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家族修仙:从御兽开始崛起 > 第一百二十章:五枚令牌,连得异宝【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章:五枚令牌,连得异宝【求订阅】

    山谷内,随着红脸老者一番充满恶意的话语说出口。

    原本合作取宝的三人,瞬间便是互相刀剑相向了起来。

    灰衣老者和红脸老者不是什么好鸟,二人也根本不是刚认识没多久,这点周纯早就看出来了。

    如果不是魂心果对自己确实重要,他根本不可能和这二人合作。

    所以在魂心果到手后,他就没心思再和二人一起勾心斗角,互相提防算计了。

    但是他虽无伤人意,人却有害他之心。

    灰衣老者和红脸老者,显然是不想他带着魂心果离开,更是看上了他的身家。

    这时候眼见他不肯上当,二人便是瞬间暴露了嘴脸,不再伪装下去了。

    但二人没有想到的是,刚一动起手来,周纯就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当是时,刚和二人一开打,周纯便伸手一拍腰间灵兽袋把岩土龟放了出来。

    这又多出来的一头一阶上品妖兽,顿时间就让灰衣老者和红脸老者面色变得非常难看了。

    他们二人联手,自信周纯即使有着银电雷蟒相助,也能将其拿下。

    但是现在多出来一头岩土龟后,情况就反而对他们非常不利了。

    “好小子,这次却是老夫二人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还藏着这等底牌!”

    灰衣老者满脸惊怒的望着周纯大叫出声,内心是非常震惊的。

    他完全没有想到,周纯看起来年纪轻轻,却能有着这般本事。

    而周纯则是面色冰冷的看着二位老者,语气漠然的说道:“韩某本来无意与你们为难,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接着便不再废话,一心御使两头灵宠和二人激斗了起来。

    一番激斗下来,三人都是很快发现,对方之前对付青面鬼猿的时候,果然并未出全力,都藏着手段。

    只不过周纯成了藏得最深的那人!

    此时他不仅放出了岩土龟,也将那杆双股飞叉法器祭了出来。

    这件可以释放寒气冰封敌人的法器,果然是极好的阴人法器。

    周纯御使它和灰衣老者斗法的时候,很快就凭借寒气暂时冰封住了对方祭出的一柄黑色铁尺法器。

    然后他御使双股飞叉和【月刃流星轮】同时打向灰衣老者,很快就连破其护身法器和护罩。

    “白白!”

    不待护罩被破的灰衣老者施展其它手段,周纯口中一声高喝,与他心神相连的银电雷蟒白白顿时就先做出了反应。

    只见电光一闪,一道银白色闪电便当头落下,正中灰衣老者的脑袋。

    霎时间,好像被雷击炸裂的树干一样,灰衣老者的脑袋当场就爆裂炸碎了。

    这一幕看得红脸老者面色大骇,急忙不顾一切的祭出飞行法器升空而起,欲要从空中遁走。

    但他刚飞起不到百丈,天空中便忽然接连落下了三道银白色雷电,直接将他轰落到了地面,当场摔成了肉饼。

    “不错不错,虽然准备的时间有点长,但这雷击术的威力,确实已经不比寻常二阶法术差了!”

    看着地上已经浑身骨肉俱碎的尸体,周纯不禁点了点头,为银电雷蟒的这一天赋法术威力感到惊叹。

    “雷击”法术,是银电雷蟒突破到一阶上品妖兽之时觉醒的法术。

    一般妖兽所掌握的法术,都能够瞬息而发。

    但这“雷击”法术因为威力过于强大,现在的银电雷蟒必须先行蓄势。

    而且此术施展时,会在天空中形成一团雷电滋生的乌云,非常容易被人提前发现做出预防。

    所以此前周纯都没让银电雷蟒施展这种法术对敌。

    不过现在这座山谷里面阴雾弥漫,遮蔽了视线和感知,为银电雷蟒动手创造了极佳条件。

    因此在开始动手的时候,周纯便让其准备起了这种法术。

    红脸老者刚才要是不试图升空逃跑,说不定还能扛下一两道雷击,即使身陨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惨。

    但他偏偏想要升空逃跑,直接飞到了雷云之下!

    这时候,周纯看着地上两具尸体,不禁微微摇头道:“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们了,只怪你们太过贪婪,不懂得抓住机会!”

