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诸天:从斗罗武魂觉醒开始 > 330.互动

330.互动

    “既来之则安之。”

    秉持着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原则。

    叶远惬意的坐了下来,从竹篓的缝隙中观察这个世界。

    至于修炼,还是算了吧。

    灵气实在是太稀薄了。

    再加上,前人给出过警告,一切不属于“真实”世界的力量都不能使用。

    修炼功法也是!

    所以,还是老实一点吧。

    有人背着,不用走路就是舒服。

    一行人很快就赶回了聚集地,只是,提前一天归来,却还是没能改变原定的事情。

    陈玉楼还是轻敌冒进,罗老歪还是见钱眼看,手欠。

    最终导致,瓮城中又死了一批卸岭力士以及军阀士兵,伤者无数。

    虽然陈玉楼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了,可他的心腹爱将…昆仑,却死在了瓮城,为了救他。

    罗老歪也不好受,瞎了一只眼睛。

    这下,两人都“老实”了下来。

    陈玉楼大受打击,甚至有了撤退的想法。

    没办法,损兵折将到如此地步,却还没能下到元墓之中。

    还有罗老歪这样的猪队友、作死小能手在侧,陈玉楼不想再拿手下兄弟的性命开玩笑。

    遍地哀嚎,两方不和,这就是鹧鸪哨三人回来后见到的场景。

    “还是发生了,盗墓真是危险啊。”

    叶远暗自感叹,却是不放心的再次检查自己的本源不灭印记,完好无损,可以触发,他这才放心下来。

    换源app】

    “感谢佛祖,送我神功!”

    佛祖:“!!!”

    既然能复活,叶远就有了试错的资本。

    视线穿越层层阻隔,叶远看到了乾坤鼎内的情况,此时,所有人都在参悟祖巫之血的奥妙,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要不是情况不明,叶远也想好好参悟一番的。

    不过,100:1的时间比例,他有大把机会。

    而且,这个世界的怒晴鸡身体,也不是没有成长的机会的。

    现在看来,他这个乾坤鼎…实在是不一般啊,上个世界就能突破诸天的封印,这个世界…

    鹧鸪哨与陈玉楼等人的交流与叶远无关。

    一到这,他就被交给花灵照顾了。

    没错,就是那个精通药理,性格温温柔柔,长相漂亮的搬山小道姑。

    嗯,这小道姑虽然看着很温柔,但她依旧是正宗的搬山道人,实力也不容小觑,真要打架时也是…奶凶奶凶的。

    花灵打开竹篓,就看到了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怒晴鸡,忍不住惊异道。

    “嗳,这眼神怎么跟人似的?”

    怒晴鸡看她那眼神,真的与人无异了啊。

    花灵试探性的伸出手,叶远就闻到了浓郁的香气,控制不住身体,不由自主的深吸了几口,十分享受。

    别误会啊,他可不是什么没见过女人的色狼,会这样…完全是出自怒晴鸡的本能。

    花灵身上的香气太特殊了。

    她作为搬山道人的医药担当,常年与灵药接触,身体被浸染出一股奇异的药香。

    对喜欢吞食灵药的怒晴鸡而言,那是它最喜欢的味道。

    花灵见怒晴鸡那享受的样子,呆住了,不过,这也让她知道怒晴鸡不会攻击自己。

    她伸手将怒晴鸡抱了出来,并取出随身携带的大灵芝,掰了一截递到怒晴鸡嘴边,十分温柔的说道。

    “吃吧,吃吧,吃饱了以后可要保护好我哦。”

    叶远无言:你确定,鸡能听懂你说话。

    虽然心里腹诽,但叶远也说不了人话。

    再说了,他的确是饿了。

    二话不说,一叨下去,一小截灵芝就不见了。

    “啄…啄…啄。”

    为了打好关系,花灵不厌其烦的细致的伺候着怒晴鸡进食。

    搬山道人擅长利用万物,动物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了解,沟通,饲养,利用,针对。

    这些都是搬山必修课。

    吞食了一整只大灵芝,叶远并没有吃饱,不过,他也没有继续吃下去的意思了。

    毕竟,真要是他放开肚皮吃,别说花灵了,就连陈玉楼倾尽卸岭家产都养不起。

    异常强大的消化力下,刚刚吃进肚子的大灵芝已经消失无踪了,只有一股微弱的灵气游走周身。

    不知不觉间,肉身就变强了一丝丝,鸡冠变得更加红润,身上的羽毛都更加有光彩了。

    当然了,这种变化程度太微小了,肉眼很难分别。

    亲近了一会儿,花灵就想将怀里打瞌睡的怒晴鸡放进竹篓。

    谁料。

    “咯咯咯…”

    怒晴鸡引吭高歌,声震百里。

    花灵虽然不明白叫声中具体的意思,但大概还是明白的,有些惊疑不定的问道。

    “你不想回去…”

    问到这里,花灵懊恼的拍了拍秀气的前额,道。

    “真是湖涂了,难道还指望你能回答我不成。”

    下一刻,却见怒晴鸡轻轻点点头,好似在回答她的问题。

    花灵人傻了,呆呆地看着怒晴鸡,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要是真不想进去,就摇摇头。”

    叶远无语了,当猴耍呢。

    不过,怒晴鸡还是老老实实的摇摇头。

    嗯,这一切都是怒晴鸡干的,与叶远无关。

    花灵震惊了,道。

    “都说神物有灵,原来都是真的,你居然能听懂人话。”

    花灵很激动,不停的感叹。

    叶远看着这小道姑,只想翻白眼,她真的…好幼稚!

    不过,也真的很可爱。

    花灵眼珠子一转,抱起怒晴鸡就往外跑,她要跟师兄们分享这个好消息。

    “师兄,师兄…”

    鹧鸪哨看着抱着怒晴鸡往自己处奔来的小师妹,宠溺的笑了笑,道。

    “花灵,跑这么急干嘛?记住,做任何事都不能急切,要慎重!”

    “嘿嘿,知道了。”

    花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兴致勃勃的分享道。

    “师兄你不知道,这怒晴鸡成精了…”

    鹧鸪哨哭笑不得的说道。

    “花灵,怒晴鸡本就是凤种,天生不凡,又有老药农日日以灵药滋补,自然不同凡响。”

    花灵急了,连忙辩解道。

    “不是的,师兄,我是说怒晴鸡能听懂人话!”

    “是吗?”

    鹧鸪哨仔细打量着花灵怀中昏昏欲睡的怒晴鸡,有点不相信。

    虽然花灵不会骗他,但也许是她看错了,或者判断失误了呢。

    “是真的师兄,刚才我问它是不是不想进竹篓,它点头了,我又让它摇头,它也照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