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盗墓笔记之夜诺 > 告白~(?)

告白~(?)

“殿下,这次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吗?”墨枫看着把闷油瓶踹出去之后就一直在收拾东西的凌夜,“这次估计会有破灵一类的东西出现了,安全系数大大降低啊。”

    凌夜手上不停:“不用,你把莫天吟给我叫来就行,阿宁这次叫我去的地方是戈壁,你又不是沙漠狐,死了就不好了,莫天吟很适合,本体血厚加抗揍,死不了。”墨枫娥眉一跳,您这到底是在夸莫天吟,还是在损他啊。

    凌夜收着,手上动作一顿:“墨枫,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在人界搞点普通装备,不然我这堆有属性加成的东西太惹人生疑。”

    墨枫点点头,拿出一样东西:“殿下放心,我早就准备好GPS了。您应该不会迷路。”

    凌夜一巴掌呼到墨枫脑袋上,恼羞成怒:“谁需要那玩意儿!”嘴上说着,却是一把夺过了GPS塞进包里。墨枫眼泪汪汪,您不是说不需要么?那就别拿啊。

    “好了。”凌夜背起登山包,试了试重量,“墨枫,莫天吟现在在哪。”

    “呃,内个。”墨枫有些迟疑,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莫天吟的原话是:‘殿下~我先去你的别墅泡俩妹子哦~不用担心我么么哒~’”

    “......”凌夜默了,她现在打死莫天吟还来得及么。

    话是这么说,可是到时间之后,凌夜还是揪着莫天吟的耳朵把他拖进了吉普车。

    吴邪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自己目前的心情比较准确了。自从吴三省醒来,前后收到两盘诡异的录像带,自己为一探究竟避开吴三省去了格尔木那所录像带中的疗养院,发现了陈文锦的笔记,遇见了一只禁婆,并遇到了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闷油瓶和另一个疑似精神病院跑出来的蛇精病,又随着他们上了阿宁队伍的车,到了他们营地,才知道他们要去寻找陈文锦笔记中提过的塔木陀。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兀了,吴邪什么都没搞明白,他不是和凌夜一起进了青铜门了吗?凌夜哪去了?闷油瓶却什么都不肯说,为了解开心里的谜团,吴邪决定和阿宁一行人一起出发。

    到了快12点时,所有人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但却还没有要出发的意思,吴邪正奇怪这些人在等什么,就看到一直靠着车休息的人突然站起来,向远方望去。

    吴邪也向那个方向望去,看到一辆吉普车飞速向营地驶来,待扯停稳后,车门打开,两个个一身黑色的人影在吴邪眼珠子快瞪掉出来的目光中出现在众人面前,顺便抬手对阿宁打了个招呼:“阿宁,不好意思来晚了!”转头看见吴邪,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爽朗地笑道:“哟,你也在啊!”

    另外一个一身黑的人有点面熟,装扮却是和黑瞎子一样,同样一副蛇精兮兮的的笑容。

    吴邪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股火气,之前在小哥面前不好发作,但在这个熟人面前他就不惧了:“哟个鬼啊!你居然也在这,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个家伙谁啊!”

    凌夜还没回答,莫天吟倒是先笑嘻嘻的开了口:“天真无邪同志,对女孩子爆粗口可是会毁了你文弱帅气好青年形象的哦!不记得在下了么?哎呀你居然不记得我们在鲁王宫的经历了,在下很是痛心呢。”说着还做了一个西子捧心状。

    凌夜哐叽一脚踹到莫天吟,拍了拍吴邪的肩膀:“别管这个脑残,他是莫天吟,你们确实有过一面之缘,但是不用记起来。另外......”凌夜顿了顿:“吴邪,你不该来。”

    吴邪听见这句话瞬间就炸了:“什么叫我不该来,你们怎么一个两个都特么这样!就老子一个被蒙在鼓里你知道多难受吗!”

    莫天吟这会儿却是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嘛,殿下想让你知道的你肯定会知道,不想让你知道的说明她也不知道嘛,不然来这儿干嘛。”

    吴邪还想说什么,黑瞎子一下子凑了过来:“嘿美女你好!初次见面,别人都叫我黑瞎子~”

    凌夜:“你好初次见面,别人都叫我夜少。”

    黑瞎子:“原来是传说中荤素不计男女通杀的夜少啊,久仰久仰。”

    凌夜:“......呵呵彼此彼此。”她的称号不是莫看夜少温。邪瞳不饶神么?荤素不计男女通杀什么鬼。

    黑瞎子:“哎呀,夜少别害羞传授瞎子几招呗。”

