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我是幕后黑手大boss > 第四十四章 摊牌

第四十四章 摊牌

    在内心之中,李东生并不可望他人,这几乎是每一个宅物都有的特质,是其得以耐住寂寞的根基。于此同时,李东生又拥有这类人的另一个特征,便是对某些特定的认知有着超乎寻常的执着。

    这些所谓的特定可能千奇百怪,可在李东生这里,是无拘。

    所谓的无拘是不希望被特定的人或事所拘束,比如事情总要做完才开心,又比如不喜欢欠人情。

    因为这个原因,李东生在自认为楼府的事完结之后才打算享受,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李东生在面对连慎时陷入了两难。

    一方面是系统,系统并不允许其暴露过多,另一方面是他自己,他并不打算敷衍诚心对他的人。

    这两者之间几乎是对立关系,只要选择一方便要舍弃另外一方。是落实系统为大的原则,真正的成为一名永远带着不知道多少张面具的幕后黑手,还是放下包袱,正式踏入这个世界的阳光之下。

    李东生思考了许久,这是一个无法短时间内做出决定的选择。

    最终,李东生决定像个鸵鸟一样的把头埋进沙子里,逃避似的做出了一个成年人的决定。既不放弃系统,也不舍弃可能会遇到的真心朋友,两者他目前都不想放弃。

    唉,李东生心中叹气,总有一天,我会把自己弄得人格分裂吧。

    “多谢连兄。”打定主意后,李东生对连慎抬手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连兄担心的,是我们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是吧?”李东生先一步说道。其实连慎的担心很好猜。悬澜坊作为悬镜司暗地里的地盘,自然会有人留守,而最为留守人员的唐留并不满足于只是给暗所看场子,于是私下里开始为培植自己的力量做努力。

    不得不说唐留的眼光很好,愿意为了自己姐妹牺牲自己的楼玉琴无疑是满足暗所对“间谍”的心性考察的,于此同时,唐留只要掌握了楼玉镶,就能以此控制楼玉琴。楼玉琴本身家世清白,几乎不会有人想到前楼府小姐会是悬镜司暗所派出的内奸,在加上如果是韩奇韫先动的手,一切就更完美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曾经有过交情的连慎会出现打断了他的计划,而另一方面,脑袋被唐留开了光的连慎,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多想起来。比如林公子是否和唐留一样是想着利用楼玉琴,比如他其实中了郭安的剧毒却被林公子轻易解开,比如林公子真的是意外救下他的?当怀疑的种子开始发芽,连慎就不由自主的回想起过往的细节,比如当是天气很冷,林公子却是大清早的在泛舟,比如自己前几天内力全无,为什么在答应了林公子的事后,当晚内力就开始恢复了。又比如,林公子明明是湘府来的学子,但这几日却从为见其为来年的科举准备过,比如唐留说过林玉琴是悬镜司暗中从教坊调来悬澜坊的,林公子又是如何知道这个消息的?还比如,如果楼玉琴真的是林公子的好友,那为什么林公子似乎对解救楼小姐的事情并不着急?

    “我记得当初恩公曾问过我,悬澜坊和悬镜司是否有关系。今夜我在探查悬澜坊的时候,遇到了以前一起加入悬镜司暗所的...朋友。”连慎开门见山道:“连慎想问,恩公是否早就知道悬澜坊和悬镜司有关系了?”

    “是的,”李东生稍加思索后点头“问你的时候,我确实知道。”

    听到林穆成大方的承认,连慎不由深吸了一口气:“连慎本是悬镜司暗所的人,连慎都不知道的事,恩公又是如何得知?”

    “猜的。”李东生立刻回答道。他到也不算撒谎,一开始他确实只是猜测,只是后面用顺风耳证实了而已。

    “猜的?”连慎明显不信、

    “其实事情并不难猜。”李东生解释道:“一般来说,只有教坊才有罪官女眷。可这陵京城内的悬澜坊却传闻同样也有官宦家的女儿,所谓无风不起浪,此中定有蹊跷。连兄只要多想一步,这什么人才敢作贱官老爷们的家眷,事情就很清楚了。其实,此事在那些大官们之间并不算得上秘密,只是对我们这些底层的蝼蚁来说一时不会去想罢了。”

    “那恩公,又是为何去想的?”

    他是为什么去想的?李东生回忆了一下,最开始好像是因为听到俩官员谈论说要去悬澜坊找“良家姑娘”他听到后感兴趣所以稍微多留意了一下?嗯,这话不好直说。

    “因为偶然听到过,所以留意了一下。”李东生斟酌了下语言。

    “.......恩公,”连慎无奈道:“此事怕并不是可以偶然听到的吧。”

    “没错,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李东生点点头:“我同样也知道你想问什么,你不是想问我为什么对楼玉琴的安危不上心吗?回答你这个问题,你就明白了。”在连慎疑惑的表情下,李东生继续说道:“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要救她,我之所以现在要救她,是因为我答应了别人。”至少一部分理由是这个,所以他并不算撒谎。“我其实...”李东生笑道:“我和楼府的楼玉琴小姐连话都没有说过。”

    “恩公,在下更加疑惑了,此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我家十七救了你的命,我们给你吃好喝好的,你现在反而跑这里来质问我们了?”李东生回答之前,一个声音在院门出现。

    春草两手叉腰,颇有李东生前世骂街大妈的风度,她一脸不忿的看着连慎道:“我还以为救了个之恩图报的,没想着却是个白眼狼!”

    “春草姑娘误会了,在下绝无此意,只是心中有些疑惑...”

    “你有啥好疑惑的?我们救了你的命,让你帮忙救个人,一命还一命你还有意见了?要说我们当初就应该直接到官府报案,让那些想杀你的人直接过来把你砍成雕花的簪子。看你到时候....”

    “好了好了,”李东生打断了义愤填膺的春草:“连慎兄弟只是担心我们会对你家的金丝雀小姐不利而已。”

    “哼,我家小姐的事哪用的着他瞎担心!”

    “春草姑娘息怒,连慎知错了。”连慎对春草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举旗求饶。

    “好了春草,我们虽救了连兄,但救人本就应当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们又怎能挟恩图报。再者,连兄事后对我们知无不言,我们却对其多有隐瞒,此事也是我们不对才是。”

    “哼!”春草李东生的面子还是给的,冷哼一声不再后不在继续声讨连慎。。

    “来,连慎兄弟,让我正式介绍一下吧。”李东生乐呵呵的说道:“此刻在你面前的两位,一位是楼府原来的下人”李东生指了指自己,随后他又指了指春草“一位是楼府原来的丫鬟。”

    他摊开手道:“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