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枪火公主退魔录 > 一、逃离冰狼堡 第七章 备战

一、逃离冰狼堡 第七章 备战

    后来几天莉迪亚再也没见过不笑。

    每天都会有安排女性在床头轮流陪护她,有些是人类,有些是亚人。他们大多是狂沙帝国的贱民和庶民,也有其他帝国偷逃出来的脱籍流民,甚至还有个名叫贝拉的佣兵。

    在教会灌输的认知里,红馆就是一群暴徒。虽然他们也攻击恶魔,但袭击贵族,破坏城镇,勒索高额的赎金,用酷刑虐杀俘虏,甚至使用毒药强迫他人加入这个组织。谨慎起见,莉迪亚变着花样套那些人的口风,询问她们为什么加入这个组织。

    但几乎所有人都回答她:为了活命。

    狂沙帝国建国之后,就开始清缴沙漠上的十八部族,在经历了几轮屠杀后,几支逃亡到赤水湾的队伍打算去寻找传说中的宝藏来逃避帝国的追杀,这才成立了红馆。

    唯一不同的答案来自佣兵贝拉:“我只是跟随那个人而已。”

    “不笑?”莉迪亚试探道。

    “我之前效忠的军团,已经覆灭了。”贝拉撇了下嘴,“你也是战士,应该明白一个愚蠢的将官有多可怕。”

    “抱歉,真不幸。”

    “愿意追随蠢货,就得付出代价。”贝拉昂起头,“给你一个忠告:服从他的命令就能活下来,再奇怪的命令都要照做。”

    眼看这又是一位盲信者,莉迪亚顺着话头继续打听:“这么说来,他似乎有许多‘奇怪’的命令?”

    “奇怪?我这种俗人根本不能理解。”贝拉从身边摸出个随身酒壶,浅啜了一口,“他不让我们收赎金,还安排人治疗那些重伤的战俘,甚至任由他们选择要不要离开。”

    贝拉的脸上露出了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我完全不懂的是,每个离开的人他还会给两个金币当做路费。”

    两个金币虽然不多,却也是个庶民大约一个月的工钱。按照不笑的经营,这个组织既没有主要收入渠道,还无端地增加了一大笔开销,还没破产真是个奇迹。

    莉迪亚附和道,“还真是个难以理解的人。”

    “要说难以理解的人……”贝拉忽然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莉迪亚,“你难道不是吗?”

    “哈?”莉迪亚没想到话题会扯到自己身上,一时语塞。

    “没兵没权的骑士公主,整天纵横东西,为了拯救平民处处和魔族作对。就连赤水湾那个偏僻的地方都流传着‘救世公主’的故事。”贝拉又干了一口,“不如说说,你是为了什么?”

    莉迪亚苦笑一下。

    “你该听说过‘血月仪式’吧?”莉迪亚的声音逐渐悲凉,“那些穿越者领袖为了获得更强的力量,召集了所有的穿越者灌注魔族的力量。”

    贝拉神色凝重地点点头。

    “但是这个仪式并不是必定成功的。有的人能换血成为魔族人,有的人却会失败蜕变成无脑的低等类魔。”莉迪亚咬了咬嘴唇,“当我最爱的那个人以类魔的形态站在我面前,恳求在他还保留最后一点意识的时候杀死他的时候。我和魔族之间就只剩下用生命才能抹平的仇恨。”

    她低声喃喃道,“我不是什么伟大的救世公主,我只是个寻求一死的人而已。”

    “无论你是为了什么,你已经拯救了很多无辜的平民。”贝拉突然冲她敬了一杯,“你值得我们押上一切。”

    “押上一切?”

    “我们这几百人就是不笑在红馆仅有的支持者。”贝拉严肃地说道,“只因不笑的一句话,我们就集结在这片从未踏足过的徒弟,拯救一个从未谋面的公主。用我们狂沙帝国的俗语,这就是战场上最后搏命的‘弃甲一战’。”

    莉迪亚的神色沉重起来。

    贝拉拍了拍莉迪亚的肩膀,“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你恢复的很好。”老板娘看着莉迪亚能够扶着墙顺利的行走,青灰面具下传出了满意的声音,“看样子能赶上我们撤退的日程。”

    “撤退?”

