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符箓天书 > 第五十二章 看什么看,你先走

第五十二章 看什么看,你先走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将目光一起投向了那正在打坐的吴奎。

    井欲走了过去,和吴奎保持一段距离,说明了一下那石碑的内容,接着命令道::“吴奎,你先走吧!”

    吴奎故作镇定,缓缓地站了起来。

    “你们先走!”

    “哼,你以为你还是之前的吴奎啊,你现在就是一个废人。要么你自己走,要么我们送你过去,你选一个吧。”

    吴奎看自己的装腔作势没能得逞,只能怒视了一眼三人,接着来到了云板前方。

    吴奎召唤出本命法器鬼火,将自己周身笼罩,接着蹲下仔细查看,想看出这云板之间的不同。

    可是观察了好一阵子,发现这些云板都长的一模一样,完全看不出差异来。

    吴奎又转身看了一眼计辰三人,见他们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知道这次自己是在劫难逃,只得硬着头皮,选了其中一块黑色云板,缓缓地踩了上去。

    众人此时也都是屏住了呼吸,看着吴奎迈出这关键的第一步。

    吴奎左脚踩了上去,没事。吴奎心中稍定,接着把右脚又踩了上去,静待片刻,没有任何异常发生,安全。

    吴奎脸上露出了安慰的笑容,可是马上,在他身后竖起了一道屏障,将计辰三人和云板隔离开来。

    “不会只能第一个人过去,后面的人都要死吧。我不想死啊!”井欲摸着那泛着淡黄色光芒的透明屏障,想要找到突破口。

    在轻微锤击后,井欲发现这屏障非常坚固,就准备拿出法器一试,却被计辰拦了下来。

    “别乱动,否则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是啊,别乱动,这里稀奇古怪,小心触发什么机关。”绿眉也拦下了井欲。

    “难道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过去吗?早知道刚才我就先上了,唉。”

    “要过去,怕是没那么容易。”

    三人再次将目光转到吴奎身上。

    吴奎也被刚才身后的屏障吓了一跳,这是让他没有退路,只能往前走了。

    吴奎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前方三块云板。这三块云板中,至少有一块是安全的,可是是哪块呢。

    吴奎蹲了下来,仔细的对比着,想要找出点不同,但是依旧没能发现。

    “对了!”

    只见吴奎原地站立,接着浑身发抖,从身上跳出来五个小鬼。

    “五鬼运物术?”

    “那是什么?”

    “这是我们鬼族中的一门法术,可以驱使小鬼,帮自己做很多事情。这些小鬼没有其他本事,但就是能够隐去身形,速度极快,所以作用不小。只是制作之法,连我们鬼族都觉得残忍,想不到吴奎居然练了这门法术。”

    原来,这五鬼运物术,需要将还在孕妇肚中的胎儿取出,浸泡在各种毒液之中,而且每日鞭打,使其暴戾,再通过种魂术加以控制,极其残忍。

    如果说刚才将吴奎推出,三人还有点不忍。但此时,三人只想这吴奎赶紧死去,省的再在这人间作恶。

    而此时的吴奎,正指挥着五鬼中的一鬼,走到前方三块云板中的一块之上。

    “噗”,就在小鬼踏上那云板一息之后,那块云板顿时冒出一团红色火焰,瞬间将小鬼烧成了灰飞,吴奎连小鬼的尖叫声都没听到。

    接着吴奎一口绿血喷出,心神一震。

    因为这五鬼身上,有一丝吴奎的神魂,每死上一个,犹如在吴奎的神魂上夺去一块。

    接着,吴奎指使第二个小鬼走上临近的那块云板,过了数息,没事,吴奎这才带着剩余小鬼走了上去。

    就这样,待五鬼死后,吴奎已经来到了第七云板之上,就剩最后三块了。

    可是吴奎踌躇许久,没敢迈出一步。

    接着吴奎从身上取出数件法器,往面前的三块云板丢去,都安然无恙,但这恰恰不是吴奎想要看到的结果。

    吴奎此时呆住了,站在云板上思索着对策,久久不敢往前。

    就在此时,第一排的云板都冒起了那火焰。过十息,第二排云板也都冒起了火焰。

    吴奎看向身后,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终于,第六排云板也都冒起了火焰。吴奎一咬牙,选了一块跳了上去。

    “噗”,吴奎被火焰瞬间吞噬。

    接着一股强风吹过,所有云板恢复原样,屏障消失,云板之上一尘不染,仿佛从没有人走过一般。

    “怎么办?”井欲看着计辰问道。

    计辰没有回答,而是看着绿眉和井欲二人。

    井欲这时候深情地看着绿眉,说起了他们之间的故事。

    井欲和绿眉,一个在书香门第,一个在将门之家。所以井欲从小饱读诗书,考取功名。绿眉则是舞刀弄枪,仗剑行侠,端的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

    有一次井欲出门赶考,半路被一伙山匪打劫,恰巧碰到绿眉也赶路经过。

    绿眉和那伙山匪一番拼斗,把井欲救下,还一路护送井欲前往京城,从此绿眉那飒爽的英姿和爽朗的笑容,便在井欲心中种下了种子。

    绿眉也是因为从小在一堆大老粗中长大,突然和一个文弱书生相伴而行,一路上游山玩水,井欲的文采也让绿眉体验到从未体验的心境。

    两人就这样日久生情,情根深种。

    在某年某月某日,两人对着皎洁的明月,海誓山盟、私定终身。约定无论井欲此番赶考结果如何,回到家中之后,井欲将立即启程,前去绿眉家说媒求亲。

    也许是天赐功名,井欲一举高中,头名状元。加上井欲本就一表人才,只比计辰略逊一筹,被当朝宰相看中,欲招为乘龙快婿。

    井欲如实告知,宰相以其前途相逼。如果井欲同意,则高官厚禄,前途无量。如果不同意,不仅做官无望,性命也将堪忧,只要给他定个行贿舞弊即可。

    即便最后无法以此定罪,侥幸得以任职,后续各种手段多了去了。

    井欲谨记自己的誓言,拒不相从。

    接着宰相便以井欲父亲的官职前途,和他全家性命为要挟。如果井欲同意,皆大欢喜,两家人同福贵。如果不同意,则井欲家人性命不保。

    井欲虽然喜欢绿眉已深入骨髓,但父母亲人的性命,迫使井欲最后点头。

    可怜绿眉在家苦苦等候不见人来,于是不顾家人劝阻,独自前往井欲家中。

    发现真相后,无论井欲如何解释,绿眉都觉得井欲是贪图富贵,背叛于她。

    于是绿眉回到家中,中日郁郁寡欢,最终含恨离世。

    井欲自从那日和绿眉再次相遇,自觉愧对绿眉,已然是懊悔不已。于是终日留恋烟花之地,非酩酊大醉不归家。

    一日,井欲突闻绿眉噩耗,当即放下一切,疾驰而往。

    终于,井欲在绿眉坟前自刎,以期相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