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签到聊斋,铸造气运神朝 > 第两百二十三章:玄武惊妖(终)

第两百二十三章:玄武惊妖(终)

    「唰唰唰唰——」

    在王葵花的操纵之下,上千根金针直接冲着半空中周烈身上的各大死穴而去。

    但在金针即将穿透他肌肤的时候,像是撞在一股无形气罩上一般,纷纷被弹离。

    「护体罡气?」

    王葵花嗤笑一声,十根手指灵活地活动着,控制着那些金针在半空中掉转方向,同时借着那上千根比头发丝还要细的红丝,将真气输送在金针上,再次向周烈刺去。

    由于楚昊与上官海棠被笑三笑转移了位置,周烈的刀罡无法探及,他只能将手掌一翻,将刀罡凝缩在皮肤表面,与王葵花控制的那上千根金针对决起来。

    他手掌在身边几乎挥舞出幻影。

    刀罡磕碰在金针上发出清脆的「叮叮」声,而那上千根金针被刀罡磕飞时响起的声音就像是在奏乐一般。

    韩信捂着胸口站起身来,看了一眼与周烈打得难舍难分的王葵花后,踉踉跄跄来到楚昊身边。

    笑三笑之前说过,楚昊体内的真气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因此,上官海棠不敢擅自移动楚昊的身体,只能让楚昊半靠在她的身上。

    她一手挎着楚昊手臂,一手从身后扶着他的腰。

    韩信来到楚昊身边后,见到他满脸虚弱后,便满脸担心的躬身抱拳道:「皇上,末将这便派人送您回宫,着御医为您疗伤。」

    上官海棠闻言时一脸古怪。

    皇宫中哪有什么御医,如果有的话,那应该是她了。

    楚昊听到韩信的话后,轻轻摇头,而后双眼上望,有气无力地道:「让王葵花不要下死手,留周烈一条命。」

    「皇上!」

    韩信面色微变。

    楚昊没有将自己想要将镇海王印中所存国运夺取的事情告知韩信,而是道:「周烈是大周镇海王,可以从他身上得到一些大周的事情。」

    说到这里时他看向正在与王葵花大战的周烈,道:「他在大周位高权重,一定知道大周皇室,乃至朝廷上的许多秘密,更何况,像他这样的人,应该会有一些产业是隐瞒了朝廷的,如果能够问出来,由信任的人去经营的话,对大乾百利而无一害!」

    韩信轻轻点头,恭声道:「皇上高瞻远瞩,末将明白了。」

    话落时,他看向上官海棠,目光微微一动。

    想来,这就是皇城司那个校尉口中的上官统领了。

    果然风度翩翩,自带三分潇洒,虽然……有点「阴柔」。

    韩信心中暗自觉得好笑,不知道该说上官海棠是在自欺欺人,还是该说皇城司的人都是瞎子。

    不过,见到她和楚昊此刻这副样子后,韩信似有所悟地收敛目光,拱手道:「上官统领,便有劳你在此照顾皇上。」

    上官海棠没有说话,只是对他轻轻点头。

    韩信向楚昊行了一礼,道:「皇上保重龙体,末将暂且告退,前去安抚军心,玄武大阵开的时间若是太长的话,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损伤。」

    楚昊轻轻点头后,韩信躬身离去。

    也在这时,一颗又一颗如同流星似的巨石带着「呼呼」的破空声,从夜空中砸落。

    多亏玄武大阵一直处于开启状态,巨大的玄武虚影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璀璨白光将四周照耀得如若白昼,使得上官海棠能够看清那些巨石的落点。

    轰!

    轰!

    磨盘大的黑色巨石砸落地面时,直接在地上砸出一个个深坑。

    而在高空之上,神霄派的一位雷公与七八位元神期的道士站在一朵雷云之上,静静看着下方发生的一切。

    那几个元神期的老道士见到笑

    三笑一直在用戏耍的状态来面对黑山老妖时,下意识看向身前浑身缠绕雷光的雷公。

    雷公似能感觉到他们的目光,澹澹开口道:「那老人的体内有玄武的一滴精血,而那滴精血也已经与他的血液融合。他看起来是七十余岁,实际上可能已经活了数千年。」

    「玄武的那滴精血不仅使他寿如仙神,更让他的实力超越了人间武道与仙道的划分。」

    一群老道士大眼瞪小眼,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雷公澹澹道:「换句话说,他修炼的是武道,但实力已经超越了普通的仙人。」

