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宇宙文学 > 殿下别这样 > 第十五章 海伦大学士

第十五章 海伦大学士

    “邪神一指?!”贝利夫大叫了起来:“没错,一定是这样!前段日子,宫廷的大学士,还为我做了一个手术。但却没能去掉病根...这几天诅咒又蔓延起来了,他没有办法了,让我来找巫师们看一看。”

    “你这...的确是不能再开刀了。”路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宫廷大学士...是巫医吧!

    这位吝啬的贝利夫先生,图省钱找了个这么一个巫医来弄,结果正经玩意没挖出来,被开了个这么大的口子。

    但这位‘大学士’也是够专业的,很能忽悠。搞出了一个什么‘古神的触手’之类的说辞。

    显然,贝利夫真的信了。

    而没准,那大学士也是信的。

    揉了揉脸,路易放下了手中的那本特里夫先生留下来的魔法手札。他指了指他刚刚找到的一个魔咒,对海伦说道:“试试这个吧。”

    “转移咒?”海伦看了看,脸色慎重了起来:“这个魔咒很厉害,可、可按照咱们的水平,能转移诅咒这种东西吗?”

    “我相信你。”路易拍了拍海伦的肩膀,便不再言语了。

    还能说啥?

    他现在一句话也不想说。

    路易的这份‘激励’与‘肯定’,让海伦整个人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她认真的读了一会手札,看起来她以前应该是研究过这个魔咒的,只不过好像是第一次给人用罢了。

    这不由让贝利夫心中有些忐忑,多次的看向了路易。在贝利夫眼中,海伦小姐就像是一个毛毛躁躁的小护士——显然是第一次打针。

    但这位路易先生就不一样了,看起来十分的沉稳,有那种教授的气质。

    路易没搭理贝利夫,他安慰了海伦几句,让她别急。那淡定的样子,让海伦有些紧张的心情慢慢的放松了起来。

    她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拿出一个皮套,将头发绑成了一个马尾辫。

    看着这位小护士的这番操作,贝利夫先生看向路易时的目光,已经是变成了求助的样子。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海伦小姐此时已经是抄起了自己的魔杖,狠狠地朝着贝利夫的屁股挥舞了起来。

    哇的一声,贝利夫一声哀嚎,随后路易便看到,有一个小包,从地精先生的病患处,慢慢的开始了转移,就好像一个钻土的小地鼠那样,在他的身上乱爬了起来。

    不多时,小包没了。不知道被转移到了哪里去。

    地精先生突然眨了眨眼睛,扑棱的一下坐了起来。

    “豪勒!沃豪勒!真是忒神器了!”贝利夫先生口齿不清的说道,还特地的扭了扭屁股,似乎是真的好了。

    听到这话,海伦兴奋的攥起了拳头,差点跳了起来:“我真的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路易!果然我才是最优秀的!”

    路易点了点头,对海伦竖起了大拇指。

    “嘞啯。”贝利夫先生皱着眉头,歪了歪脑袋,有些疑惑的问道:“妳嚒肿呦碎、咚嘚砍呀嘛?喔嘚醉号响呦点桐。”

    “牙疼?”路易眼角一抽,心中咯噔一下子,他凑到了贝利夫先生的嘴边,看了起来:“什么时候开始疼的?”

    贝利夫表示就刚刚开始疼的:“特瘪疼。”

    路易揉起了脸,知道不用问了,因为他已经从贝利夫先生的口里看到那个玩意了。

    海伦也慌了,她和贝利夫都坚定的认为,邪神的诅咒定然是因为刚刚的那个魔法,产生了扩散和转移。尤其是海伦,还挺‘博学’的,知道有某些恐怖的难以治愈的毒瘤,会扩散和转移。

    “怎么办,古神的触角长到贝利夫先生的嘴里了!”海伦快要哭了起来,没了主意。

    贝利夫也快哭了。

    【显然,大银行家贝利夫先生在听完海伦大学士对那种病状的一番描述后,已经被吓得失魂落魄了。】

    【一屋不扫,和扫天下?路易决定要肩负起他那魔法特工的使命,完成这第一项重要的委托...】

    ‘我没说!我才不给地精割痔疮呢!’路易心中大吼了起来。

    【任务:股怀大志,声名鹊起!

