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男人三十 > 第1591章:给孩子取个名吧

第1591章:给孩子取个名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场梦竟然做得那么久,还那么真实。

    好像真的回到了我的大学时代,连空气里都是青春的味道。

    可当我以为这场梦会一直做下去时,我醒了。

    依旧还是躺在救治中心的病床上,身旁的各种仪器依旧发出那让人感到恐怖的声音,还有救治中心里那些被感染的人们。

    我不知道我这一觉睡了多久,只好感觉过了好久好久,可眼前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我感觉更难受了,呼吸都变得迟缓了,那种感觉就好像在高海拔地区待久了。

    并且全身乏力,头晕眼花,恶心想吐。

    这太折磨人了,真的是生不如死。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大概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出现在我的病床前,小姑娘的手里还拿着两颗大白兔奶糖。

    “叔叔,吃糖。”小女孩将拿着糖的手伸向我。

    小女孩的声音如同天使一般,顿时让我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了。

    我看向她,艰难地向她挤出了一个微笑,虚弱的说道:“叔叔不吃,你吃。”

    “叔叔,妈妈说你是英雄,让我将糖分给你,吃了糖就没那么难受了。”小女孩认真的说着。

    我不禁又笑了起来,说道:“小妹妹,你也被感染了吗?”

    “嗯,”小女孩点了点头,又扭头看向她妈妈的床位,说道,“我和我妈妈都感染了。”

    我跟着小女孩的目光看了过去,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正对我礼貌的笑着,那女子应该就是小女孩的母亲。

    我随即又向那小女孩问道:“你爸爸呢?”

    “爸爸没有感染,他还在家里等我和妈妈回去。”

    “嗯,咱们一定会好好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嗯,叔叔吃糖。”小女孩又向前一步,再次将糖递给我。

    我赶忙对她说道:“别再往前走了,你把糖放在叔叔的病床上就行了,快回你妈妈那边去吧。”

    小女孩应了一声,随即便将两颗大白兔奶糖放在我的床位上,然后又礼貌地对我说了句再见,才离开了。

    尽管我现在全身乏力,但还是咬牙将小女孩送我的那两颗糖从病床上拿了起来。

    我舍不得吃,就这么拿在手中,看向小女孩那边。

    她和她妈妈还在向我挥手,我也对她们笑了一下。

    没一会儿,医护人员又来给我换药检查了。

    我向其中一个护士问道:“护士,我问一下,今天几号了?”

    “15号了。”护士亲切的回道。

    我记得我是10号住进来的,那么也就是说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五天了?

    我又向她问道:“我现在的症状缓解了一些吗?”

    其实我知道这问了也是白问,因为我自己都能感觉到没有好。

    护士却还是很乐观的告诉我:“很不错的,各方面指标都很好,你要有耐心,也要乐观一点。”

    “我会的,也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应该的。”

    这么多天没有和安澜联系了,我的手机早已经没电了,我让护士帮我充上了电,随即和安澜取得了联系。

    “喂,老公,你这几天怎么样了?手机是不是没电了,电话一直关机。”

    我应了一声,对她说道:“放心,我现在挺好的,别担心。”

    “能不担心吗?我天天看新闻每天死亡人数都在上升,我太害怕了。”

    我感觉安澜的声音都快哭了。

    我艰难的笑了笑,安慰着说:“别怕别怕,那些死亡的都是重症患者,而且大多都是有其他疾病的,我身体好得很,而且不是重症,没事的。”

    “我每天都在祈祷,希望你能平安回来,我和小满都等着你呢。”

    “会的,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停顿一下,我又问道:“对了,应该快要到预产期了,你要不提前去医院吧?”

    “这个你别担心,我已经预定床位了,后天一峰就接我去。”

    “辛苦你了,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

    安澜反倒怕我自责,安慰着说:“没事的,老公,我又不是第一次了,有经验了,嘿嘿。”

    听着安澜的笑声,我却觉得有些心酸,顿时鼻头开始发酸。

    我可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可是有些时候,就是无法控制。

    缓了一下情绪后,我才继续说道:“孩子出生后,给我打个电话。”

    “会的,对了老公,你给孩子取个名吧。”

    “你取吧,我文化没你高。”

    “小满都是你取的,我觉得挺好听的,还是你取。”

    我知道安澜这是在故意让我开心,我也真的很开心,笑了笑说道;“那我想想……”

    “嗯,你想吧。”

    我看着救治中心里这一片的死气沉沉,毫无生气,忽然心中想到了一个词。

    我随即对安澜说道:“如果是男孩的话,就叫茁阳吧!”

    “茁阳,”安澜跟着念了一遍,又说道,“这名字好听,在阳光下茁壮成长。”

    “还有层意思是,我希望这场危机给人们带来的死沉能够消除。”

    “嗯,挺好。那要是女孩呢?”

    我又想了想,说道:“女孩……女孩就叫佑怡吧。”

    “嗯,我记下了,不过老公,你希望是男孩女孩呀?”

    “我都喜欢,不过要是男孩就更好了,儿女双全了嘛。”

    安澜笑了起来:“我也是这么想的。”

    安澜说着,突然“呀”的一声,惊道:“老公,刚才孩子又踹我了呢。”

    “是吗?那他可太调皮了,等他出生后,我帮你教训他。”

    安澜一直用一种诙谐且轻松的语气和我聊着,这和平时的她完全不一样,但是我知道这是她故意的。

    她不想给我带来负面情绪,也不想让我担心她。

    我们继续聊了一会儿后,便结束了通话,我继续躺在病床上,与病痛对抗着。

    就在我隔壁的一个大哥,又吐了,看见他吐了,我也有点忍不住。

    隔壁那大哥好像比我的情况更严重,不过他硬是没有吭一声,一直硬扛着。

    可是在医护人员来给他治疗时,他就忍不住了,告诉医护人员一定要救救他。

    因为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的妻子是个聋哑人,他还有个正在读高三的孩子。

    孩子马上高考了,他得赚钱让孩子读大学,一旦他倒下了那么这个家就完了。

    在这里的这几天我见了太多人间疾苦了,不管是有钱人还是穷困者,此刻都是一样的待遇,不存在有什么单人vip病房。

    接下来的几天,依旧继续煎熬着,每天都有新的患者被送进来,每天都有死亡的。

    我感觉我的情况好了一些,身体也没前些天那么乏力了,就连体热的感觉也好了许多。

    可是那天中午,一个噩耗传来,那个送我大白兔奶糖的女孩,永远的离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