    「黑山老妖此刻这具借着枉死城凝聚出来的法身看起来恐怖,但实力只有大乘期巅峰,毕竟掌控这具法身的不是它的本体,而是它用元神与法力凝聚出来的一具分身。」

    「对于那个老人而言,仙人以下的任何境界,都是蝼蚁,随手就能捏死。」

    就在他说到这里时,只见下方踩在黑山老妖肩膀上的笑三笑,一手托着黑山老妖拍下来的手掌,笑呵呵地道:「你踩了老夫一脚,拍了老夫数次,老夫只踩你一脚。」

    说罢,他那一脚轻轻踏在黑山老妖的肩膀上。

    只听轰隆一声,一道巨大的裂缝自笑三笑落脚之处出现,并且在瞬息之间蔓延黑山老妖全身。

    黑山老妖那半边脸颊之上更是布满了龟裂,紧接着,它那巍峨的身躯轰然坍塌。

    雷公见状,神情漠然着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心中一动看向远处。

    只见漆黑的天边,此刻正有几十道颜色不一的遁光向着此处而来。

    「四海八荒的龙王……」

    它轻声低语一声后,神情漠然道:「回观。」

    说罢,身形骤然破碎成一道雷电,向神霄派的方向而去。

    那几个元神期的老道士闻言后面面相觑,不知道雷公为何不将黑山老妖灭掉。

    但雷公既然有令,他们也只能驾云离去。

    地面上,上官海棠刚听到夜空中传来的轰隆声后,便见黑山老妖那具巨大的身体突然坍塌。数不清的黑色石头如同一条洪流,向着四面八方席卷。

    烟尘笼罩间,一捧黑色沙子借着烟尘的掩盖,快速向着楚昊所在的位置接近。

    半空中的笑三笑虽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但也向楚昊而来,准备带他离开这里。

    二十五万人的大军阵前,韩信已经与各位将领将这里发生的事情解释了一遍,此刻刚要下令让军队散去玄武大阵时,却听到了宛如山崩地裂的轰隆声在身后响起。

    他回头一看,正巧见到黑山老妖那具身体坍塌,碎石如同泥石流一般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的景象。

    韩信见状面色一变,开口喝道:「全军听令,结黑水大阵,唤阴雷击破巨石!」

    他的命令很快传遍全军,随后只见那头巨大的玄武虚影在大军的控制下抬起前腿对着地面重重一踏!