    然后就上前收取起了二人身上的遗物。

    让周纯感到惊喜的是,二人身上竟然有着三块“天灵之令”,还有几件多出来的法器。

    这说明他们之前也杀了一位试炼者,夺得了对方身上的财物。

    这一下就让周纯身上的“天灵之令”达到了五枚。

    照此计算,接下来他运气好的话,只要再杀一人就能集齐七枚“天灵之令”了。

    “果然是人无横财不富啊!”

    清点完收获的周纯,不禁有感而发的发出了一声长叹。

    得到灰衣老者和红脸老者的遗物后,把三颗“魂心果”也算上,即使不算那些“天灵之令”的价值,他这次“天灵试炼”所得的收获,怕是也已经接近上万枚灵币了!

    短短数日便有如此大的收获,这是他此前不曾想到过的。

    如此收获,只怕是一些筑基后期修士看见了,都要眼红不已。

    毕竟就算是他们,想要赚到上万枚灵币,运气好也得花上六七年苦功才行,期间还不能有什么大的开销。

    但是收获和风险是相对的。

    现在周纯是胜利者,自然怎么感叹都无所谓。

    可是如果他成了失败者,那就是别人在他的尸体边品头论足了。

    所以他不仅没有被这巨大的收获所冲昏头脑,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警惕。

    红脸老者之前有句话说对了。

    周纯不想冒险与人结队,不代表其他试炼者不会结队猎杀他人。

    虽然周纯实力不凡,可要是遇上三个以上的试炼者队伍,只怕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看来接下来得改变一下策略了。”

    “最好是先想办法集齐七枚天灵之令,然后就在外面游荡等候,等试炼只剩最后一天了,再过去那七层高塔挑选宝物!”

    周纯摸了摸下巴,很快便有了新的主意。

    然后他看了看那剩下的两颗未成熟“魂心果”,不由轻轻摇了摇头,也没毁坏此物,直接离开了山谷。

    像“魂心果”这样的天地灵果,对于生长环境有着苛刻要求,只会在这种阴气浓郁的玄阴之地生长。

    并且想要开花结果的话,也得有着如青面鬼猿这类异兽供养才行。

    所以别说周纯现在没有办法将果树带出去,便是有办法带出去,也没地方栽种。

    如此还不如将此地记下,等以后看看能否让家族晚辈有机缘再过来夺取灵果。

    这样出了山谷后,周纯就小心谨慎的继续在山中游荡了起来。

    半日后,周纯忽然听见激烈的斗法厮杀声音。

    等他悄然赶到那附近的时候,只看见一片被烧过的狼藉之地。

    此后两日,虽然未曾再和任何一位试炼者碰面过,周纯却多次听见了修士斗法产生的声响。

    显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靠近那七层高塔的修士们,彼此之间更加容易照面了。

    而此地的特殊规则下,互相照面的修士,无疑是很容易展开生死之斗。

    这一日,周纯在山林里面发现了一头非常罕见的雄性香灵麝。

    为了追逐这头受惊逃窜的香灵麝,他甚至冒险御器飞行了一段不短的距离!

    不怪乎他如此冒险,实在是香灵麝身上的灵香太过稀罕了。

    此种妖兽在外界非常难寻,往往已经发现,便会被人捕杀取香。

    而香灵麝身上的灵香,可以说是万金难求的灵物。

    此物有着诸多作用,但对修仙者而言,最有作用的一种效果,还是祛除浊煞之气。

    没错,就是祛除修仙者体内不慎沾染的浊煞之气!

    只此一种作用,便让香灵麝身上的灵香价值倍增,成为比筑基丹还要更加珍稀罕见的东西。

    要知道浊煞之气这种东西,在修为低的时候,沾染上一些倒也不觉得有多大影响。

    可是到了紫府期以上修为的时候,尤其是那些准备开辟紫府的修士,那就成了非常让人难受厌恶的东西了。

    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鼻子被堵塞的人被锁在茅厕外,因为鼻子堵塞,眼睛又看不见,即使知道茅厕里面的屎尿味道特别臭,可能也不会有多难受。