    “虽然没有暴露的迹象,但不笑认为还是要尽快逃离。”老板娘似乎有些不舍。

    莉迪亚想起了那个没有表情的黑斗篷,“他真是个谨慎的人。”

    老板娘幽幽叹口气道:“我要是有那样的谨慎,也许就不会……”说着她又不自觉用右手捏了捏那只空荡荡的袖子。

    “我有个唐突的问题,请不要生气。”莉迪亚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老板娘的断臂,“您可以把我的断骨替换掉,为什么你的手……”

    “哈哈哈。”老板娘突然笑了起来,那种爽朗的感觉仿佛是出门就捡到一袋金币,“没想到能征善战的枪火公主竟然是这么天真无邪的小女孩。”

    莉迪亚张大了嘴巴,不知所言。

    “换骨头?是不是芬克斯丫头说的?”

    莉迪亚点点头。

    “爱撒谎的孩子,真该打屁股。”老板娘笑得忍不住低头擦擦眼泪。

    “可是地上有我的骨头……”莉迪亚刚说到这里,就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了。

    地上有骨头也可能只是几根吃剩的野猪骨。况且如果真的替换了骨头,先不说身体能不能适应,每个人的骨头长短也不同。

    看莉迪亚沮丧的摸样,老板娘牵起她的手走到那堆她躺了好久的干草旁,耐心解释道:“你的伤口包扎了部族秘传的续断草药,又躺在这堆被魂石粉末浸泡十多天的干草上。在你昏睡的时候,不笑还会用魂术加速你的身体愈合。虽然你只躺了两个星期,其实已经相当于修养了两个多月。”

    莉迪亚的鼻子突然酸了。

    还依稀记得前世做了一辈子屈从于人的乖女孩,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幻想成为童话里的公主,却在冷暴力中默默无闻地像野猫野狗一样死去。没想到在这个世界里,有这么多陌生人为了她费尽心力的照料和呵护。

    “断骨续接在你们的世界也许要几个月,但我们有魂术,如果能买到魂钻的话,一周就能下地走路了。不过这方法不能常用,会减少寿命……”老板娘正在絮絮叨叨地说着,冷不防看见莉迪亚的眼泪毫无征兆地倾泻而下,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抚摸着她的长发岔开话题,“总而言之,别用你那个世界的方法来理解这里,就像其他穿越者说星星会移动一样——你们的真理在这里可能只是谬论。”

    两世为人还在旁人面前掉眼泪,莉迪亚连忙偷偷擦去眼泪,捂着发烫的脸俯身向老板娘行了个骑士的礼节:“感谢您的救助,实在不知道怎么报答。”

    “刚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不需要什么报答。”老板娘把她扶到草垛上坐下,“不笑说过,帮助平民和救助过平民的人,不能索取报答。我虽然不懂他的想法,但肯定有他的道理。”

    这句话突然点醒了莉迪亚,她很清楚这个世界阶级分明,皇族、祭司、贵族掌握了绝对的权利,所有的庶民和贱民在他们面前都和蚂蚁一样饥寒交迫地苟活着。可为什么贵族们要把一个都是庶民和贱民的组织,渲染得如此恐怖?

    他们在恐惧什么?

    人只会害怕能够伤害自己的东西,伤的越深,怕的越狠。

    莫非这就是乱世中能够拯救世人的力量?

    莉迪亚哭花的双眼中突然冒出了光芒,她仿佛看见了世界的剧本在她面前徐徐展开。那是一个光明的骑士,冲破层层黑雾战胜邪恶,最终成为吟游诗人们口口相传的英雄的故事。而故事的主角不是什么白马王子,而是她:枪火公主莉迪亚。

    看着莉迪亚满脸泪痕又似笑非笑的表情,老板娘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把她治傻了。刚想细问,就听见洞里传来急促的金属击打声。

    “不好,敌人来了。”老板娘连忙拿起武器,摸着墙壁离去。临走之前不忘回头叮嘱:“公主,你就在这里等待,千万不要乱走。”

    听老板娘紧张的语气,莉迪亚内心忐忑起来。但干等着并不是她一贯的作风,思量再三,莉迪亚还是扶着墙偷偷摸摸往外走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洞穴不大,红馆也没有派人看守她。