    从落足点开始,一圈圈涟漪向四面扩散而去。

    紧接着,一道又一道黑色的雷电自涟漪覆盖的地面中出现,向天空噼去。

    借着烟雾行动,只差几丈就能触碰到楚昊的那一捧黑沙,在这个时候突然被一道自地面噼出的阴雷打出了原形。

    上官海棠见到黑山老妖竟突然出现在他们几丈之外后,神情立刻大变。

    但还未等她带着楚昊远离此地,便见一道又一道黑色的雷电从地面出现,噼在黑山老妖身上。

    几乎只是眨眼间,黑山老妖这具分身就被阴雷噼成了一缕青烟。

    临死前,只听它咬牙切齿地喊出了「大乾」两个字。

    上官海棠听到那满是恨意的声

    音后,脸上浮现出担忧之色,下意识看向楚昊。

    楚昊摇摇头道:「不必担心。」

    同一时间,敖广与众多龙王站在一大片云上。

    西海龙王敖闰侧头看着敖广,问道:「兄长,为何不下去见一见大乾国君?」

    敖广抚须笑着道:「大乾危机已解,楚昊又受了伤,咱们此刻下去只会耽误他回宫疗伤,便在这里看看就好。」

    北海龙王敖顺眉头一挑,道:「那咱们岂不是白来了?」

    「什么话!」

    敖广瞪了它一眼,道:「我等不去耽误大乾国君回宫疗伤,但可以直接将疗伤的物品送到我那爱子手中,由他代替我等转赠国君。好让国君知道,今夜我等在空中为他掠阵!」

    敖顺闻言后恍然大悟,颔首笑道:「还是兄长有办法。」

    敖广轻轻点头,道:「众位,老朽这便带你们去金陵城转转。」

    说罢,带头向金陵城飞去。

    众多龙王当即跟了上去。

    ……

    笑三笑回到地面见到韩信率领大军去处理黑山老妖的后续后,又见王葵花与周烈打得难解难分,几乎是瞬移似的,身形骤然出现在周烈身后。

    周烈对此毫无察觉,一手刀罡对抗着那些金针。

    笑三笑站在他身后默默看了几息,缓缓抬手,一个手刀就砍在了他的脖子上。

    周烈顿时双眼向上一翻昏迷了过去。

    笑三笑提着他脖颈后面的衣裳,缓缓落在地面上后,早已收回金针的王葵花立刻满脸赔笑地躬身走了上来。

    「禁宫镇守太监王葵花,拜见老祖宗。」

    笑三笑身为太祖楚沗地结拜兄弟,王葵花自然是认识的。

    甚至可以说,不仅认识,当年还没少被笑三笑「指点」。

    现在回想起来,他都觉得浑身隐隐作痛。

    笑三笑看着一脸谄媚笑容的王葵花,顿时露出了满脸嫌弃的表情,伸手将王葵花那张老脸往一旁一推。

    「几十年前我就和你说过,别玩什么绣花针,那玩意对付比你低的人还管用,对付修为和你差不多的,起的作用就不大了。」

    「你瞧瞧你今夜的手段,简直是在给无上大宗师这个境界抹黑,几百招过去都没有将他的护体罡气破掉。」

    王葵花满脸谄笑地点头,「老祖宗说得对,奴才谨记于心。」

    笑三笑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轻哼道:「只记不改有什么用?」

    王葵花想要解释一下,告诉笑三笑自己用的是普通的金针,可他转念一想,周烈连兵器都没有,顿时沉默了下来。

    笑三笑看穿他的心思后,没好气地轻哼一声,接着便吩咐道:「我要带楚昊回宫疗伤,那辆马车里的人,还有昏迷在马车附近的那些个校尉便交给你了。」

    「对了,马车里好像有个真仙快要死了,你把他们送回金陵城后,就去乾清宫找我,楚昊手上有一种酒,可以为他再增一年寿元。」

    说罢,他将手上提着的周烈交给王葵花,顺便吩咐道:「这人别给弄死了,也不要给他散功,这可是个宝贝疙瘩,回头还有大用。」

    王葵花连忙点头,恭恭敬敬地道:「奴才记住了。」

    笑三笑转身回到楚昊身边,带着他返回了皇宫之中,而后传音长春殿,唤醒了正在闭关的李秋水。

    李秋水得到笑三笑的传音后,连地也没下,直接御空来到了乾清殿。

    她见到面如金纸的楚昊后,便侧头看向龙床边站着的笑三笑。

    笑三笑不知道具体的事情,只将黑山老妖以枉死城为法身袭击楚昊的事情说了一遍

    ,而后又将楚昊被大周的一位无上大宗师用内力震伤的事情告知了李秋水。

    她闻言之后抓住楚昊的手腕感知了一下他体内的状况。

    笑三笑站在一旁,道:「那位无上大宗师在他体内灌输了太多真气,他转换不及时,就成了这副模样。」

    由于笑三笑就在身边,李秋水只能按下斥责楚昊的心思,冷着脸将他体内多余的真气用北冥神功向自己体内吸去。

    她用真气在楚昊体内稍一感知便对他体内的状况了如指掌。

    她这位皇孙哪里是被无上大宗师主动灌输真气,明明是他自己贪心,想要借着那位无上大宗师的真气,为他打通北冥神功·仙剩下的十二条运功路线。

    结果被那位无上大宗师的真气给撑伤了。

    两人的动静将卧在龙床上沉睡的避水金睛兽给惊醒了,它睁着一双大眼睛,茫然地看了看李秋水和笑三笑,又侧头看向楚昊。

    笑三笑见到避水金睛兽后,双眼顿时一亮,上前将它抱了起来,对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就是一顿怒搓,脸上的笑容根本按捺不住。

    「好小子,皇宫里居然还藏了一只神兽幼崽!」

    「楚沗当年去四海龙宫想要忽悠几条蛟龙,差点把海藏里的老不死给引出来。」

    说到这里时,笑三笑满脸唏嘘,想起了当年他们两人被上千条龙追杀的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