    帮助大银行家贝利夫,解除‘古神之触’的恐怖‘诅咒’。

    完成奖励:

    1、8枚金加隆小费;

    2、经验值+30;

    3、魔力+1

    4、贝利夫家族声望+1000、地精种族声望+50;

    5、存在感+15(你的名字将被贝利夫家族知晓);

    失败惩罚:“哦!原来你们两个是刚毕业的学生!还忽悠我这是邪神一指!我要投诉你们!”——这么耍贝利夫先生,结果显而易见。】

    【目前:贝利夫家族声望:友善(0/1000);地精声望:友善(0/1000)】

    路易揉起了脸。

    八枚金加隆,这个数把路易惊呆了。

    ‘工作吗,对不对?医者父母心,怎么能因为人家是个痔疮啥的,就嫌弃人家?地精怎么了,地精也是人!’

    此时,海伦说得东西已经进行完了科普工作,贝利夫先生也已经是快要被吓晕了。

    眼看海伦已经去了办公桌那里,要去给奥西克丽丝打电话了。路易终于看不下去了。

    这种事要是把奥西克丽丝给弄过来,那还能有好?

    让她过来干啥?

    给地精割痔疮?

    这古神之触的事儿,也指定露馅。

    路易急忙按住了海伦,让她去拿笼子去装一个巫师们经常当做实验用品用的黑老鼠。

    听到这话海伦微微一愣,随后便明白了。

    “真是好主意!”海伦拍了拍她那漂亮的额头,随后便翻起了她的那个好看的包包,将手伸进里面找了一会,然后又将半个身子都钻进了里头翻了半天,最后从里面掏出来了一个肥胖的黑老鼠来。

    看着海伦手中的那个大老鼠,路易陷入了沉思。

    你这包里面平时装得都是啥?女巫都这样吗?

    “怎么用,路易?”海伦问道。

    路易指了指地精先生的嘴巴,海伦双眼一亮,明白了他的意思。便想要一把将黑老鼠塞进贝利夫的嘴里。

    “等等海伦。”路易拉住了海伦。

    贝利夫松了一口气。

    “先让他喝点这个东西。”路易找起了那瓶‘麻醉类精力兴奋药剂’。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做做实验?

    很快,路易将那瓶魔药拿了出来,随后路易便懵逼在了当场。

    这是营养快线吧?

    是营养快线吧!啊?

    看到海伦和贝利夫好奇的目光,路易咳了咳,说道:“好东西,想要解决古神之触,就得靠它了。”

    说完他便将药剂灌进了贝利夫的嘴里,海伦有默契得很,看到这一幕,也急忙一把将那黑老鼠塞进了贝利夫的嘴里。

    贝利夫:“???”

    “这是载体,是你的替身,贝利夫。”海伦一脸严肃的说道:“那个古神之触,必须转移到别的活物上去...”

    随后海伦又是一顿科普,将路易听得目瞪口呆。他发现这个丫头还真有做大学士的潜力。

    “不过路易,我感觉我很难做到隔空转移。”海伦皱着眉头说道:“你对这个魔咒有了解吗?”

    路易废话不多说,直接撸起了袖子,抄起了自己的那根廉价的魔杖。

    路易这个干脆利落的举动,给了海伦和贝利夫极大的信心。

    两人不由目光灼灼的看向了路易,而在他们那充满期待和重托的目光之中,路易的脸色也变得郑重了起来。

    这贝利夫先生既然来都来了,可不能白白错失这打针练手的机会。

    他决定今天要把‘转移咒’升到3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