    绕过了几个岔路,莉迪亚已经看到了洞口的光亮。那是一个大点的溶洞,里面站着好些拿着武器的红馆战士。

    中间用木板和草垛拼成桌子,铺了一张地图,地图上面放了几个小泥人,似乎是代表着冰狼军队。黑色斗篷的不笑站在地图前正在思量着。

    “搜查队已经逼近了。”正在说话的是个大胡子矮人。

    莉迪亚从没见过矮人,只听说黑钢帝国经常奴役矮人作为矿工和铁匠。第一次见到矮人,她忍不住多看几眼。这个矮人手臂上都是凸起的肌肉,手边还放着两把特大号的铁锤,似乎是他的武器。

    “冰狼走狗!”鹿角少女芬克斯把弓弦紧了紧,“我去射死他们。”

    “芬克斯。”不笑突然指向地图上进山树林的位置,“去这里……”

    “好!我要杀他个片甲不留!”芬克斯兴奋地大叫起来。

    “……放他们过去。”不笑命令道。

    芬克斯不服,本想争辩几句,余光瞥见老板娘正怒目而视,吐了吐舌头立刻安静了。年轻人在旁偷笑,瞬间捏了个芬克斯的人像,放在了地图上。

    不笑拿起个象征敌人的泥人放在芬克斯人像旁边,“吃掉。”

    他要芬克斯吃掉什么?这个泥巴人吗?

    莉迪亚迷惑地睁大眼睛,仔细看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这个敌人的形状是背对着山路的,所以不笑的意思其实是:等敌人撤退的时候再发动伏击,把他们都干掉。

    红馆战士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独特的命令模式,芬克斯更是淘气的拍拍胸脯,表示没有问题。

    “铜锤。”不笑指着地图上的山坡,年轻人手中的泥巴立刻捏出个矮人来,“炸。”

    “放心吧,爆裂咒和火药多的是!”矮人大叔满脸志在必得。

    “老板娘。”不笑的手指推着“敌人”来到一处溪流,“等。”

    老板娘点头示意。

    “雪莉,”不笑指着山路入口,“引诱。”

    雪莉刚点头,年轻人就指指她受伤的腿,示意这样太危险。而不笑似乎早就想到这些:“赤龙,保护她。”

    年轻人一面答应着,一面暗暗抱怨他并不叫赤龙。

    部署妥当,山洞里的人纷纷各自跟随领队离开。拥挤的房间立刻空荡荡起来,只留下不笑一个人站在那里,“出来,结束了。”

    被发现了?莉迪亚像个犯错误的孩子低着头扭捏的走出来。

    不笑若无其事的看着她,“你可以走,只怕逃不远。”

    眼看没有被责备,莉迪亚略微大着胆子靠近了一点,“你们……要和冰狼堡打仗?”

    “嗯。”

    “好像……是为了我?”莉迪亚紧张的顶着食指。

    “嗯。”

    “我……对不起你们!”

    “嗯。”

    “我……我也要去!”

    “嗯?”这个要求倒是令不笑感到意外,“去哪里?”

    “去战场,我怎么能躲在洞里看着你们为了我战斗拼命?”莉迪亚咬着嘴唇。

    不笑虽然表情冷漠,但他的语气却明显缓和了些:“你有伤。”

    “我知道雪莉能模仿我的声音,但她已经受了伤,万一被发现后很难安全撤退。”莉迪亚恳切的看着不笑,只差抱住他的大腿,“请让我去吧,虽然我还没完全恢复,但……你要相信我的骑术。只要有一头陆行鸟,我跑得比谁都快。”

    “没有。”

    “你这骗子。”莉迪亚嘟起嘴。

    “骗子?”不笑眯起眼睛,似乎是在重新审视眼前的莉迪亚。显然他并不相信一个整天躺在山洞里的人,还能知道他的军备情况:“为什么?”

    “如果说出来,就让我去?”莉迪亚淘气地笑起来。

    不笑竖起三根手指,“三条理由。”

    莉迪亚扳起手指来,“第一:观察哨已经带回报告,但现在冰狼军队还没有进山。这么快的就能送回报告,肯定是有坐骑的。”

    “只是推测。”但不笑还是收起一根手指。

    “第二,天魔机甲押送我的时候有冰狼骑兵押运,你应该会缴获一些骑兵的陆行鸟。不然救我这种穷光蛋公主,你就是血亏。”

    “牵强。”话虽如此,不笑又收起一根手指。

    “那第三嘛……”莉迪亚狡黠的眨了眨眼睛,“那个矮人大叔的屁股上粘着几根陆行鸟的羽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