必然是鲁殇王的尸身。这鲁殇老儿也真够缺德的,雀占鸠巢,把人家的斗倒掉,自己住进来。今天我胖爷就来替天行道,收拾收拾你这个没职业道德的,让你知道倒斗就是这个下场!”他说得兴起,也没想自己是干什么的,连自己也一道骂进去了。

    这个时候潘子突然说道:“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这鲁殇王十分的邪门,我想这里必然还是另有玄机。我看我们还是想办法从上面的裂缝先回到地面上去。”

    吴邪抬头看了看上面,不由咋舌,要爬到顶上已经不容易了,还要在顶上倒挂着很长一段距离才能到那裂缝口,我们又不是蜘蛛人,怎么可能做得到?忽然,吴邪听见凌夜骂了声:“该死!”就直接跳了下去,吴邪一下没反应过来,好半天才转头看胖子和潘子,发现他们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胖子咽了口口水:“那夜晚小同志怎么了?兴奋过度了?这么跳下去有活路吗?”潘子瞪了一眼胖子:“还贫嘴,赶紧下去看夜少怎么样!”

    胖子点点,敏捷的探出身子,几下子就爬下去两米多,到了另一个洞口上,刚想继续往下爬,那洞里突然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胖子吓得一个激灵,猛踢那只手想把那手踢掉,就听从那洞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别动!你再走一步就死定了。”吴邪一听,竟然是吴三省,不由一喜,叫了一声:“三叔,是不是你?”

    下面那人惊讶道:“大侄子,你他妈的跑到哪里去了!他娘的担心死我了!你没事情吧?”

    一听果然是三叔,心里松了口气,叫道:“没事,不过潘子受伤了!都是这胖子害的!对了,刚刚凌夜跳下去了,不知道怎么样。”说着吴邪想探出头去看看,可是下面这个洞就在现在这块突起的死角里,吴邪只能看到胖子的半条腿。只好作罢。就听那个胖子大叫了一声:“同志,我请你不要抓我的脚好吗?”

    而凌夜,跳下去是空中翻转了一下,膝盖着地,除了有些麻外没什么事。凌夜直起身,冷冷的盯着眼前的巨树:“九头蛇柏,莫天吟,你敢骗本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