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带崽出道,夫人她登顶封神 > 第159章 勾

第159章 勾

    月色凉薄如水,混着园中的灯光,在夏挽星身上交错出明与暗的朦胧。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围巾从肩上移开,一条细丝吊带黑裙,将她的曲线完美勾勒。

    腰肢盈盈一握,肤白胜雪,为了舒适,夏挽星随意穿了一双拖鞋。

    但因她身量高,不仅看着不矮,反而显出一种慵懒的美感。

    纤细雪白的脚踝,随着她一步步走动,隐隐若现,仿佛将满园的月光都收容在踝窝里。

    眼看着夏挽星的背影就要消失在小道尽头,夜沉瑾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叫住了夏挽星,“等一下。”

    夏挽星回过头,黛眉微挑,“怎么了?”

    “我昨天没吃药,好像病发了。”夜沉瑾说着,抬起手捂住胸口,眉头皱起,“你能先帮我看看吗?”

    夏挽星走过来,探了一下夜沉瑾的脉,“你的身体怎么越来越差了,你开房间了吗?先去你房间,我给你看看。”

    “开了。”此时夏挽星微微弯着腰,从夜沉瑾的视线看过去,浓墨如黛的黑发下,是洁白的如同玉石一般的脖颈。

    夜沉瑾眸光一顿,迫使自己移开目光。

    “那走吧。”夏挽星扶着夜沉瑾的胳膊,“最近工作很忙吗?怎么连药也不吃。”

    “是挺忙的。”夜沉瑾垂眸,目光落在夏挽星的手上。

    明明隔着两件衣服,但夏挽星手上的温意,却好像带着穿透的魔力一般,让他的皮肤都起了一层颤栗。

    走了一小截路,夜沉瑾突然停下,夏挽星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夜沉瑾脱下外套披到夏挽星肩上,淡淡的紫檀香瞬间就把夏挽星给包住,“晚上冷。”

    浓郁的灵气让夏挽星身心都舒畅了,看着夜沉瑾深邃的目光,夏挽星一时都分不清心中的雀跃是因为灵气,还是因为夜沉瑾。

    夏挽星狠狠吸了几口灵气,然后才把外套脱下来还给夜沉瑾,眸光干净澄澈,“不用,我不冷的,而且,让人看到了不太好。”

    夜沉瑾的指尖顿时就捏的发白,他眸光落在外套上,不想去思考夏挽星嘴里的别人是谁。

    “你穿吧。”夏挽星冲着夜沉瑾笑了一下,“你还生着病呢,没事,我抵抗力强。”

    说着,夏挽星便把外套重新披到夜沉瑾身上。

    她个子比夜沉瑾矮,只能垫着脚去披衣服,一不留神便崴了一下脚,夜沉瑾立刻接住她。

    夏挽星的手在夜沉瑾腰间停留片刻便移开,然后淡定的冲着夜沉瑾笑,“没事的,谢谢了,咱们继续走吧。”

    说着,夏挽星便搀着夜沉瑾的胳膊继续往酒店走。

    夜沉瑾面色深沉,没有接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多时,两人便到了夜沉瑾的房间门口。

    夏挽星看了看房间号,唇角微微上扬了一瞬,然后又很快恢复如常。

    她惊讶的看向夜沉瑾,“居然就在我的房间旁边。”

    夜沉瑾应了一声,“挺巧的。”

    “是啊。”

    夏挽星说着进了房间,这间房和她住的那间从格局装饰上没有什么区别。

    夜沉瑾跟着她一起走进来,拿过杯子给夏挽星倒了一杯温水,“喝一点。”

    “我先帮你看看病。”说着,夏挽星拉过夜沉瑾的胳膊,仔细的探查了一遍,“你有没有把我的药箱带过来?”

    夜沉瑾犹豫片刻,还是点了下头,“嗯,带了。”

    他把药箱从行李箱中拿出来,夏挽星接过药箱,冷不丁的抬头,“夜沉瑾,你是准备在这里长住吗?还带这么多东西。”

    夜沉瑾眸光微顿,“不是,管家给收拾的。”

    “哦。”夏挽星没再多问,打开药箱取出银针,开始准备给夜沉瑾治病,“你坐这儿别动,我给你扎针。”

    “好。”

    夏挽星帮夜沉瑾扎完针,有些疲累的甩了甩胳膊,“还要等半个小时才能抽针,我先在你这儿洗个澡。”

    夜沉瑾瞳孔微微放大,“不行。”

    “为什么?”夏挽星疑惑,“我在外面转了一圈,身上都是灰,现在回去洗澡会吵醒夜锦的。”

    “反正就是不行。”夜沉瑾低着头,说不出什么原因。

    夏挽星眉峰微挑,懒懒的坐到沙发上,“好吧,不行就不行吧。”

    夜沉瑾抬起头,夏挽星正靠在沙发上,眉目含笑的看着他,仿佛洞悉一切,又仿佛只是浅淡的笑着。

    夜沉瑾没想到夏挽星会这么好说话,他试图解释,“我刚过来住,水还是冷的。”

    “没事,我懂。”夏挽星用手撑着下巴,然后凑到手腕间闻了闻,“就是那男人刚才碰到我的胳膊了,他身上的味道有点恶心,本来想去洗一下的,没水那就算了。”

    夜沉瑾的目光在夏挽星手腕上停留许久,最后还是忍不了了,“你去看看吧,或许现在已经热了。”

    “是吗?”夏挽星坐起身,“行,那我去看看。”

    说着,夏挽星便进了浴室。

    水温在最适宜的温度,所有的东西一应俱全,夏挽星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冲着门外喊了一声,“水是热的,我洗澡了。”

    “嗯。”

    听着浴室里哗啦呼啦的水声,夜沉瑾心绪乱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本来只想着远远的看一眼,等到明天早上再去找夏挽星把夜锦带走的。

    可是从看到夏挽星和沈临溪牵着夜锦走的那个画面时,夜沉瑾心就乱了。

    后来看到有男人想要骚扰夏挽星,夜沉瑾明知道夏挽星不会真的被欺负到,但那个男人伸手去牵夏挽星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了。

    然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想要推开夏挽星,却一步步的让她进了房间,现在还在浴室里洗澡。

    夜沉瑾抬起手捏了捏眉心,眼底带着些许红血丝。

    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门被推开,夜沉瑾闻声看去,然后便愣住了。

    夏挽星只裹了一条浴巾,虽说膝盖以上和肩膀以下的地方都挡住了,但那露出的盈盈一片白,却让人更加的浮想联翩。

    察觉到夜沉瑾带着烈烈灼热的目光,夏挽星低头看了一眼,“不好意思啊,裙子脏了就不想穿了,我一会儿回去再换。”

    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