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开局奖励一亿条命 > 第十七章 割韭菜

第十七章 割韭菜

    “不算。”

    系统的回答简洁无比。

    这个回答让姜城吃了个定心丸。

    既然不算自杀,那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但紧接着,他就感到了好奇。

    “为什么不算呢?”

    “叮,扣除500积分。”

    艹,又扣,这算第二个问题啊?

    狗系统,其他时候爱装死。扣起积分来,那叫一个态度热衷。

    “宿主目前身份是飞仙门掌门,飞仙门被极月宗攻打,系统判定为宿主本人被攻击。”

    原来是这样!

    因为飞仙门算是自己的势力了,被攻打后,自己无论做什么都能算反击了。

    反击可是不算自杀的,只能算是被动自卫。

    谁让极月宗先动手呢?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城哥也不掩藏了,直接横着走了出去。

    此时的极月宗议事大殿,掌门齐高鸿正在大发雷霆。

    “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徐长老李长老封长老他们怎么就死了?”

    “飞仙门都快被斩草除根了,谁能办到这种事?”

    “嗯?”

    姜城那一道劫雷直接轰杀了18名分魂境长老。

    这次进攻飞仙门,极月宗是主力,那18人之中有7个是他们的人。

    虽然那一战死得一个不剩,连传讯都来不及。但极月宗这边有每个长老的命牌。

    就在不久前,七名长老的命牌全部碎裂,代表着他们全死了。

    殿内众长老面色也不太好看,极月宗创派以来还没遭受过如此之大的损伤。

    但没有人喊打喊杀。

    不是他们软弱,也不是脾气好,而是他们不傻。

    七个命牌是同时碎掉的,说明他们是同一时间被杀死的。

    这种事,他们闻所未闻。

    能做到这种事的敌人,实力该有多强?

    至少,不是分魂境这个层次了。

    贸然冲上去,说不定是自寻死路,这一点他们一清二楚。

    “这件事要从长计议。”

    “我建议派人前去飞仙门那边打探虚实。”

    众长老议论纷纷,不停分析这件事幕后的黑手。

    “飞仙门剩下的就小猫两三只,这一定是外来的敌人。”

    “不错,飞仙门有如此强大的援手,就不会是那个样子了。”

    “会是谁呢?难道是端木世家?”

    “有可能,他们也算是那个阵营的!”

    “要不,我们向赤日宗求救?”

    清澜府这些中小宗门,大致分为两大阵营。

    一边以赤日宗为首,这次进攻飞仙门的四大宗门,都算是这个阵营的。

    他们向来惟赤日宗马首是瞻。

    另一边,则是以端木世家为首,飞仙门算是那个阵营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梁长老吹嘘的和端木家有交情,也有那么一分靠上了。

    不过,这种关系其实很淡薄。

    赤日宗和端木世家都有不止一名灵台境存在,这战力超出了其他数十个中小宗门联合。

    之所以没有直接对这些中小宗门下手,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两大势力互相制衡。

    赤日宗要想一统清澜府,一家独大,端木世家不会答应。

    反之亦然。

    也因此,两大势力各自拉拢了一批中小宗门,划定了势力范围。

    就像极月宗,每年要像赤日宗进贡一大批资源,作为‘保护费’。

    保护费这东西,无论在哪个世界,都不存在保护的意思。

    只不过,承诺不攻打极月宗罢了。

    另一边的飞仙门,同样每年也要向端木世家进贡。

    当年梁长老跟着掌门一起去端木世家,就是去上贡的。

    说白了,这些中小宗门,就是两大势力的韭菜,每年割一次而已。

    另一方面,为了削弱对面,两大势力对于攻打敌对阵营麾下的宗门也是很热衷的。

    就像这次打掉飞仙门,端木世家就少了一个上贡的,将来就少了些收成,变相被削弱。

    只不过两大势力互相盯得很紧,这种事不好亲手去做,只能授意麾下宗门去干。

    这次极月宗之所以能和玄冰派、五雷宗、天火宗顺利联起手来突袭飞仙门,背后就是赤日宗授意的。

    从飞仙门抢来的资源,有七成是要上交的。

    就在极月宗这群高层考虑向赤日宗上报时,姜城也大摇大摆来到了他们的山门前方。

    梁长老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也不知道他打算采取什么战略。

    “你们是何人?”

    “宗门重地,报上名来!”

    守门的四名弟子踏前一步,将两人拦了下来。

    姜城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对面那名领头的弟子就指着梁长老大叫起来。

    “我认识他,他是梁达,飞仙门的长老!”

    “什么?”

    “飞仙门的人?”

    四名弟子立即拔剑,将两人围了起来。

    这一幕,让山门外集市上的许多修士都不禁停下了脚步,纷纷看了过来。

    飞仙门被灭门这件事传得很快,极月宗昨夜还大摆宴席庆祝着呢。

    这是清澜府的大事,他们当然也是听说了的。

    “这飞仙门的长老疯了吗?”

    “好不容易逃走了,居然主动送上门?”

    “他不会是想来报仇吧?”

    “报仇?梁达我听说过,也就分魂境四五重而已,我看找死还差不多!”

    “他身边那位帅得惊天动地的年轻人是谁?”

    “我看梁达似乎是以他为首,难道此人深藏不露?”

    “拉倒吧,飞仙门能有什么强力帮手,何况就一个人。”

    对众人的议论,梁达也听在耳内。

    虽然被人看扁了很不爽,但想到姜城的实力,又不禁挺起了胸膛。

    等着吧你们这群蠢货,等会好好擦亮眼睛。

    “老子是飞仙门掌门,还不快让你们的掌门滚出来跪迎!”

    姜城第一句话,就让梁达差点喷血。

    大哥,还没杀进去呢,你就暴露身份?

    也太狂了吧?

    不过想想他那铺天盖地天雷滚滚的‘驭雷术’,似乎又有这么狂的资格。

    对面那四名弟子悚然一惊,飞仙门掌门?不是被杀了吗?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

    不过紧接着,他们就被姜城那句跪迎给激怒了。

    “就你还掌门?”

    “围起来,别让他跑了!”

    “传讯!”

    四人才刚刚把消息传进去,姜城就拔出了剑。

    “临死前还这么啰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