    “你肯定会和莫天吟有空同语言的真的我相信你们。”说完就就扯过莫天吟把他往黑瞎子的方向一踹。

    “哦哦哦黑爷久闻大名!这里莫天吟,随便怎么称呼都行。我们家夜少脑子不太好请见谅啊。”莫天吟很淡定的抹黑自家主子。

    听说黑瞎子是个大——蛇精病,而且特流弊,南瞎北哑,和小哥一个等级的大神,当然,中间还夹了个“夜少”。

    “原来是天吟兄,之前除了经常听旁人说起你外,你的名号也是如雷贯耳响当当啊。别这么见外了啦,叫瞎子就行。”黑瞎子笑嘻嘻的鬼扯。

    “呵呵……”呵呵哒

    “嘿嘿……”嘿嘿扎。

    “……”闭口中。

    “……”沉默着。

    “呃......”

    “啊......”

    “......”

    “......”

    “老板缺保镖不!”

    “大神缺跟班不!”

    “知己啊!”扑

    “同类啊!”抱

    最终凌夜看不过眼了,崩溃的捂着脸,周身的气场都散发着“我不认识那个二货”“现在打死他还来得及么”“天呐,我当初为什么要收了这个脑残”“这俩个人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吧”的气息。

    吴邪看着脑袋上顶着生无可恋四个大字的凌夜,一脸不忍的把凌夜拖走了。

    什么,你问闷油瓶?他很聪明的早早上了车闭目养神。

    车子在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行驶着,四的景物几乎是千篇一律的雅丹地貌,一开始还会因为这不同于江南水乡的景色而惊叹但是逐渐得就感到厌倦,那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好像正带领众人进入一个被世界都抛弃的地方。

    吴邪一路思考着和那个高加索人聊着,中途几次停下补充物资,他就想趁机去问清楚凌夜和闷油瓶那天进了青铜门后的事情。无奈凌夜和闷油瓶一直在车里闭目养神,想问问和凌夜一道的莫天吟,可他则是一直和那个和张起灵一起从疗养院出来的黑眼镜青年聊天聊得格外开心,压根没给吴邪一点机会问话。

    定主卓玛的记忆力非常好,带着众人来到了一个叫兰措的村落,众人堆起篝火,躲在背风处纷纷钻进了睡袋,虽然心里非常不平静但是一天的舟车劳顿也足以让人昏昏欲睡了。

    凌夜随便找了一个小土丘盖上睡袋就闭目养神起来,因为她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终于等到众人都纷纷打起了呼噜,闷油瓶悄悄起身离开,凌夜瞬间睁开了没有一丝睡意的眼睛就朝着定主卓玛的帐篷走去。还没有进去却被那个牛脾气的藏族小伙子扎西拦住了去路:“你来这里做什么?我奶奶已经睡下了。再靠近小心我不客气。”

    凌夜面无表情撩开了斗篷帽子,异瞳紧紧的盯着扎西:“嘘,这里没有任何人。”扎西神情恍惚了一下然后就像看不见凌夜一样。凌夜悄悄的隐在帐篷周围的黑暗里,蹲坐下来,眼睛微眯。

    过了一会儿,吴邪也跟着来了,凌夜仔细听着他们的对话,原来陈文锦早已留下口信。不过,有一句话让凌夜疑惑了,“它,就在你们中间”,这个它,到底是什么?

    指自己和莫天吟吗?他们确实是这些人中的异类,但是同时,张起灵还有那个黑瞎子,也绝对不是普通人啊。

    凌夜微微叹气,揉了揉眉心,世事难料。

    在凌夜思考的这段时间里,吴邪和闷油瓶的谈话已经进行到终章了。

    吴邪语气有些挫败:“那你告诉,终极是什么。”凌夜心一下提了起来,卧槽闷油瓶你别因为男色当前顺口就说了啊。

    闷油瓶开口:“抱歉,我没办法描述……”

    他继续道:“吴邪,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看着自己的手,淡淡道,“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存在过一样,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我有时候看着镜子,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的幻影……”凌夜表示:我擦,这是告白了?吴邪快点回应啊!啊,我站瓶邪!咦,好像哪里不对,我是什么时候腐了的。

    吴邪没有愧对凌夜对他的期待:“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小哥,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嗷!凌夜一脸的荡漾,这是答应了吧~

    还沉浸在瓶邪告白的激动里的凌夜没有发现吴邪和闷油瓶都走了。

    凌夜懵,什么情况?等等,寒破心你给我过来,这好像不是瓶邪文!

    (破心:→v→嘿嘿,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