    但是一个嗅觉比正常人还灵敏许多的人被锁在那里,即使那些屎尿臭味要不了他的命,长此以往下去,还不知道人的精神会出什么问题。

    另外对于那些准备开辟紫府的修士,体内存在着浊煞之气的话,也可能在关键时刻导致他们冲关失败,乃至走火入魔。

    基于这点,任何有志于开辟紫府的修士,如果自身体内有浊煞之气未曾祛除的话,对于香灵麝所产的灵香,都会生出志在必得之心。

    所以周纯现在也对那头香灵麝产生了志在必得之心。

    他本人有净化石罐,倒是用不上香灵麝所产的灵香。

    但问题是净化石罐所产的灵水他根本不敢暴露给第二人知道,无法将之拿去换什么东西。

    可是香灵麝所产的灵香就不一样了,那东西不仅可以光明正大拿出去出售,价格还非常贵,一两便价值上千灵币,乃至更高!

    所以今天这头香灵麝他抓定了,谁来也不好使!

    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的,四条腿的又跑不过带翅膀的。

    周纯动用了飞行法器“银虹尺”后,香灵麝纵然速度再快,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阅读网

    “着!”

    只见天空中,周纯将手中的【锁金环】挥手扔出,正好套中了奔跑之中的香灵麝脑袋。

    这东西大小也就和一头梅花鹿差不多,头上还没有角,非常好套。

    然后随着周纯法力催动,那头香灵麝很快就被勒住了命运的脖颈,一下瘫倒在了地上,唯有四条腿还在不服输的蹬着地面。

    “白白,你来让它安静下。”

    山林里,周纯落地后便是伸手一拍灵兽袋,将银电雷蟒白白放了出来。

    而听见他的命令后,银电雷蟒当即吐出一道银白色雷电落在香灵麝身上。

    当场将其电得浑身抽搐,屎尿齐出,很快就昏死了过去。

    这种暴力电击昏迷法,随着之前对那些八角辟水鹿轮番使用,白白也是变得很熟练了。

    这样电昏了香灵麝后,周纯就让白白在旁警戒,自身上前摘取起了香灵麝腹下香腺囊里面的灵香。

    那香腺囊位于香灵麝的“铃铛”前面皮下,不曾打开前,半点异香不露。

    但是随着周纯用指甲将那黏住的囊口扣开,一股摄人心魄的异香便从中弥漫了出来。

    那异香人闻了后心神通明,但不远处的银电雷蟒白白闻了后,却是如同人闻粪臭,顿时难受无比的扭动身体远离了起来。

    不仅是它如此,香灵麝所在的周围百丈区域内蛇虫之物,皆是因此避而远之,逃得飞快。

    原来香灵麝喜食蛇虫,它的灵香,亦是由蛇虫精华孕育酿造而成,是天然的驱蛇良药。

    但凡闻见此香味后,便是妖蛇妖虫都要避而远之。

    “果然是天生灵香,异象非凡!”

    口中一声赞叹,周纯急忙伸出三指没入香囊,把里面积攒多年的灵香尽数抠了出来。

    最后所得灵香,足有半斤之重!

    嘶嘶!

    就在周纯欣喜无比的将所得灵香装进玉瓶收好,准备将香灵麝那香腺囊合上,防止香味继续散发的时候,银电雷蟒白白忽然发出了急促的嘶鸣示警声。

    这让他脸色一阵大变,急忙起身取出法器准备迎敌,同时让银电雷蟒白白先回来。

    然后稍一沉吟,便用此前从灰衣老者身上得到的灵兽袋,将昏迷过去的香灵麝收了进去。

    就在他做好这些的时候,一位面容丑陋的黑衣驼背老者,忽然拄着拐杖从山林里走了出来。

    只见那驼背老者从山林里面出来后,先是扫了一眼周纯身旁蛇信吞吐的银电雷蟒白白,然后便是眼神火热的看着周纯说道:“年轻人,现在老实交出香灵麝和你刚才所得的灵香,老夫还可以放你一马!”

    原来他刚才在周纯收起香灵麝之前,便先通过神识看见了香灵麝。

    再加上现在那残留未散的香味,完全足以让他推断出那头麝妖是什么妖兽了。

    不过他的口气,却是让周纯很不舒服。

    当即便是冷冷回道:“阁下好大的口气!”

    说完便是冷笑言道:“韩某今天要是不交出东西又如何?”

    “那只好由老夫送你归西了!”

    驼背老者一声低喝,便挥手祭起手中拄着的黄铜色拐杖打向了周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