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红尘深渊里 > 镜之城 001 也许是主动成为的魔修

镜之城 001 也许是主动成为的魔修

    “老吵架也不是个事嘛。”

    杨倩烟无法想象如何与这两人相处,总觉得怪怪的,旅程还那么长。

    黑猫犀利的眼,早已洞穿一切,道,“成熟的女巫从来不与恋爱的情侣为伍,否则会招致祸端。”

    “什么意思?”

    黑猫蹦出怀抱,蹲坐洗脸,“人多眼杂,快去解决掉雍巧风,别连累了本王。”

    火光冲天,屏障虽然坚挺,似乎不防止业火,厚度正在缓慢消融。

    眼睛干涩而疼痛,确实是在消融没错!

    提起黑猫的后颈飞身离开原地,屏障是目前唯一有力的防御手段,一旦消失后果不堪设想!

    立即就近告知华乐少司,要求人员疏散。

    可是烤肉的居民不愿离开码头,这会儿功夫已经自发组成了一条小吃街,等船的人都在这里放松和采购。

    军警再度受阻,并发生了激烈口角。

    这都是杨倩烟不曾遭遇过的,只知道交给专业人士,华乐少司和安琪儿已经采取行动,自己也别在这添乱了。

    心里不安,主要针对于防御破碎后的大火。

    到达相对远离码头的大厦,黑猫挣脱而去,保持优雅。

    “系统,欸,对了我身体怎么好的?”

    不必去找医者续命,黑袍人给的药是真的,学院这么有爱的嘛?

    【宿主获得的解药,大体上算是真的。但如新的炼化兽出现,宿主有50%的几率毒发。所有还请尽快就医】

    “这种大事,为何不早说?”

    【请宿主保持情绪稳定】

    说来说去抖怪自己呗。

    有炼化兽就有炼化者,暂时肯定打不过,保不齐以后也打不过。人生啊,自从穿越就变得苦命起来了呢。

    船要如何能穿过这火海?得尽快灭火。

    “如何又快又好无副作用地将火灭掉?”

    【超出宿主目前能力,建议等待其自然熄灭】

    “系统,不知道你出现的意义?”杨倩烟坐在软床上,盯着窗外大火,灼热的气浪似乎扑到面前。

    不能大杀四方也就算了,好歹算个守护者,就算是野生的,基本的能力总该是有的吧。

    【宿主的许愿为回家,不能被世界认同导致无法达成心愿】

    【许愿可以修改,代价是一切归零】

    哪里只是这点代价,感觉回不去了,

    “修改,我要成为比世界更强的存在。”

    【心愿修改成功】

    【宿主心愿:超越世界的神】

    太中二了吧,没等多的想法,系统没得感情的声音伴着提示再度出现。

    【请宿主选择修炼路线】

    界面出现无数小方块,每一个都是一种职业。看的人眼睛难受,随便点了一个,都行的话问题不大。

    【宿主修炼路线为:契约者】

    【宿主获得契约纸十张】

    【契约者:魔修,使用符文掠夺他人能量,对比自身弱的可不经同意强行掠夺,无需符纸】

    【宿主职业:魔修契约者

    等级:0】

    “系统,你坑我,怎么会有魔修职业混在其中?”杨倩烟感觉莫大的欺骗。

    【宿主已经修改过一次心愿及其路线,再次修改需要五十级的能量】

    吐血。

    心愿不再纯良,从被动等待回家的打工小可爱,到主动争取的掠夺凶犯,只需要一句话的功夫。

    暂时只能当魔修了。

    现在是去寻找猎物吗?

    “喵~”黑猫跑来蹭,杨倩烟心情抑郁,一脚给它踹下去,“说人话。”

    黑猫只是喵喵叫,看人听不懂,一爪子把盆景挠了下去,还是哪只坏猫,但是不会说话了,哦,更弱了的原因。

    弱小让人坐立难安,杨倩烟干脆把猫留在房间,出去‘兜售’契约。

    一打契约就在手里,坑蒙拐骗全看心意。

    只要别人信了签了,那对方就会立刻力竭倒地,比起以前按天满满抽让其丝毫无伤,这简直就是在直接杀人!

    但是,升级快呀。

    感觉以前真强的不是一星半点,真希望没有改过心愿。

    肠子都悔青了,杨倩烟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

    兽人满地跑,一个个走动的能量补给站,而现在最缺的就是能量。

    空气更加灼热,对温度敏感的兽人已觉得不对,提着行李箱往深渊相反的方向跑。

    很快汇成了一股疯狂逃命,路上丢下的东西和踩死的兽人一样多。

    杨倩烟选择了捡漏,用系统的扫描和锁定能力,加上天生飞行能力,最贵最值钱的物件几乎全进入囊中。

    【宿主职业:魔修契约者

    等级:5】

    还能用内丹和魔金原石,附近的新亡者灵魂也全部吸收。

    “系统,我记得还有个传承。”

    【数据以丢失】

    这点打击在巨变的心情里,简直微乎其微。

    无法对现状定性,以前是那么美丽,现在感觉有点可悲。

    清醒过来的杨倩烟整张脸红彤彤的,身边一堆打开的行李箱,罪恶感笼罩着整个心头,她只得抱着自己离开这里。

    跑到人少的地方,似乎没有人这些罪行就可以当没有发生。

    “巫女,你是来找我的吗?”

    废弃的垃圾涌动了一下,人高的灰黑老鼠重重滑下垃圾山,衣衫褴褛呆着刺鼻的酸臭,隔着老远都能闻见。

    杨倩烟紧张到忘记自己会飞,警戒地看着它,呵斥道,

    “你还没挨够打吗?!站着!”

    灰耗子不仅伤好了,两只眼睛贼溜溜转起来,“鼠爷仿佛闻到弱者的气息。”

    这可吓坏了杨倩烟,涨红的脸顿时刷白了好几层,

    “我能揍你一次就能揍你第二次,别不珍惜生命!”这时只能威呵,任何后退都可能被撕成碎片!

    灰耗子疑惑地转过身,走了几步,在杨倩烟逐渐放松时,嬉皮笑脸折返回来。

    杨倩烟身体不受控制地紧绷,随时准备逃命。

    “巫女,你出来没带猫啊,这脸色,是生病了吗?”灰耗子嘻嘻哈哈地问,脚步悠闲而及其缓慢地走近。

    “再近一步杀无赦。”

    灰耗子一条腿玄着,迟疑着不落下。

    微妙的平衡并未持续多久,黑猫来了,并且一直喵喵叫。

    “哈哈哈,巫女该不会是魔力还未恢复吧?”

    戏谑地问,脚爪却稳稳地落下了,往前的那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